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43 部分阅读
    裴妍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意思,“嗯,经常如此,我说过她们几 次,效果不大。《+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姜枫眼里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光芒,似笑非笑。悠然道:“一会儿她们来了,你分别通知她们来我办公室。”说完转身出了科办公室。

    打开科长室走进去,只见里面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显然经常打 扫,心里一热,杜明被踢下去了,肯定是司韶这小丫头打扫的,拿起暖瓶,沉甸甸地,拿过茶杯,放上茶叶,滚热的开水注入里面。

    时间不长,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同志有些胆怯的走进来,姜枫神色温和的让她坐下,随口询问起她到信贷科之前的部门。

    那名女同志原本忐忑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说了来前所在的储蓄 所。

    姜枫神色忽然一肃,沉声问道:“你今天迟到什么原因啊?”

    那名女同志不假思索的说道:“今天孩子发烧,所以迟到了。”

    姜枫当然不会无地放矢,这两名新来的女同志不但经常迟到早退,而且经常顶撞裴妍妍,不服从工作安排,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所以已经准备拿她俩开刀了,没想到这两位女同志还真撞在枪口上了。

    他眼神清澈盯着那名女同志足足有几分钟,那名女同志目光躲闪,露出恐慌的神色,这才温和说道:“是吗?这是领导关心职工生活不够啊,一会儿你领我去你家看看孩子。”声音温和,语气里却透出不容拒绝地气势。

    那名女同志顿时满脸通红,神色慌张,迟疑了半天,才低着头说 道:“对不起,姜行长,是、是我撒谎了。”

    姜枫继续温和说道:“你经常迟到早退,这是事实吧?”

    那名女同志心中慌乱到了极点,胆怯的点了点头,声音极小的 “嗯”了一声。

    “平时还经常顶撞科领导,不服从工作分配,这也是事实吧?”姜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接着问道。

    那名女同志有种喘不过气来、崩溃的感觉,心里只想着赶快结束这令人窒息的谈话,赶紧痛快地承认了。

    姜枫拿起电话,让裴妍妍过来。

    时间不长,裴妍妍走进来,恭谨的看看姜枫,然后站在一边。

    姜枫往老板椅上一靠,看着那名女同志,严肃说道:“你知道吗?你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按规定不但要调整工作岗位,而且还要被严肃处理的。”

    那名女同志彻底崩溃了,眼泪巴巴地望着姜枫,懦诺道:“我知道错了,

    导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姜枫口气稍缓,说道:“处理的目地是为了治病救人,而不是为了一棒子打死,这处分嘛就暂时先不下了,看你以后的表现。不过。你显然不适应现岗位地工作,你马上交接一下工作,立刻到原来的所里报 到,好了,就这样吧。”说完看了裴妍妍一眼。

    那名女同志闻言,小脸煞白,一时间有些不急反应了,在裴妍妍的催促,才愣愣的离开。

    如法炮制,姜枫快刀斩乱麻地处理完两名刺头。

    待她们走了。姜枫拿起电话,拨给那两个所,吩咐那两个所妥善安置那两位女同志的工作,两位所长比较机灵,满口答应。

    —

    一切都做完,他拿出烟来点上,陷进沉思之中。

    姜副行长上任第一天就强硬的召回老部下、赶走了两名新人的小道消息迅速在行里传开。一时间沸沸扬扬,立刻成为全行关注的热点。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人人关注的时候,新的行长办公会在行小会议室召开。

    参加会议地有五个人,苏曼、姜枫、王副书记、郭强,人事科长。

    苏曼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上,无意识的摆弄着一支钢笔,姜枫坐在苏曼的左侧,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王副书记坐在右面。正云里雾罩的抽烟,郭强坐在姜枫下手,很有些意气风发的味道,人事科长则目光闪烁。仔细察看着各位新领导地神态。

    姜枫强行召回杜明,赶走信贷科两名新人的事,他们自然都听说 了,按道理说,姜枫这么做非常欠稳妥,人事调动必须在行长办公会上讨论的,他这么违反规矩、独断专行,很容易招致一把手和其他班子成员反感。

