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620章 初现剑锋
    第620章 初现剑锋

    安平夏打来手机,说尚海商贸银行老行长到宾馆来拜访他了,正在她的套间里等候,问姜枫是否想见他。

    这是既在预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事情,姜枫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想明白了,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去跟他说,就说我回明河了。嗯,不妨提点他一下,姜枫还年轻,以后发展的路还长着呢。他没时间也不会弄些不相干的事,更不会自己跟自己的前途过不去。不过谁若挡了他发展的路,他也决不会心慈手软的。”

    安平夏听完,稍加品味,立刻明白了姜枫的意思,他这是告诉老行长,他没必要也没那精神去跟一个退休的人过不去。不过,对赵炜刚他决不会轻易放手的。同时也变相警告老行长,别玩大了,否则一样整你。

    如此锋芒必露的强硬,与姜枫之前低调行事的作风大相径庭,却让安平夏听得热血澎湃,目射异彩。老领导一直潜心蓄势,现在利剑终于要出鞘了!

    目前行里的局势一团乱麻,理是理不清了,而且越理恐怕还会越乱,因此现在需要的不是一双巧手,而是一把利剑,快剑斩乱麻,乱局用强势嘛。姜枫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没心情去挨个理顺了。

    一个退了休的老行长若是甘于寂寞,也就不会伸手干涉后任的事了。既然不甘寂寞,贸然伸手,就应该想到后果。姜枫这是摆明了不给他留面子,以此向行里各方势力传递出一个强横的信息,别惹我,否则要你好看!

    安平夏领会到了领导的意图,送走有些郁闷的老行长,就跟柳玉芳、柳月交待了几句。

    老行长前往宾馆拜见新任姜行长的小道消息很快在行里传开,而且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什么姜行长根本就没见他啦,为什么?听说他连番给姜行长施压,你没见银监局、人民银行的人走马灯似的来检查吗,人家姜行长根本就没理这个茬,谁爱查就查,他该怎么审查赵炜刚还是怎么审查。这次老行长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听说安副行长陪着人民银行的人查出了好几笔违规不良信贷,都是老行长弄得,问题大了,要不他能主动去见姜行长,这是服软了。

    这些小道消息,就像给纪检组长冯佳驹和纪检监察室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办案速度明显加快起来,对赵炜刚的询问也越发尖锐起来。这些消息对赵炜刚的心理冲击也很大,终于抵挡不住了纪检部门强大的攻势,心里彻底崩溃,一五一十地把问题都交待了。

    办案人员立刻取证查证,很快查明,赵炜刚在任办公室主任期间,财务经费流失高达一百多万元,他自己就利用各种手段套取经费四十多万元,其余的六十多万元他都推到了老行长的身上。

    案件至此,冯佳驹想起姜行长所说的审案原则中的“控制范围,维护稳定。”这两句,不敢再审查下去了,赶紧去跟他请示汇报。

    姜枫听完冯佳驹的汇报,淡淡说道:“你以组织的名义联系一下老行长,就说我们俩想跟他来一次非正式谈话。嗯,就别来行里了,这附近有什么茶馆之类的清静场所吗?”

    冯佳驹闻言,眼波一闪,然后说道:“离行里不远有家听涛茶楼,那里有单间,听清静的。”

    姜枫说道:“那好吧,就那里了。”

    冯佳驹很懂得分寸,伸手拿起了姜枫老板桌上的固定电话,拨给了老行长。

    姜枫嘴角微挑,露出一丝笑意。掏出烟来,点上一支,然后把烟盒扔到了冯佳驹身前的桌上。

    冯佳驹拿出一支,叼在嘴里,正准备点上,电话通了,他又放下了烟,沉声说道:“老行长吧,我是冯佳驹。”

    “冯佳驹?!你找我干什么?”话筒里传来老行长气哼哼,又带有戒心的声音。

    姜枫不由一皱眉,冯佳驹曾经汇报过,老行长多次找他施加压力的事。职责所在,不徇私情,这很正常嘛,老行长怎么这种素质?

