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01 部分阅读
    。《+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雨弯细长的柳叶眉下,一双如扇的睫毛中间,一双秋水般深沉迷人的眸子,就如那“满山烟雨共凄迷”西湖水,悠悠的勾人魂魄,让人看一眼仿佛就忘了尘世的烦恼。秀挺的鼻子,娇艳欲滴的樱唇弯秀小巧,但微微丰润,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性感;

    修长秀颀、纤细苗条的身材,一袭款款、妩媚飘逸的上等绸衫,罩上一件手工精细的丝网衫,顿时朦朦胧胧、若隐若现,让人觉得有一股独特的娴静灵韵。轻薄飘逸一步裙,华丽的材质和简洁的造型设计,凸现自然流畅的轮廓,让曼妙身材增添了几分神秘与诱惑。

    美!一切都是那么的契合、自然。美丽、精致、典雅、浪漫,给人一种既时尚、妩媚可爱又很有涵养和内在美的感觉。

    苏伊儿俏脸一红,赧然白了他一眼,轻盈转身,给他沏了一杯香茗,十分优雅的走到沙发边,将茶水放在茶几上,然后以完美无瑕的姿态,坐在了对面沙发上。

    姜枫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有感而发道:“伊儿,这套服饰最能体现出你那别具一格的美来,灵秀温婉、雅致如湖,用语言也难述其一啊。”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15章 颇为投机

    伊儿晶莹剔透的俏脸顿时飘上两道诱人无比的红晕,睫毛动人的扇动几下,一双美眸波光流动,好像是一汪深不可测的潭水,反射出种种美不胜收的光芒,令人不禁生出投身于此间一探究竟之心。粉红香润的嘴唇可爱的秀弯,带出几分妩媚性感的笑意,温润曲绕的娇嗔道:“又来甜言蜜语了,一件衣服而已,看让你形容的,天上地上的,至于嘛。”

    望着美绝人寰的小脸上那丰富诱人的表情,姜枫立刻感到口干舌燥,不由的暗吞了一口口水,暗呼,乖乖隆地咚,要命了!心神动荡,不克自制的站起身来,坐到美人儿的身边,努力平稳狂奔的心跳,一手伸向佳人的后背轻搭香肩,入手传来一股柔若无骨、凝脂滑玉般的动人美感,消魂荡魄,嗜骨醉人。稍微定了定神,笑嘻嘻的说道:“衣服不过是陪衬而已,主要还是咱们伊儿的地好,说什么沉鱼落雁、倾城倾国,我看一点都不为过。”

    姜枫不是没见过美女的孟浪之徒,现在他身边环绕的几位美女,苏曼、温茹、荀梅,哪一个不是容貌超绝、风韵万千的绝代佳人,但和眼前的俏丽美人相比,终究还是差上了少许。

    暗恋这么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苏伊儿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心里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而且还是鼓足了勇气才敢如此放肆,难免担心被绝色佳人拒绝。

    苏伊儿娇躯剧烈一颤,随即一僵,但没有产生强烈拒绝反应。一缕晕红迅速飘上晶莹如玉的小脸。蔓延过耳,过颈抵胸,深入衣内。美眸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烟雨迷蒙,透着茫然。稍顷,娇躯酥软的靠在背后那强壮的臂膀中……

    美人在怀,默认了自己地放肆,姜枫提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奔放的心自然不甘满足于此,环住美人香肩地胳膊,小心谨慎、轻柔的微用力,使那曼妙、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贴得更紧一些,搭在香肩上的手不易察觉的滑到佳人的玉臂上。轻轻摩挲着,星目则不错眼的观察着她的反应,稍有反感,好赶紧停止动作。

    得寸进尺,呵呵。姜枫现在就是这样。美少女身上醉人的幽香让他心醉神迷,柔软腻滑的身躯贴在他地怀里,让他那颗不安分的心更是蠢蠢欲动。搂在玉臂上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到了美少女的腰腹间,那柔嫩又有弹性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望着美少女绯红地脸颊、微阖颤动的秀长睫毛,轻启的红唇,绵密地鼻息,手不由沿着柔滑细腻的腰腹向少女的怀中探去,探头吻向那微启香泽的红唇。

