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5 部分阅读
    姜枫被叶蓓蓓尖利的叫声吓得一哆嗦,赶紧将目光从桌子上抬起来,嘴里还嘟囔道:“不就是最后一个被你抢到了嘛,至于那么激……”嘎然而止,尴尬地望着前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只见温茹、裴妍妍站在防护门里,饶有情趣、似笑非笑地望来。

    姜枫、叶蓓蓓两人争抢食物的注意力太集中,两个大活人进来愣没察觉,猛然看见眼前两个大活人,难怪会吓了叶蓓蓓一大跳。

    裴妍妍月牙眼弯的更月牙了,娇声笑道:“呵呵,太有意思了,没见过吃饭像你们俩这么疯狂的,简直就像饿死鬼托生一般。”

    温茹也笑得弯下腰。

    姜枫、叶蓓蓓尴尬地互相对视了一眼,叶蓓蓓把咬了一口的小酥饼放在姜枫的面前,站起身来,拍了拍肚子,笑嘻嘻地说道:“有什么好笑的,这其中的乐趣,你们是体会不出来的。唉,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吃得这么撑过,吃得这么开心过。”

    姜枫瞅瞅叶蓓蓓,看看笑的花颤一般的裴妍妍和温茹,也不尴尬了,拿起叶蓓蓓吃了一口的小酥饼,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叶蓓蓓回身瞥见姜枫正在津津有味地吃自己吃了一口的小酥饼,不满地娇嗔道:“你这家伙还真不浪费粮食啊?”

    姜枫也吃完了,笑道:“知道浪费一顿早饭还买这么多?”

    叶蓓蓓没好气地瞪了姜枫一眼,娇声道:“谁说只是早饭了,人家害怕中午人多出不去,这是带着中午那份的,没想到竟然让你这家伙给一扫光!”

    姜枫哑言失笑,“呵呵,好像一扫光也有你的份啊,看你争抢兴奋的样子,就是我不想一扫光也不可能了。

    看两人斗嘴,温茹、裴妍妍笑的更欢了。

    姜枫可不想让她们这么笑话下去,瞥见她们俩手里也拎着塑料袋,急忙转移话题道:“温茹、裴妍妍,你们拎得是早饭,还是午饭啊?”

    温茹、裴妍妍笑呵呵地同时望来,裴妍妍笑道:“你这家伙就是鼻子尖,这是午饭。怎么没吃饱?给你,可以继续吃。”一扬塑料袋。

    姜枫一副真没吃饱的样子,起身走了过去,接过裴妍妍手里的塑料袋,然后拿过温茹手里的塑料袋,挨个看了看,留下张口结舌的二女,施施然走回叶蓓蓓的身边,将裴妍妍的那份递给她,坏笑道:“中午饭还不好说,手到擒来,那,给你一份,别再埋怨我啦。”

    叶蓓蓓看见温茹、裴妍妍来不及反应的吃惊样子,开心地娇声笑了起来。

    温茹、裴妍妍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由笑了起来,不理姜枫,各自回位置坐下。

    姜枫见已成功转移尴尬,拍拍叶蓓蓓香肩,冲温茹、裴妍妍的方向挤了挤眼。叶蓓蓓心领神会地站起身,拎着塑料袋,笑吟吟地随着他将东西送回去。

    姜枫来到温茹的身边,将塑料袋放在办公桌上,笑嘻嘻地说道:“美女不要生气了,物归原主。”

    温茹文静地一笑,柔声道:“鬼才会傻得跟你生气。呵呵,中午你跟我一起吃就是,东西蛮多的。”

    那边叶蓓蓓也笑嘻嘻地将东西还给了裴妍妍,二女凑在一次嘀咕了半天,边说边笑,也不知说些什么。

    五六分钟七点半的时候,司韶和沈岚拎着大包小包的同时走了进来。

    姜枫勤快地赶紧打开防护门,迎了出去,笑道:“小美女、沈姐,你们俩干什么呀,不会是搬家准备在所里常驻吧?”嘴里开着玩笑,随手接过二女手里的东西。

    沈岚笑道:“哪里啊,呵呵,这是司韶担心我们中午出不去,特意给大家买的午饭。我也是到了门口才接过一些,可把我们的小美女累坏了。”