    郭强既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替姜枫担心的心理,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以树威信,不过姜枫这第一把火烧得太霸气、太不聪明。恐怕威信没树起来,反倒树了一大帮的敌人。

    看苏曼的样子应该对姜枫的举动很不满吧,这不是在直接挑战一把手的权威嘛。啊,人事的问题你一个副手也敢独断专行,眼里还有没有一把手啊,任谁做一把手也不会容忍地,虽然姜枫一直和苏曼的关系比较铁,但在权力面前再好的关系也经不起考验的,看来姜枫是把苏曼得罪透了。

    王副书记虽然一副置身事外地样子,但他的心里想必一定非常不平衡。作为行里资格最老的领导,让一个年轻后辈的女同志给领导了,心里肯定比较窝火,现在又岂能容忍另一个年轻后辈独断专行、横行无 忌,爬到自己权威之上,看来他也不会放过姜枫。

    至于自己嘛,原本是想贴近姜枫,靠近苏曼的,可是看现在的形 势,自己还是离姜枫远点为好,郭强仔细分析着形势。

    苏曼放下手里的钢笔,美眸扫了几人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嗯,现在开会。

    这是我们新班子组成后的第一次行长办公会,新班子里既有经验丰富的老领导,也有年富力强地年轻干部,应该说是一个新老结合、继往开来的领导班子,新班子就应该要有新气象,要有新业绩。要有新作 为……”

    说完开场白,她随后宣布了领导分工,王副书记仍然主抓党务工 作,姜枫和郭强的分工基本按市行领导谈话内容分工地,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或吃惊的是,苏行长竟然把一向都是一把手分管的人事科划给姜枫管理了。

    王副书记呆呆的望着苏曼,眼里露出深思的神色;郭强身子一震,眼里流露出茫然的神色;人事科长张大了嘴,差点能吞进个鸡蛋。

    苏曼扫了众人一眼,神色淡然,说道:“各位对分工还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坦诚地说出来。”

    会场一阵沉默,过了几分钟,见没人发言,苏曼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通过了。”稍顿,她又说道:“谁还有什么需要在会上讨论的问题,可以提出来。”

    姜枫看看王副书记,又瞅瞅郭强,然后请了一下嗓子,把信贷科两名科员的违纪情况、自己对此事的处理以及调杜明回信贷科工作的事介绍了一遍,说完往后一靠,静观王副书记、郭强、人事科长的反应。

    苏曼又回到开会前的神态,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上,仿佛无意识的摆弄着钢笔。

    王副书记眼神飘忽,难以看出态度来。郭强实在没有想到姜枫会主动提出这件事来。他想干什么,公开挑衅苏行长地权威?心里有些拿不准,干脆低头谁也不看了。人事科长也低着头,不过身躯扭动了几下,仿佛不适似的。

    会场又是一阵死寂般的沉默,良久,王副书记喷出一口烟,身子往前一起,坐直了,说道:“我认为。是应该很煞一下行里的歪风邪气 了,迟到早退,顶撞领导,不服从分配,这成什么样子嘛!杜明原来就是信贷科的老人了,业务熟练,目前的情况下调他回去我认为合适。”

    他的话很值得玩味。回避了姜枫擅自进行人事调动是否稳妥的问 题,却态度鲜明的支持这两件既成事实的人事调动。

    郭强瞥了一眼苏行长面无表情地样子,有心站在她的一面,可又拿不准她到底是什么态度,所以干脆闭口不言。

    苏曼等了一会儿,见郭强没有发言的意思,淡淡说道:“我同意王副书记的意见。行里的风气问题确实应该整顿一下了,这事由姜副行长挑头,王副书记安排其他党委成员配合一下。立刻拿出一个整顿方案,尽快实施下去。”

    长迟疑了一下,还是按照苏行长的原话纪录下来,这 相认可了姜枫副行长已经进行的人事调整。而且还捧了王副书记一把。

    随后苏曼又对姜枫和郭强地办公室进行了安排,而对于姜枫、郭强提升后空出位置的人事安排竟然只字没提,就宣布散会了。

    姜枫回到二楼,直接走进了科办公室,只见杜明已经坐在科里了,裴妍妍、司韶正陪着他说话,三人谈的很高兴。见姜枫进来,同时站起身,招呼一声。

    姜枫走到杜明身边。仔细看了看他,笑道:“还行啊。没有被挤垮嘛。”

    杜明心里热乎乎的,腼腆的笑笑。

    裴妍妍月牙眼弯弯,笑道:“姜行长。还把原来的活交给杜明,如何?”