    可惜,上探的手还未及触碰到美人**,就被她的玉臂使劲夹住,嘴则吻在了她的耳垂、玉颈上,一股香甜的少女幽香从发间、衣领内直扑他的鼻端。醉人心迷。

    姜枫知她生理、心理上一时接受不来,不能操之过急,老练的急忙放缓了侵袭地节奏。手轻轻一挣,又回到了美人认可的位置。轻轻抚摸着、安抚着,抬起头来温柔一笑,为下一步的侵袭营造温馨地氛围。

    苏伊儿见姜枫尊重她的反应,紧张稍减,扭过头来,小脸红润地像红扑扑的甜果,风情无限地横了他一眼,赧然嗔道:“不许你得寸进尺。”纤巧而浮凸有致的酥胸急剧地起伏着。

    姜枫大喜,看破她已开始情难自禁,只要再下点功夫,就不难得偿所愿了,心里像注满了蜜糖一般的甜蜜,深情目注着她,温柔笑笑,手滞留在她的腰腹间抚摸的越发轻柔,算是回应了她的要求。

    这时,苏伊儿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她挣了一下,浑体发软,玉颊霞烧,脱开他的搂抱,轻盈站起身来,赧然白了他一眼,走到一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扭头望向姜枫,轻声道:“我爸的号码。”然后接通。

    姜枫眼瞅着快要到手的甜果,就这么飞了,心里恨不得抢过她的手机摔成八半,闻听是她老爸来的电话,这才平稳了下来。

    “伊儿,你在学校吗?”沈京明声音和蔼的问道。

    苏伊儿说道:“没有,我现在在住处呢。”

    “小

    在一起吧?”沈京明反应非常快,笑道。

    苏伊儿小脸不由一红,轻声道:“嗯。”

    “那好啊,你带他回家来吧,我在家等你们。”沈京明笑道。

    苏伊儿问了句,“你已经回家了?”

    “嗯,等你们。”说着挂了手机。

    苏伊儿收起手机,望向姜枫,说道:“我爸已经在家等我们了,我们马上动身回去。”美眸透着征询的意味。

    姜枫马上站起身来,笑道:“你载我先去趟海天大酒楼,我给岳父大人准备了点小礼物放在那里了。”

    苏伊儿小脸绯红,羞涩的“啐”了一声,半喜半嗔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乱叫什么。”转身向外走去。

    姜枫笑呵呵的跟了上去。

    开车去海天取了礼物,苏伊儿看了一眼,不由笑了,娇声道:“真是难为你了,过了这么长时间,竟还记得我爸的喜好。”

    姜枫悠闲的把着方向盘,得意笑道:“这怎么敢疏忽啦,别说才一年多点的时间,即使过去几年了也得牢记在心里啊,讨不得老丈人的欢心,怎么能娶得美人归呢。”

    苏伊儿笑靥如花,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笑嗔道:“你这家伙最是油嘴滑舌了。”

    姜枫熟悉的将小轿车开进了省城最豪华的住宅区,明珠别墅区。在一栋精致的别墅门前停下,两人下了车,并肩向里走去。

    苏伊儿的母亲没在家,只有沈京明一人坐在客厅里,他穿着一身休闲宽松的衣服,越发显露出风流倜傥,潇洒儒雅的气韵来,充满了成熟男人的味道。

    可能是换了环境、服饰的缘故吧,他身上少了一份严肃、威严,多了一份飘逸潇洒、温和儒雅,但姜枫还是敏锐的从他的一举一动中感受到一股日积月累出来的气势和领导风度。

    宾主落座,苏伊儿有意给俩人创造一个良好的谈话空间。借口优势上了楼。沈京明显得很随和,望着有些拘谨的姜枫,微微一笑,拿起茶几上的烟来,抽出一根,递给他,说道:“听说你抽烟的,在家里不必拘谨。”

    从他的话里不难听出,他已经认可了姜枫未来女婿的身份,姜枫不由心里一松,笑笑,礼貌的站起身双手接过烟,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先给沈京明点上,坐下才给自己点上,抽了一口,然后目光清澈平和的望着他。