    温茹、裴妍妍、叶蓓蓓也围了上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东西拎到里屋,唧唧咋咋地笑谈着。

    姜枫玩笑道:“这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呵呵,运粮官小美女辛苦了,快;请坐,请上坐,上茶,上好茶!”拉着司韶的小手,将她引到座位上,一副殷勤的神态,滑稽的举动,引得诸女娇笑不已。那温润嫩滑的纤细则印在了他的心里。

    司韶也配合地昂首挺胸坐在转椅上,忍着笑娇声道:“茶呢,快上茶,要上好茶啊。”不过,小手溜滑地溜出姜枫宽大温热的手掌,一缕红晕不易察觉地飘过耳垂。

    姜枫今天大耍活宝,主要是想缓解一下诸女内心的紧张,见目的已达,回到座位安静了许多。

    7。35,五六名身穿警服的民警走了进来,叶蓓蓓急忙站起身隔着防护玻璃,热情地打着招呼。

    姜枫打开自己的抽屉,拿出两盒精致红塔山,递给叶蓓蓓。叶蓓蓓很高兴,接过去,从营业窗口塞了出去。

    精致红塔山在市面上很少见的,不但高档,而且难以买到,这还是突击承包租赁企业商业信贷时,人家送的,姜枫留下了一条,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民警们非常高兴,其中一位领导模样的,敲了敲防护玻璃,对姜枫表示了谢意,然后每人一支抽了起来。

    7。38,押款车提前出现在后门,韩萍兴冲冲从车上下来,三大袋钱很快搬到屋里,交割清点完毕,放进小金库里,她不负众望,竟然带回了六十万现金。

    现在是万事俱备了,大家都麻利地进入了工作状态,就等储户们前来提钱了。

    7。40,储蓄所里仍然空荡荡的不见储户,当然除了五六位民警。

    7。50,进来几位储户,竟然都是存钱的。姜枫和六位美女不禁有些心中发麻,不会预测错误吧?嗬嗬,这么兴师动众的,如果什么都没发生,那这个笑话可闹大了。

    姜枫不禁抹了一把汗,诸女看他出汗的样子,也挺难受的。韩萍细心地察看了已办完的几笔业务,走到姜枫的身边,轻声安慰道:“是几个个体户的,应该是昨天的销货款。”说实在的她心里也没底。

    几位民警倒是没着急,站在一边悠闲地抽着烟,不时将目光扫到几位美女的脸上。

    “来了。”司韶颤声说道,她坐的位置正对着门。

    这些储户也邪门了,仿佛大家约好了似的,不来都不来,一来就是一大帮,而且绵延不绝。其实还是姜枫他们心理作怪,储蓄所8:00开始正式办理取款早已成了惯例,来早了也没用。今天提前十分钟前来,已经异于往常了。

    这下民警们忙了起来,一边要求储户排队,一边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开始正面宣传,“储蓄所里有的是现金,早晚都能取到钱。”由于一开始就形成了良好秩序,后来的储户也都自觉地排队等候,偶有个别想上前插队的,都被民警们所制止,因此虽然人山人海的,但秩序井然,此举获得储户们交口称赞,心理也不焦躁了,互相传播着储蓄所现金充足的消息。

    六个窗口同时办理,韩萍则保持机动,随时支援,一开始竟是些清户提空的储户,比较费时,但大家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工作效率比平时快多了。

    首批储户喜滋滋地揣着钱出门,门外排队的储户七嘴八舌地问道:“取到钱了吗?”“可以清户全提吗?”……

    “如数取出了,服务态度好,效率高着呢。”

    “可以,谁清户都可以,还是这家储蓄所有信誉啊,大家就放心吧”

    “唉,如果不是需要储备东西,我就不全提出来了,有信誉啊!”

    接着外面的储户就议论开了,“听说储蓄所每天都是定量配送现金的,你看这么多人取钱,能够吗?”