    姜枫笑笑,说道:“暂时先别让杜明接手具体业务,他另有任务。嗯,他还坐他原来的办公桌吧。杜明你过来一趟。”说完,溜溜达达的回到科长室。

    裴妍妍、司韶、杜明不解的互相看看,裴妍妍对杜明一竖大拇指,示意他应该是另有重用了。司韶也点了点头,杜明微微一笑,挥了挥 手,急忙跟了出去。

    杜明走进科长室,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科长’的杯子,拿起暖瓶给杯子添上水,忙完在沙发上坐下,拿出笔记本和笔,眼睛望着姜枫。

    姜枫温和说道:“行里准备开展一次工作作风整顿活动,由我负责挑头。你具体负责这事,先拿出一个活动实施方案……”他向杜明说明了一下自己对这次活动的大概构思和几点要求。

    杜明一一记下,姜枫说道:“你辛苦一下,争取下周二拿出方案 来。嗯,你的工作安排等这次活动结束再说。”

    行长办公会议地内容一如既往的传了出来,姜枫不但没有因为擅自进行人事调整受到责难,而且竟然分管了人事科,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但苏行长与姜副行长有矛盾的消息仍然传得满行风雨。

    姜枫中午就听说了,与苏曼相视一笑,两人并没有谈论此事,好像这事根本就没发生一样,温馨的一起吃了中午饭。

    下午上班,只见办公室的于伟于主任坐在科办公室正与裴妍妍、司韶、杜明说笑,看见姜枫,于伟笑呵呵站起身来,恭敬而又不失态的说道:“姜行长,我正在等你呢。”

    姜枫猜到应该是关于自己办公室的事,温和的笑道:“于主任,让你久等了吧。来,上我那屋坐。”

    于伟果然是为了姜枫的副行长室的事来请示他地,准备重新装修一下,问他还有什么具体的要求。

    姜枫的副行长室被安排在了苏曼作副行长时地那个办公室,不用去看他也非常熟悉,简单谈了几点小要求。

    于伟一一记下,然后就知己的告辞了。姜枫对他的印象非常好,虽然为人八面玲珑的,但为人处事很坦诚,很有主见。不像有些骑墙作派的人随风倒。

    姜枫出了办公室,溜溜达达去了王副书记地办公室,礼貌的敲门,进屋,并没因为自己领导排名排在他之前了而骄矜,一如既往的露出恭谨的神色,往前走了几步站下。

    王副书记透过烟雾,瞅了他一眼,热情地招呼道:“姜副行长过来了,快请坐。”显示出对他地位的尊重。

    姜枫在沙发上偏着身子坐下。坦诚的笑道:“在老领导面前,什么副行长不副行长的,您还是喊我姜枫或小姜,我才感觉舒服呢。”

    王副书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爽朗的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个小姜啊,好吧。”

    两人在屋里谈了很久。至于谈得什么内容,就没人知道了。姜枫离开以后,纪检书记很快出现在了王副书记办公室,不久,一些比较善长传播小道消息的人被一一请进纪检书记的办公室。

    行长办公会一天开两次,绝对是很少见地,不过这次人事科长没有出现在行长办公会上,反而是纪检书记列席了会议。

    会议开了一会儿以后,杜明和会计科副科长吴 被通知列席行长办公会。行长办公会结束后。这次没有传出任何消息。

    不久人事科长和计划科长被请到行长室,接受了苏行长、王副书记的谈话,出来的时候脸如土灰,垂头丧气的样子。

    正在人们忐忑猜测的时候。忽然被通知到大会议室参加全行大会,而且各储蓄所的所长也被通知参加。

    四位行领导在前面一字排开就座于主席台上,深情各异,苏行长脸上一副不顰不笑、非常严谨的神色;姜副行长则神色非常严肃,可以说眼里透着严厉;王副书记则仍然云里雾罩地抽着烟,难以看清到底是个什么神情;郭副行长则有些郁闷的样子。