    沈京明随口聊起了女儿,说她优点不少,缺点也很多,尤其是从小生活环境优越,难免有些娇气。

    姜枫也陪着谈起了一些苏伊儿在学校时的趣事,沈京明显得很有兴趣,谈笑风生、举止潇洒,看的姜枫暗暗心折。

    两人的交流顺畅起来,姜枫逐渐显露出敏锐的思维,不俗的口才,自然洒脱的性格,即含蓄,又不乏激情,富于智慧和教养,很合沈京明的胃口,他的谈兴很浓。

    两人都很有交流的**,但绝不蹩脚、不刻意,一切都行云流水般自然而和谐,一中一少谈得颇为投机。

    苏伊儿已经在楼梯拐角听了半天了,两位她最亲近的男人能够谈得如此融洽投机,让她不但放下了心,而且感到非常幸福和自豪。

    他们俩人都是那么的优秀、卓越不凡,风流倜傥,潇洒儒雅,充满男性的魅力,一位是自己的父亲,一位则即将成为自己的夫婿,放在任何女性的身上也会倍感幸福和自豪的。

    苏伊儿悄然退回了楼上,她可不想打扰了爱郎与父亲的融洽交流。

    谈起学校的事,不可避免的涉及到自己,姜枫很自然的谈起自己不会游泳却下水救人、接过得了个疯子外号的糗事,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沈京明闻言哈哈大笑,道:“率性而为,不失纯真,正是大丈夫所为嘛。”

    “吃饭喽,爸,你和姜枫把酒畅谈如何?”苏伊儿不知何时站在了两人的身后,笑吟吟地说道。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16章 潜心感悟

    伊儿的母亲出差了。沈京明、姜枫、苏伊儿三人围明的兴致不错,平时他很少喝酒的,即使有场合也就是随意应个景,意思一点而已,中午却陪着姜枫喝了将近半斤白酒。

    当着女儿和姜枫的面,他挑明了两人的婚事问题,正式表态同意这门婚事,并说起自己可能会在今年的某个时间易地交流到外省,询问起姜枫对婚事和未来是如何打算的。

    姜枫心里的最后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伊儿的父母先后同意了这件婚事,可以说最大的关口已经顺利通过,剩下的就是自己如何安排苏伊儿、苏曼、温茹、荀梅四女的问题了。

    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按照当初苏曼的说法,自己娶苏伊儿为妻名正言顺,苏曼、温茹、荀梅也都认可情人身份,所以现在自己和苏伊儿谈论婚事,她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从他自己内心来说,就这么让苏曼、温茹、荀梅三女名不正言不顺的做自己的地下情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感觉于心不忍,难以接受,心理这道坎过不去,所以这个问题又显得很大。

    问题归问题,姜枫还是非常痛快地说道:“伯父一旦易地交流,伯母势必要跟过去,留下伊儿一人你们肯定不放心,我想不如在你们走前,先给我和伊儿定下亲事,等我在春江站稳了脚跟,再选择合适的时间举办婚事,这样既不显得急促,委屈了伊儿。我呢又可以名正言顺的经常照顾她,至于将来的家是安在省城、还是安在春江市,我尊重伯父伯母和伊儿地意见。”

    沈京明赞许的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很是满意,说道:“嗯。这么考虑还是很周全的,事业、家庭要兼顾起来。不能为了某一方面而舍弃另一方面。等过一段时间吧,我们也准备准备,摆上一桌,请上几位亲朋,先给你们定下亲事。”

    苏伊儿小脸红红的静静坐在一边听父亲和心上人谈论自己地婚事,虽然有些羞涩。但更多的还是甜蜜,眉眼都荡漾着幸福。

    饭后。沈京明和姜枫移师书房。姜枫明白,这是未来岳父大人要安排自己今后工作地问题了。苏伊儿知趣的沏了两杯茶,就退了出去。

    谈到工作,沈京明随即变得沉稳而郑重,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但言谈举止间不知不觉地还是自然流露出一股雍容大度的领导气势。

    客厅里的交流有点像忘年交的知心畅谈,饭桌上地沈京明则更多地像一个父亲,透着和蔼、关心。而现在的他则是亲近下属面前地领导。角色变换循序渐进,让姜枫一点都没有突兀和不适应的感觉,反而生出一种知心信任的亲近感。

    沈京明仿佛闲聊一般,从金融体制,金融发展到商贸银行的未来发展方向谈了很多,也谈起了省行几位领导的特点和各地区行发展地趋势,但绝口不提姜枫在春江行任职的事情,也没交待他走后对姜枫的安排。