    “呵呵,我看不用担心,你没听见民警说嘛,储蓄所里已经准备了充足的现金,早晚都能取到。”

    “嗯,看这架势,储蓄所是早就有所准备。”

    “就是,你没看见连警察都早已等在这里准备维持秩序嘛,这说明人家已经预料到今天会有许多人来取款,早做好了准备。”

    “嗯,这家储蓄所看来是有行家坐镇啊”

    “如果我前面的人都能取到存款,我就不全取了。”

    “你们说物价这么个涨法,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你还别说,叫你一说,我这心里还真犹豫了,物价这么个涨法,国家决不会坐视不理的,否则银行肯定不会这么大方,任由我们取款,而不采取措施。”

    由于可以放心取到银行里的存款,这些储户也静下心来想一些问题了,人也逐渐变得理智起来,不过,观望的人仍占大多数。

    逐渐清户提空的人少了,但一上午还是放出去了三十多万现金,外面依旧排着长队,仍然有人继续赶来,但观望的多了,真想取款的人逐渐的减少。

    这是民警们又开始宣传了。“现在已经放出现金三十多万了。”

    “现在大家可以放心了吧,无论是谁来取存款,来去自愿,一定保证随时取款。”

    前面有多少人取到钱了,储户们心里也有本帐,大概估算一下,确实能有那个数,有懂行的就说了,“看来人家是真的有信誉啊,一般储蓄所准备的现金也就五六万元,现在一下拿出三十万,没有充分的准备根本就发不出来嘛。”

    “嗯,不如少取点,买点急用的算了。”持这种观点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中午大家换着班简单吃了一口,业务持续进行,民警们也轮换着吃了饭。

    下午人流仍然不少,不过出现了可喜的一面,上午许多清户提空的储户,下午又返了回来,重新开户存款,而取款的人也不全部都取出去了。下午结账时一算,连回笼的,带放出的,一收一支,竟然收回了四万多元,全天被提取现金二十六万余元。

    诸女挂着疲倦的脸上都洋溢着欢喜的笑容,一双双美目情不自禁的落在姜枫的身上,流露出崇拜的神色。

    姜枫的疏而不堵策略取得巨大成功,许多随风而动、对银行信誉心生犹疑的人,坚定了对银行的信心。

    不过,其他储蓄所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尤其是其他银行的储蓄所,很多都爆发了矛盾,由于现金不足被迫中断业务,被围困、攻击,警方出动了大量警力,强行压制,紧急调运资金后才恢复正常,但已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导致信誉危机。

    湘江路储蓄所在全县这次挤提风波中准备最充分、应对最得体,获得一致好评。

    第一部 潇洒美女窝

    第7章 众人拾材

    挤提风波平息后第五天,科长老徐电话打到储蓄所,约姜枫晚上见一面。老徐这么迫切地要见自己一面,本身就透着事非寻常,姜枫灵机一动,马上约老徐下班到上次与温茹去过的小饭馆见面,老徐问了地点,痛快地答应了。

    下午结账后,姜枫婉言谢绝了叶蓓蓓参加一个聚会的邀请,提前来到小饭馆要了个单间,点好酒菜,坐在里面静等老徐。

    老徐如期而至,看了一眼环境,露出非常满意的神色,姜枫殷勤地接过老徐的外衣挂在墙上,倒上茶水,恭谨地笑道:“科长,你看我点的这些菜可还可口?”

    老徐接过菜单,看了一眼,笑道:“不错,不错,小姜用心了,都是我愿意吃的。”

    也难怪老徐高兴,只跟着他出去吃过几顿饭,就能从中观察出他愿意吃的菜,不用心是决难以办到的,尤其这份心最是难能可贵。

    领导满意,姜枫更高兴,笑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科长,你看是否上菜。”

    老徐爽朗笑道:“行,咱们边吃边谈。”

    酒菜很快就上来摆齐,姜枫给科长斟上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上,提起酒杯,真诚地望着科长,有些感情外露地说道:“这第一杯酒,我敬科长,谢谢科长一直以来对我如儿女一般的关爱。”

    老徐皱纹全都舒展开,温和地望着姜枫,透着亲切地笑道:“那都是你小子会做人,招人扶持,呵呵,来,干了这第一杯。”