    出人意外的会议由苏行长亲自主持,她简单说明了会议内容,对人事科长擅自泄漏行长办公会机要和计划科长恶意散布谣言进行处理,以及对开展工作作风整顿活动进行动员。

    会议首先由王副书记介绍了人事科长、计划科长所犯错误的事实经过,宣布了对她们的处分决定。撤销人事科长、计划科长行政职务,党内分别记大过、记过处分,鉴于她们两人分别提出在职病养的请求。行长办公会决定对两人暂不做岗位安排,同意在职病养。

    会场一片哗然,对于小道消息传播,前任领导虽然屡次强调要严加惩处,却从未采取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没想到这次新班子却动了真格的了,一下就撸了两位科长的职务,而且雷厉风行地速度也让人

    惊,上午发生的事,下午就处理了,顿时人人警惕啊

    待会场恢复安静,苏行长宣布了对人事科长,计划科长的任命,杜明任人事科科长、吴 被任命为计划科科长。

    会场又一次哗然,这次干部任命的速度又创造了一次纪录,而且被任命地两名干部都出自信贷科,人们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姜枫姜副行长在行里的权势了,这时很多人能够体会出郭副行长为何会郁闷了。

    待会场再次安静,苏行长宣布由姜副行长做开展工作作风整顿活动动员讲话。

    杜明的活动实施方案还没有起草制定出来,加上这次会议又是临时动议召开,根本就没有时间准备动员讲话的讲话稿,这次讲话对姜枫来说绝对是一次考验。

    姜枫神色严肃的扫了一遍整个会场,清了一下嗓子,效果非常不 错,会场霎那间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感觉到姜副行长严厉的目光仿佛在瞅自己一般。

    他神色稍缓,以刚才的会场哗然做了个筏子,深入浅出的阐明了开展工作作风整顿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他并没有简单的罗列文字,而是通过鲜明地事例和透彻的分析来加深人们对工作作风问题的认识和理 解,声音很有洞穿力和感染力,抑扬顿挫,时而激昂义愤、时而娓娓劝导、震动人心,发人深省。

    他没有涉及活动地具体内容,而是宣布了这次活动的领导小组,颇有新意,他自己亲任组长,王副书记任顾问。没有设副组长,成员有郭副行长、党委纪检书记、人事科科长、办公室主任,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由人事科科长兼任,具体负责整个活动的组织、督促、检查。

    随后他对活动提出了几点要求,着重阐明了奖惩措施。

    他讲话期间,整个会场除了他抑扬顿挫的声音外,一片安静。人们何曾在行里见过不拿讲话稿讲话地领导,又何曾听过这般震撼人心、一针见血、发人深省的讲话,姜枫成功地掌控了会场。也成功地震慑了人心。

    人们下意识的感觉到姜枫才是这整个会场的真正主宰者,那么整个行呢?

    散会以后,姜枫给办公室于主任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想用一下行里的小轿车,于主任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并说他会跟苏行长说明一下的。

    苏曼现在只分管办公室,用车自然得请示她同意了。于伟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他并没有显得很为难或让姜枫自己去请示,而且也没有表白他为这件事将要付出的努力。做领导怎会不明白这里面的奥妙,心里自然要领他的人情了。放下电话,姜枫不由笑了。

    晚上下班,姜枫夹着个包,温和地接受着同事们地招呼,走出大 楼,只见小张已经把车停在门口等他了。走过去,小张麻利地给他打开前车门。

    姜枫上了车。笑道:“小张,把车开到你家门口,你回家休息就行了,我晚上有点秘密行动哦。”他故意这么说就是不想让小张产生别的想法。以为不信任他了。

    小张果然露出被当作自己人的那种笑容,恭敬而风趣地说道:“姜行长,那只好辛苦你自己喽。”

    姜枫笑道:“你小子别贫嘴了,注意开车。对了,私下,你还是叫我姜哥来的亲切。”