    姜枫却听得非常认真,每句话都记在心里,他明白未来岳父大人在这种时候决不会说废话地,肯定都有用意,这就需要自己从他的言语中悟出他想传递给自己的东西。搞政治,本身就需要去悟,有些东西说白了,反而难以体会到更深刻的内涵。

    一个小时以后,姜枫从书房出来,脸上微显倦意,漾着开心笑容,对随后出来的沈京明钦佩地说道:“伯父所赐,让晚辈受用无穷。”语出真诚、发于肺腑。

    沈京明微微一笑,眼里则透着欣赏、赞许,果然是个可栽培之才,不枉自己一番口舌,对一边殷勤望来的女儿,笑道:“你把姜枫回宾馆休息,下午不要去打扰他了。”

    有些东西绝非一时半刻能够感悟出来的,这需要姜枫静静地自己去品味,能够感悟多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这是别人想帮忙也帮不上得。这时候的姜枫绝对需要平心静气、闭门思考,不能被外物所扰,所以沈京明体贴地为他清场。

    苏伊儿本就是灵慧多智的女子,虽然不知父亲究竟跟姜枫谈了什么,但也明白这时候所谈对心上人来说肯定非常重要

    在需要时间去消化父亲的言语。闻言,乖柔的点了着姜枫,柔声道:“走,我送你回宾馆。”

    姜枫开心地笑笑,跟未来的岳父大人客气了一句,就随着苏伊儿离开了沈家。

    苏伊儿开车将他送到海天大酒楼,约定晚上等姜枫的电话,就离开了。

    在门外挂上免打扰,关了手机,姜枫躺在床上,仔细回味着未来岳父大人说的话,希望能从他的言语中悟出更多的东西来。

    越品越觉得有滋味,许多看似与自己未来前景牛马不相及的话题,融会贯通后,顿时有了一条清晰的脉络和联系,思路顿时开阔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等他走出房间时已经晚上五点多了,他先给苏伊儿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饭就不在一起吃了。

    随后给马处长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准备去她那里吃晚饭。马处长显得非常高兴,欢喜地说给他做好吃的,让他赶紧过去。

    小鸡炖蘑菇、鱼炖豆腐,马处长将这两道东北菜做得有滋有味,非常地道。

    姜枫胃口大开,连吃菜带喝汤,吃得非常香甜,感觉比什么酒店做得都好吃。

    马处长吃得不多,饭饱以后,坐在一边温柔的看着姜枫狼吞虎咽的吃相,脸上漾满了温馨。

    姜枫拿起餐巾纸,擦了一下油汪汪的嘴唇,拍拍微鼓的肚子,望着马处长笑道:“太好吃了,还是大姐的厨艺高啊。”

    马处长娴雅一笑,开心地说道:“愿意吃,就多吃点。”

    姜枫拍拍微鼓的肚子,说道:“不行了,已经撑得慌了。”

    马处长温柔的望着大男孩,莞尔一笑,道:“那好吧,等下次来我还给你做。”

    两人来到客厅,马处长沏了两杯香茶,放在茶几上,坐在姜枫的对面,笑道:“看你胃口大开的样子,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很顺利。”

    姜枫点了点头,简单介绍了与沈行长见面的经过,“……从他的言语中,暂时感悟到了三点,一是我现在正主抓的金融改革试点工作,是对破解当前金融行业难点、热点问题的一个有益探索,尤其是资产负债管理,对于解决不良资产这个老大难问题、建立市场经济需要的新型信贷管理体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对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型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这应该是我今后工作的主攻方向;二是闻游良副行长更加重视有能力的人才,而且善于使用这些人才,工作上更加务实一些,他应该是我今后要努力跟随的人;三是我年轻识浅,发展到今天的位置上,已经是突飞猛进了,过犹不及,我应该踏下心来,在这个位置上扎扎实实地工作几年,积蓄知识、能力,这样才会后劲十足。其他的一时半会儿就无法理解了。”