    两人一干而尽,边吃菜,老徐边说道:“今天找你,是有个好消息想告诉你。”

    姜枫给科长满上酒,他知道绝非好消息那么简单,否则就不用单独一约面谈了,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科长,静等下文。

    科长老徐眼里闪过一丝赞许,对姜枫的这份沉稳,他非常赞赏,“这次挤提风**及全市整个金融系统,只有我们行所受损失最少,全得益于你的那个电话。苏副行长确实很有决断的气魄,而且雷厉风行,接了你的电话后,她不但马上给李行长、王副行长详细汇报了你发现的储蓄存款出现的异常情况、县里发生的抢购情况,对此所作的分析、预测,以及解决的办法,提议马上召开行长办公会研究;而且还给市里的刘副行长、吕副行长进行了电话报告,并推测可能是全市范围的风波。”

    对姜枫一举杯,一口干了,吃了几口菜,姜枫陪着喝了,赶紧给他满上。

    老徐放下筷子继续说道:“可惜,可惜。县行虽然马上召开了行长办公会,但在会上李行长和王副行长根本就不相信你的预测,在苏副行长一再地强调下,才粗糙地简单作了部署,还是以应急为主,结果我们行五个所,除了你们所外,其他四个所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现金断档、秩序混乱的情况,幸亏作了应急的准备,这才比别的行主动了许多,没有造成大的矛盾和影响。

    市行,吕副行长也是不信,根本就没理会,行长不在家,刘副行长有心无力,幸亏他分别给各县区行的行长打了预防针,各县区行都不同程度地做了应急准备,这才避免出现大的损失。

    省行对这次挤提风波非常重视,已对我市派出工作组进行调研。

    呵呵,这次你和苏副行长可是大出风头了,在省行工作组汇报会上,市行荣行长重点介绍了你和苏副行长的事前举动。你说这是不是个大好消息啊?”

    姜枫没想到这事竟然会捅到了省行,心里兴奋到了极点,不过在老领导面前不敢张狂,努力压下兴奋的情绪,脸上自然流露出开心的笑容,嘴里谦恭地说道:“这都是苏副行长的功劳,若不是她相信我的说法,并采取积极措施,我那点浅陋的建议根本就引不起别人的注意。”

    老徐见状,开心的大笑,说道:“哈哈,在这种情况下,你小子还能保有这份谦恭的态度,简直太难得了!哈哈,还是我老徐有福气啊,发现了个难得的人才。”能看出他是真心的高兴

    两人又干了一杯酒,吃了几口菜,老徐收起笑容,说道:“从上面传来的消息,市行吕副行长恐怕很难再在这个位置坐下去了,如果吕副行长挪了位置,恐怕各县区行也要动一批人。从咱们行来看,王副行长恐怕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了,苏副行长虽然有这次的大功劳,但暂时动的可能性不大。湘江路储蓄所这次大获全胜,你和韩萍肯定会得到一定的重用。

    不过,这重用的程度就很有说道了,很可能是韩萍调行储蓄科任副科长,而你则接替她的位置。其实你下来时,我没跟你说透,害怕不利于你发展,让你下来就是准备叫你任这个所长的,所以即使没有这次的事,你也很快就会被任命的。

    现在既然有了这么有利的提拔条件,再走所长这步,就太浪费机会了。过了这个村,从所长再提拔到副科长还不定得多长时间呢。”

    该提点的都提点到了,老徐不再说下去,闷头吃菜喝酒。

    姜枫立刻明白了科长的意思,利用这次机会,做工作,直接任副科长。

    至于如何做工作那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老徐自然是不能说,也不想听。

    两人尽欢而散,姜枫一直把科长送到楼下才离开。

    如何做工作?姜枫有些犯愁,他能够接触上的行领导只有苏副行长,可是他与苏副行长的关系还远未达到可以直接交流有关职务问题的地步,像这种跑职务的事,一个处理不好,很容易给领导留下极坏的印象,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一边走,心里一边思量着,不知不觉间已来到政府前那条幽静的小街。

    人行道上树影斑驳间闪出一个纤细苗条的身影,是温茹。这么晚了她在这里做什么?姜枫很是意外,急忙快行几步。

    姜枫远远地招呼道:‘温茹,你在这等谁啊?“

    温茹焦虑的神色又恢复了文静,轻声笑道:“等你呗,你这家伙整晚上跑哪去了?”