    小张露出感动的神色,动情地说道:“我侍候了这么多领导,只有姜哥对我最平易近人、最好、最贴心。”

    姜枫笑了,“行了,你小子就别最了。专心开车吧。”稍顿,又说道:“小张啊,做人应切忌持骄而狂、携威胡为。只要小心谨慎做事,其他的,领导会给你考虑的。”这是在给他打预防针呢。

    小张坦诚说道:“姜哥,你就放心吧,你地话我会牢记在心里 的。”

    姜枫笑笑,没再说话。

    小张把车开到自己家门口,麻利的下了车,对姜枫说了声,“姜 哥,我回家了。”快步走进院落。

    姜枫下了车,坐到驾驶座上,快速向春江市的方向驶去。

    车行半路,苏曼打来电话,叮嘱他慢点开,不用着急,她会做好 饭,等他们回来的。

    秋末的天开始短了起来,车进春江市时天已经黑了,到了苏曼家楼下,给温茹打了电话,说自己不上去了。手机里能够听出温茹喜悦、澎湃的心情。

    时间不长,温茹纤秀的身影出现在姜枫的视线里,只见她一路小 跑,小脸绯红,气喘吁吁地上了车,俯身在姜枫的脸上亲了一口,娇声道:“姜枫啊,人家想死你了。”

    美人恩重,姜枫充满柔情的轻轻拥住她,在她红润的小嘴上亲了一会儿,松开手,深情道:“一会儿到了家,我会好好恩爱你地。”

    温茹的俏脸立即火烧般灼红起来,耳根都通红了,心儿怦怦直跳,神魂颠倒地道:“那你快点开,人家一刻都等不及了,这两个月度日如年,饱受思念你的折磨。”说完羞涩的不行了。

    这么露骨的情话出自一向文静女孩的口中,可以想象她所经受的相思折磨有多么严重了。

    姜枫很快将车驶出了小区,上了主道,瞥了温茹一眼,轻声道: “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然后再走?”

    温茹怦然心动,不过,很快理智占了上风,小脸绯红,斜睨了他一眼,吃吃笑道:“不行哦,倒像个大色女似的,回去人家还不得被小曼姐笑死。”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59章 团聚

    枫想想,确实有些不妥,苏曼正在家里等着他们回去温茹却在市里贪欢不去,迟迟不归,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星眸轻转,见她靥笑春桃,斜眸凝睇,怯雨羞云,婉转羞笑的动人情态,心神俱醉,笑着说道:“真想把你就地正法啊,可惜了,只好等回到家里再好好疼你了。”

    温茹瞥见他色迷迷、柔情满怀却又因不能马上得手的遗憾样,不禁“噗哧”娇笑,横了他风情万种的一眼,嗔道:“你这人哩!越来越口花花了,怎的了得啊。”

    望见文静女孩轻嗔浅笑、柔情妩媚的娇悄神态,姜枫心怀大开,哈哈大笑。

    两人一路情话绵绵、喁喁细语,幸福、甜蜜的情丝悄悄的在两个心田流淌,暖暖的蔓延。

    车驶进县,温茹拿出手机打给苏曼,“小曼姐,我们已经进县城了。”

    “什么?这么快啊。呵呵,看来他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哦!”手机里传出苏曼惊喜的声音,柔美里透着戏谑。

    温茹小脸腾的红了起来,娇羞的撒娇道:“小曼姐哦……”

    “呵呵,好了,快点回来吧,我给你们做了好吃的。”苏曼柔声笑道。

    姜枫好笑的看了娇羞怯柔伶仃的温茹一眼。

    温茹接触到姜枫目光,心里更羞涩了,俏脸不由飞起两朵红晕,又羞又嗔地捶了他一下,“你也笑人家,都是你,让人家被小曼姐笑。”

    姜枫将车轻柔的停在楼下,伸手轻轻一拥娇羞的美娇娃。柔声笑道:“我们在一起都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这么愿意害羞哦?”

    温茹甜美的一闭眼睛,轻声道:“还不都是你这家伙惹得祸。”

    姜枫在她晶莹红晕的小脸上吻了一下,拍拍她地香肩,充满诱惑的笑道:“一会儿我抱你上楼如何?”