    马处长沉吟了一下,说道:“沈行长在我们银行浸濡多年,经验之丰富绝非他人可比,这种时候对你倾心相谈的东西,应该是对你最有帮助的经验之谈,你能这么快感悟出一些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感觉核心的东西你已经感悟得差不多了。时势造英雄,你的时势就应该是金融改革。跟对了领导,事半功倍,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以你的年龄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展到今天的位置上,可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这里面有你内在努力的因素,也有外部助力的因素。太顺利了未必是个好事,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是时候该放缓脚步,大智若愚、埋头积累一番了。兼收并蓄,厚积勃发,对你未来的发展有好处。”

    自己的感悟从马处长这里得到了肯定,让姜枫信心倍增,方向有了,如何去实践,相对而言就容易多了。

    整个人顿时轻松下来,对于如何能跟上闻游良副行长的步伐,姜枫并没有急于去考虑这个问题。毕竟他是沈行长的人,沈行长人还未走呢,就急于头靠别人,难免让人看轻。再说跟领导接触也得讲究个机缘,是急不得的,急躁冒进只会坏事。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17章 走前安排

    枫没有在马处长家留宿,闲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苏伊儿,问她在哪里,准备过去找她。

    “我在车上呢,你现在什么位置?我过去接你吧。”苏伊儿悦耳的声音传来。

    姜枫巡视了一下附近比较显著的标志,说明了位置。

    “呵呵,你等着吧,我马上就到了。”苏伊儿笑道,随后挂了手机。

    不知苏伊儿的车会从哪个方向过来,姜枫干脆站在了路边,等她的车来。

    一辆浅灰色的小轿车快速驶来,很远姜枫就看见了,不禁上前了几步,正是苏伊儿那辆熟悉的小轿车。

    小轿车在他的身边悠然停下,前后车窗同时落下,露出苏伊儿笑吟吟的小脸和大记者沈美菱充满顽皮笑意的小脸。姜枫急忙礼貌的先招呼沈美菱,“大记者也在,好久不见啊。”

    沈美菱嘻嘻哈哈的说道:“是啊,主要是你这大行长公务繁忙,难得来一趟省城,不过,可苦了我们苏小妹喽。”

    苏伊儿随手打开副驾驶座边上的门,瞪了沈美菱一眼,嘴不饶人的说道:“谁像你大记者啊,每天有宋大秘书陪着,卿卿我我的,很美哦。”

    后车坐上传来一文绉绉男子的声音,“苏伊儿,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哦。”

    姜枫笑呵呵的上了车,闻言才发现后车座上还坐着一戴眼镜的白面男子,客气的对他点了一下头,心里猜到,应该就是苏伊儿口里的那位宋大秘书。看来是沈美菱地对象。

    那戴眼镜的白面男子伸出手来,笑道:“我叫宋斌。”

    姜枫心里生出一丝好感,伸手握了一下,笑道:“姜枫。”

    苏伊儿见两人已经开始了认识,心里挺高兴的。边开车,边进一步介绍道:“宋大秘书。美菱的那位,省委书记的秘书,人家可是不轻易出来见人地,一般的厅局长见着他也要老远打招呼地,也就我们的美菱面子大,咱们也跟着借个光。跟大秘书接触接触。”

    宋斌有些怕怕的一拱手,苦笑道:“大小姐。我哪有你说得那么摆谱难见,一介小秘书而已,你可折杀我了。”

    对于苏伊儿的伶牙俐齿,姜枫自然心知肚明,暗笑不已。

    苏伊儿眼睛望着前面。手扶方向盘,也不跟宋斌纠缠,笑吟吟的继续说道:“姜枫。我的老同学,春江市商贸银行副行长,一个满肚子花花肠子地家伙。”

    沈美菱在后面不由捧腹咯咯娇笑,宋斌则目瞪口呆,没想到她对自己的男朋友竟也如此下手不留情。

    姜枫哑言失笑,帅气地回身对宋斌、沈美菱一拱手,坏笑道:“男人不坏,美女不爱,这可是至理名言哦。”

    宋斌笑呵呵的附和道:“原来如此啊,还是姜兄懂得美女的心理,以后还请多多赐教。”话音刚落,他身子一哆嗦,满脸苦笑。

    姜枫眼尖,瞥见沈美菱的手在他的腿上掐了一把,心中暗笑,为图嘴上一时痛快,这下他可有苦受了。

    沈美菱瞪了姜枫一眼,然后对宋斌笑嗔道:“纯粹是歪理邪说!怎么,你也想学学?”