    姜枫看看温茹,直接问道:“有急事?”

    温茹柔声道:“嗯,有两条消息,感觉对你至关重要。”

    对她的消息灵通,姜枫是深有体会,现在她这么急迫地专门为此前来告诉自己,显然这两条消息非常重要,姜枫轻声道:“温茹,谢谢你。”

    温茹浅浅一笑,柔声说道:“先说第一条,今晚你前脚刚走,苏副行长就打来电话找你,让你给她回个电话,现在是关键时期,我不想你错失机会。”

    苏副行长竟然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让姜枫很是意外,同时也喜出望外,他压下兴奋,沉稳地说道:“啊,我一会儿给苏副行长回个电话。第二个消息又是什么?”温茹最后一句话显然意有所指,看来她一定听说了什么,因此他对这第二个消息生出很大的兴趣。

    温茹看了姜枫一眼,悠然道:“据可靠消息,王副行长马上要调离,苏副行长将兼管储蓄业务。”

    这消息又比科长老徐透露的更近了一步,苏副行长兼管储蓄业务似乎对他更有利,但关键还是看如何把握这次机会了。

    温茹见姜枫陷进沉思之中,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打扰他,良久,见他向自己看来,急忙说道:“不打扰你了,我得赶紧回家了。”

    聪慧机敏,又懂得把握分寸,真是难得一见的聪明女孩,姜枫心中赞赏不已,关心地说道:“你下班就过来等了吧?嗯,走,我先去陪你吃点饭。”

    温茹淡淡一笑,说道:“不用了,你还是先忙自己的事情吧,想请客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我走了。”

    姜枫怎放心她一个姑娘家走夜路,急忙追上几步,笑道:“有些事是急不来的,不差这一会儿工夫,我送你回去吧。”

    被人体贴、重视,总是让人心里暖暖的,而且这体贴的人又是个年龄相仿,挺拔帅气的男孩,很容易地就会拨动起女孩青春的心弦。

    温茹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扫了姜枫一眼,眼中异彩涟涟,白润的俏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将文静温柔的女孩送回家,姜枫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八点,在附近找了个电话亭。

    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声响,姜枫忽然感觉有些冒失,苏副行长会不会已经休息了?急忙放下话筒,呆愣了片刻,患得患失地离开电话亭。

    “叮叮铃、叮叮铃……”已经走出去十几步了,电话亭里忽然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姜枫下意识地疾跑几步又回到电话亭,眼疾手快,拿下话筒,贴在耳边。

    “喂,请问刚才是哪位打电话了?”话筒里传来柔美动人的声音。

    姜枫心中狂喜,稳定了一下情绪,恭谨地说道:“苏行长,是我,姜枫。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吧?”

    “哦,小姜啊,我还没有休息呢。”

    “苏行长,听同事说,你打电话找我?”

    “嗯,小姜啊,同事们关系处得很好嘛,要继续发扬啊。”

    “请领导放心,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

    “你们所在这次挤提风波中表现优异,行领导非常满意。”

    “这都是苏行长领导有方,我们所所有人齐心协力,这才会取得一点成绩。”

    “嗯,工作是大家合力做的,成绩的取得也离不开每个人的通力协作,能有这种认识和态度,很好啊。基层所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非常重要,你更要安心做好本职工作。”

    “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加倍努力,安心做好本职工作。”

    “嗯,这就很好嘛。”话里流露出谈到这里的意思

    姜枫急忙知机地说道:“影响领导休息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放下了。”

    “好,你也早点休息吧。”

    放下电话,姜枫除了失望,还是失望,领导的话已经一槌子定音了,再多想也没用了。

    失落地返回宿舍,躺在床上,姜枫将苏副行长刚才电话里说过的话反复咀嚼了几遍,希望能从中体会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还别说,还真让他品出一些话外的意思,看来苏副行长对自己期望之深远超出想象啊,心情顿时振奋了许多。