    温茹倏的睁开美眸,“这,让人看见,不好吧?”她颇为意动,很想试一下被爱郎抱着上楼的滋味,可又有些担心。

    姜枫松开手。轻声笑道:“这么晚了,哪还有人啊。别多想了,走啊。”说着下了车,关上车门,走到另一边,把仍然有些迟疑的温茹扶下车来,关上车门。轻柔的把她抱了起来。

    温茹小脸滚烫,娇羞的搂住他的脖子,将头拱在他的肩胛上,甜美而刺激的感受着被人抱着走地感觉。

    楼道里漆黑寂静,这种氛围下,身体的触感格外的灵敏,轻薄的衣物传递过来的热力、男性强壮,尤其是那熟悉的男人气息很容易就诱发出她内心深处的激**望,酥软地热潮席卷而来。瞬间弥漫整个娇躯。

    姜枫很快也不自然起来,温茹坚挺的酥胸挤压在他胸前,象燃起了一团火,他不由长喘一口气。一手兜着她的腿弯,一手紧紧地搂着她的纤腰,使其更紧密地贴在身上。

    算上这次,姜枫已经抱着三位女孩走过这条漆黑的楼道了,因为心情不同,这次是他感觉最专心、最柔情、最刺激的一次。

    苏曼打开门,望见温茹小脸绯红,媚眼如丝,娇喘吁吁的样子,再瞅瞅姜枫。心中一动,嫣然一笑,待他们走进来。关上门,悠然笑道:“小茹,好幸福啊,被人抱上来的感觉如何?”

    温茹闻言一愣一羞,脱口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说完,马上觉出失口了,顿时大窘,羞不可仰。

    姜枫呵呵笑道:“因为她也被我抱上来过,自然深知其中滋味了。”

    苏曼被揭了老底,不好意思地脸一红,忙转移话题道:“饿了吧?你们赶紧去洗洗手,咱们马上开饭。”说完赶紧溜进了厨房。

    温茹瞪大了眼睛,原来小曼姐已经尝过被他抱上来地美妙滋味了,莞尔一笑,跟着也进了厨房,里面立刻传出嘁嘁喳喳的笑闹声。

    姜枫呵呵笑着走进卫生间,洗了个澡,穿上睡袍走了出来。饭桌上面摆满了各种佳肴,诱人的香味飘荡而来,让他不禁咽了一下口水,几步来到桌边坐下。

    苏曼、温茹哑言失笑,笑盈盈走过去,分头坐下,苏曼将一瓶红酒放在桌上,柔声说道:“既然饿了,就快吃吧。”

    茹拿起筷子,布了一块鱼肉给他,妩媚笑道:“这是哦。”

    姜枫望了一眼那瓶红酒,再看看两位笑靥如花地俏佳人,心中一动,悠然道:“今天是应该喝酒庆祝一下,庆祝我们一家人团聚。不过,光喝红酒不过瘾啊。”

    —

    苏曼闻言,笑道:“怎么想喝点白酒?”

    姜枫笑笑,点了点头,然后望向温茹。

    温茹怎忍心扫了他的兴致,忙柔声说道:“我喝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你高兴就好。”

    苏曼站起身来,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白酒,笑道:“那就喝白酒。”起开,准备给姜枫面前的酒杯满上,温茹机灵的接过去,笑道:“小曼姐还是我来吧。”逐一给三个酒杯满上。

    姜枫看看左右风情各有千秋的两位俏佳人,柔情满怀,豪情勃发,举杯说道:“多日分离,终得团聚,越发感觉相聚时光的弥足珍贵,自应倍加珍惜。来,为我们今日的团聚,为我们三人永远幸福美满干一杯。”

    苏曼、温茹温馨、甜美的陪着心上人一干而尽,姜枫的话说到她们心坎里去了。

    三人谈笑着喝酒、吃菜,其乐融融,话题逐渐转移到了目前的职位上来,姜枫关心地问道:“温茹,市行人事科科长确定了吗?”他是想问她是否有希望再生一步。

    苏曼笑了,说道:“这次小茹地机会恐怕不大。”

    温(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