    宋斌急忙陪笑道:“怎么敢啊,不过是说说而已。”

    姜枫可不想引火烧身,瞥了一眼笑吟吟地苏伊儿,急忙转移话题道:“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不如我请你们去吃夜宵吧。”

    沈美菱娇声笑道:“你远来是客,要请也得我们请你,哪有要你请客的道理。”

    姜枫急忙说道:“上次你可是帮了大忙了,与情与理我也应该有所表示。”

    苏伊儿笑道:“我们原本就准备找你一起去聚聚,呵呵,你们谁也别争了,请客的人早已在酒楼等候了。”故意卖了个关子,没有说是谁。

    沈美菱显然也不知道这个情况,露出诧异地神色。

    姜枫则在心里暗自猜测,会是谁呢?应该是自己熟悉的人,否则苏伊儿不会这么冒然带自己去的,难道是荀梅?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顿时感觉有些不妥,自己和苏伊儿、荀梅三人的关系实在是不适宜在外人面前显露出来,尤其还有个不太熟悉的宋斌,不禁看了苏伊儿一眼。

    苏伊儿眼睛望着前面,嫩白脸

    笑意。

    沈美菱还是问了出来,“是谁啊?弄得那么神神秘秘的。”

    苏伊儿笑道:“你和姜枫都认识的,不熟悉我也不会领你们去。到了不就知道了吗?”

    沈美菱嘟囓了一句,“故作神秘。”明白问了也白问,苏伊儿既然不想说,怎么问也不会说的。

    苏伊儿将车开到了松苑大酒楼门前停下,姜枫越发肯定了请客的那人是荀梅,当年在青干班的时候,荀梅就在这里请过自己,那次的经历可是记忆犹新。

    下了车,苏伊儿率先向酒楼大堂走去,姜枫心里直犯嘀咕跟着走进去,只见苏伊儿直奔电梯,姜枫与宋斌并排而行。

    来到三楼,来到一个单间门前,苏伊儿毫不犹豫的推门行了进去,苏伊儿的母亲和苏曼赫然坐在屋里,姜枫顿时有种做梦的感觉,未来岳母大人不是出差了吗?苏曼是什么时候来的省城?怎么也没提前给自己来个电话?诸多疑问萦绕心里。

    “原来是伯母和小曼姐啊,难怪来的路上伊儿会大卖关子,就是不告诉我们谁在酒店等我们呢。”沈美菱抢前一步。拉着苏晓洁和苏曼的手,亲热地说道。

    苏晓洁笑吟吟的拍了一下沈美菱的小手,眼睛则望向了姜枫。

    沈美菱急忙机灵的让开。

    姜枫上前,礼貌的说道:“伯母回来了,一路劳累,还让您在这里等,让我心里实在不安。”

    苏晓洁莞尔一笑,道:“我出差经过春江市,就过去看看你们,结果听小曼说你来省城了,就把她也带了回来,刚到家,还没有吃饭呢,就让伊儿约你、美菱和小宋大加过来聚聚。”

    苏曼站在姑妈的身边,静静的看了姜枫一眼,微微一笑,然后陪着沈美菱、宋斌坐下。

    苏伊儿则过来和姜枫陪坐在母亲的两侧。

    饭菜很丰盛,不过大家都没有喝白酒,只是喝了点啤酒、红酒。姜枫因为在马处长家已经吃的饱饱的了,陪着喝了点啤酒,主要还是陪着未来的岳母大人聊天。

    饭后,沈美菱和宋斌自己打车回去了,姜枫要过车钥匙,坐到驾驶座上。

    路上,苏晓洁谈起了丈夫即将要易地交流任职的事,说当务之急,再走前要把苏伊儿和姜枫的婚事定下来,其二是准备尽快把苏曼调回省城,这样既方便姊妹俩互相照应,也免得将来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春江。

    姜枫这才明白她把苏曼带回来的原因。

    苏伊儿也介绍了白天姜枫和父亲见面的情况。

    苏晓洁听完非常满意,笑道:“难得你父亲还知道关心一下你的婚姻,这可是不多见啊。”

    苏伊儿、苏曼闻言,不由都笑了起来。姜枫暗道,未来的岳父大人看来平时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难以兼顾家?(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