    行长的神色变化落入冯佳驹的眼里,心里不由一喜,这种维护下属的神色变化,他在柳玉芳的身上见识过,看来行长有把自己当作自己人的味道了。嘴里则不温不火地说道:“老行长,现在通知你一件事,姜行长和我代表行党组准备跟你做一次非正式谈话,地点听涛茶楼,时间现在。”

    “什么事?为什么?”口气明显软了很多。

    冯佳驹平静的说道:“赵炜刚的案子已经基本结束,跟你非正式谈话,是姜行长的意思,你是老干部了,应该明白。”

    话筒里传来喘粗气的声音,过了半响,“好吧,我马上去。”

    冯佳驹放下话筒,点上烟抽了一口。

    姜枫站起身来,做了一个扩胸的姿势,说道:“佳驹,我们也该走了,早点去,选个幽静的单间。”

    冯佳驹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站起身来。

    两人出了行长室,冯佳驹瞅了一眼旁边空无一人、房门紧锁的秘书室,随口道:“行长,你也该选个秘书了。”

    姜枫瞅了他一眼,淡淡笑道:“你有合适的人选?”

    冯佳驹心里一惊,忙笑道:“没有。”

    姜枫又瞅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走向电梯。两人进了电梯以后,姜枫温和笑道:“担心什么啊?你只负责推荐人选,至于用不用那是我的事。”

    冯佳驹心里一松,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谈不上推荐,给领导介绍一下两位同志的情况,供领导参考。一位是外汇业务管理处担保科的科员杨晓,今年刚毕业分来的,人长得文静秀气,写得一手好字,而且很有文采;另一位是信贷处科技信贷科副科长李露丝,大学毕业,工作三年了,行里的才女,平时就喜欢舞文弄墨的,为人比较机灵、有眼力件。”

    说话间电梯也到了一楼,姜枫不置可否的走出电梯,大步向外走去。

    冯佳驹随着他来到街上,见姜枫放缓了脚步,闲庭散步一般向前走去,遂也放缓了脚步。

    姜枫望着梧桐的落叶,似闲聊若自语地说道:“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都说尚海没有秋天,唯有这梧桐落叶可见秋色一斑,此言还真是有些道理。”

    行长可不像个悲秋善感之人,冯佳驹知他还有下文。

    果然,姜枫稍顿,又道:“秋叶知秋,办事知人也是一般的道理。冯组长这次案件办得干净利落,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

    能够得到姜枫的认可,冯佳驹顿觉这阵子的辛苦没有白费,微微一笑,说道:“领导夸奖了,这也是上下一齐努力的结果。”

    听涛茶楼并没在街面上,而是位于距离商贸银行不远的一条小巷之中,茶楼装饰的古香古色的,登二楼单间,还可望见院中的几簇修竹,环境确实非常幽雅清静,冯佳驹点了茶,告诉老板,有客人找只管领过来,然后陪着姜枫坐下。

    老行长动作挺迅速的,姜枫、冯佳驹坐下不久,他就被茶楼老板引领着上来。

    姜

    枫还是第一次见他,扫了一眼,只见他个头不高,有些发福,鬓角已见白发,最引人关注的还是他的一双眼睛,三角眼若放在别人的脸上难免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而他偏偏给人一种很有精气神,很明朗的感觉。

    只有当他一双眼似开似阖时,才能感觉到其中的阴森寒冷。现在他瞅向姜枫的眼神就是这般。

    姜枫眼神清澈深邃的与他碰撞了一下,从容不迫的原位坐着没动地方。若是在别的场合,换个人,碰见年长者,姜枫说什么也会表现出敬老的神色动作,对他,姜枫不想助长他的气势。

    冯佳驹站起身来,让他坐下,然后淡淡也坐下,说道:“这位是咱们行新任的姜行长,这位是前任老行长黄富庚。”引见完,静静的坐在那里。

    黄富庚瞅了姜枫一眼,脸上忽然充满了慈和的神色,朗声笑道:“姜行长,老夫可是久仰了。可惜一直未能见上一面,见面胜似闻名啊,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弯起的眼角笑纹藏着过往岁月的历练和深深的城府。

    姜枫神色平静的说道:“老行长客气了,上次未能一见,很是遗憾。今天请你来,算是一次非正式谈话吧,赵炜刚的案子已经有了初步结果,赵炜刚在任办公室主任期间,财务经费流失高达一百多万元,他已经供认自己利用各种手段套取经费四十多万元。只是其余的六十多万元,据他交待都跟你有关。”

    黄富庚神色一悸,眼睛微眯,旋即不动声色地说道:“姜行长怎么看的?”

    姜枫望着他,眼里闪过一丝锐利,轻声道:“我还年轻,不会主动给自己的发展设置障碍。但老干部若是不够坦白的话,我也不想稀里糊涂给自己留下一笔滥尾,那只好继续查下去了。”(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