    领导既然寄希望于他能脚踏实地在基层干好工作,姜枫自然不会辜负领导的厚望。

    “大帅哥,昨天,苏副行长来电话找你呢,她让你给她回个电话。”姜枫走进所里,司韶立刻告诉了他,眼里闪着羡慕的光芒、其他五位美女的目光也齐刷刷地望着他。

    姜枫扫了一眼诸女,每个人的眼神都尽入眼底,多数是正常的反应,羡慕。但也有两人例外,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是温茹,不是说她的眼神与别人不一样,正因为一样,才显得例外,很善于隐藏情绪的一位女孩;另一位是韩萍,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嫉妒和焦虑,虽然极力隐藏,还是被他有心地捕捉到,可以共患难、而不能共富贵的一位女子。心里评估着同事们的反应,脸上则恰如其分地流露出意外、惊喜的神色,对司韶笑笑,点了点头。

    走到里面,当着大家的面拿起话筒,直接拨了苏副行长办公室的电话,诸女纷纷整理桌子上的东西,悄悄地竖起耳朵。

    “苏副行长嘛,我是姜枫,听说你给我来电话了。”他相信苏副行长看见所里的电话号,应该会做出正确的反应。

    果然如他所料,领导绝非常人可比,反应就是敏捷,“小姜,是这么回事,你抽时间啊,把我办公室的钥匙送回来。”

    姜枫有意把话筒拿得远一些,屋里又静悄悄的,苏副行长的话音清晰可闻,诸女均露出意外的神色,竟然是为了这事找姜枫,离她们猜想的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姜枫在行里的时候为苏副行长打扫卫生、提水,是众所周知的,他有苏副行长办公室的钥匙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不起,苏副行长,是我疏忽了,请你原谅,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姜枫脸上流露出失望,语气不失恭谨地说道。

    “也不急在一时,你抽时间送过来就行了,好了,就这样吧。”

    放下电话,姜枫又快速扫了一眼诸女的反应,有些失落地来到座位上坐下,心里则非常安慰,除了韩萍,同事们还是蛮有同情心的。

    叶蓓蓓站起身来,过来拍了姜枫一掌,娇嗔道:“大帅哥,昨晚竟然回绝我的邀请,让我在朋友面前很没有面子哦,这损失你准备怎么包赔啊?”为了提提姜枫的精神头,她竟然不惜将私约他的事自暴出来。

    司韶闻言,瞪了叶蓓蓓一眼,令人意外地没有唱反调,反而附和起她来,“呵呵,大帅哥,这下你完蛋了,竟然敢放我们女孩的鸽子。”

    其他诸女都挪揄地望着姜枫,笑呵呵地看他如何反应,韩萍也恢复了正常。

    姜枫心里暖和和的,脸上有点尴尬,望着叶蓓蓓,叫屈道:“蓓蓓小美女,我昨晚实在是有事,要不,你让你朋友今晚再安排一次聚会,我一定参加。”

    接着望向司韶,瞪了她一眼,笑嘻嘻地说道:“我怎么敢放美女们的鸽子呢,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美差啊,要不,你今晚请我,看我究竟会不会放鸽子。”

    这家伙太可恶了,其他美女实在忍不住,同时娇笑起来。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一连得罪两位小辣椒,顿时让他很是享受了一把精神和**的蹂躏,最后告饶,答应今晚请客,才安抚住两位发飙的小美女。

    经过一番笑闹,姜枫又恢复了潇洒、开朗的本色。

    晚上,姜枫请了诸位美女一顿,在酒桌上,他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这次现金能够得到充足支持,全靠科长老徐帮忙,望见韩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也不由松了口气,一晚上大家都玩得非常开心。

    聚会散了以后,在送温茹回家的路上,文静的美女笑吟吟地说了句“老奸巨猾”,惑人心弦的笑容比话语的杀伤力大多了。

    几天后,省行调研组出人意外地深入到县行进行调研,据说是由市行刘副行长陪同前来的。(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