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23 部分阅读
    安平夏紧接着说道:“我同意安副书记、高书记的意见,反对这次不按正常渠道进行的领导分工调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六个班子成员有三位已经明确表态反对这次不按正常渠道进行地领导分工调整,当事人姜枫虽然没有说话,但他肯定是反对的,超过半数反对。这次会议所宣布地领导分工调整已经属于无效的了。

    温茹坐在一角。悄无声息的将会议上所有人讲的话都一一如实记录下来,不过。她是分两个本子记的。

    刘延平也没宣布会议结束,拂袖而去,贺永琅急忙跟上。

    安副书记望着刘延平的背影,不无惋惜的嘟囔道:“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唉!私欲过重,难逃邪门歪道啊。”脸色沉重的走了出去。

    温茹收拾了一下东西,走到门外站住,似乎在等着剩下地人出来好关门。

    姜枫、高兴国、安平夏互相望望,均没想到安副书记地态度会如此强硬、如此尖锐,对这位老干部的原则性看样要重新认识了。

    姜枫看看安平夏、高兴国,坚定地说道:“我们得跟老书记共同进退,既然已经剑拔弩张,一味退守看来是不行了。”

    安平夏、高兴国闻言,衷心敬服,这才是做大事的胸怀,同时点了下头。高兴国说道:“我一会儿去跟安副书记沟通一下,大家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就看谁能压下谁的气焰吧。”

    姜枫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从容向楼下走去,走廊里先后碰见了计划科科长俞莲、稽核科科长郝长民,两人都对他做了个支持的动作,虽然没用语言表述,但意思不言而喻。

    回到办公室,姜枫靠在老板椅上陷进沉思之中,对立势在难免,不过刘延平的一把手身份始终是个障碍,如果自己做得太过火,必将留下不好地名声,对未来发展那可是致命地。明抢明弹的与刘延平斗,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如何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呢?

    电话铃声打断了姜枫地沉思,看了一眼号码,是温茹办公室的,急忙接起,“你屋里有人吗?”温茹文静的声音柔柔的细细的。

    姜枫知道有事发生,忙说道:“没人。”

    “刘延平刚才打发人把行长办公会会议记录拿去了,再送回来时,记录讨论领导分工调整的那几页被撕去了。”温茹轻笑道。

    他胆怯了,这说明他在省行并没有得到明确的尚方宝剑,姜枫心思急转,希望从中能找到击败刘延平的方法,嘴里则说道:“你赶紧回忆一下,复录下来。”

    “不用了,我当时记了两份。”温茹轻笑中透着一丝得意。

    姜枫不由笑了,轻声道:“做得好,别把那份记录放在办公室了,还是放在家里比较稳妥。”

    虽然对这份记录姜枫还不知道该怎么利用,但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份非常锋利的利器,否则刘延平也用不着冒着被人非议的风险去毁掉它了。

    出乎姜枫的预料,刘延平下午并没有露面,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次日仍然不见他的踪影,而贺永琅则阴沉着脸按时上下班。

    刘延平究竟玩得什么猫腻,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姜枫心里不由浮上了一层阴影,知彼知己,方能百战百胜,现在连对方的去向都不明了,他会玩出什么阴谋就更无处寻觅了。

    马处长的电话让姜枫心中豁然开朗,刘延平出现在了省行,他先后拜访了郭行长、任副行长和顾副行长。据路过郭行长办公室的行里人说,郭行长阴着脸好像对他很是不满,倒是任副行长和顾副行长显得很是重视他的样子。

    她还告诉姜枫春江电视台制作的商贸银行抢劫案破获报告会专题新闻昨晚在省电视台播出了,省行上下今天一片热议,反响非常好。而刘延平掉包的那份材料也不知被谁传出去了,新闻和这份材料里的不同之处,更是引来诸多猜测。估计郭行长可能就是因此对刘延平不满吧。

    到了晚上,马处长又传来了新的消息,任副行长和顾副行长先后找了郭行长,不知谈得什么,晚上郭行长与任副行长、顾副行长、刘延平在一起聚的餐,据说气氛非常融洽,有说有笑的。

    放下电话,姜枫很是纳闷,不知刘延平如何把这事平息下去的,按理说假报材料,篡改事实,这会给新来的省行行长留下极坏的印象,最起码信任度就要大打折扣,如何还会陪他一起吃晚饭呢。

    难道他把假报材料的责任推出去了?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否则他很难自圆其说,取得郭行长的谅解。他会把责任推给谁呢?温茹?应该不会,若把责任推到温茹身上,很容易弄出真假材料调包的事来,刘延平不会这么傻,弄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事来。

    姜枫揉了一下太阳穴,不再思考谁会成为替罪羊的问题。倒是马处长提醒他的,刘延平在省行很可能会活动春江行领导分工的事,新领导刚到任,若任鸣、顾长青若被他说动,很可能会在行长办公会议上被提出来的,若是一旦进入议题,恐怕很容易被通过,这事让他很是头疼,若省行真的下发了组织决定,现在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了,而且将极大地打击大家的士气。

    鞭长莫及啊!姜枫有些无奈的感觉。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79章 最坏打算

    姜枫坐在沙发上陷入苦思之中,省行这个问题不解决,恐怕真的要一败涂地了,成者为王,败者寇,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官场。现在自己已经和刘延平硬碰硬,拒绝交出信贷管理权限。一旦屈从交出,必将颜面扫地,之前辛苦建立起来的威信也将付之东流,人都是最现实的,利益、权力面前,雪中送炭的人未必有几个,但落井下石的人可大有人在。

    而且以刘延平的个性,不乘胜追击才怪呢,跟随自己的这些人恐怕都要跟着受牵连,相信他不荡平自己的势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姜枫不由打了个冷战,省行缺乏一个强势支撑者的缺陷,现在被无限的放大了。

    不行,不能坐在这里听天由命,是时候该到省行去找找路子了。他骨子里那股天生不肯服输的性格顿时显现出来。

    站起身来看看时间已经将近晚上七点,姜枫简单跟温茹交待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叮嘱她一定要与安平夏、高兴国一起稳住阵脚,一切等他从省里回来再说。

    不想让行里的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姜枫没用行里的车,而是打电话给贾路。

    贾路不放心他一个人开夜车去省城,遂也跟了去。

    路上姜枫先给马处长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现在赶往省城的目的和想法。马处长停了一下,说道:“你过来一下也好,就你的问题我已经跟闻游良副行长个别沟通过,你亲自再跟他谈谈,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她说得不够深入,姜枫也不好妄加猜测,只好等见面再详细问她了,“嗯,等我到了省城在联系你。”

    贾路很上路。只是专心致志的开车,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般。

    姜枫接着又给苏伊儿、苏曼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们正往省城赶呢。

    苏伊儿接的电话,闻言非常吃惊,“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晚了还往省城赶?”语气里透着急

    姜枫跟她介绍了一下去省城的目的和想法,并说贾路和自己在一起呢。

    苏伊儿和苏曼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娇声说道:“告诉贾路慢点开,不着急。到了省城,直接到家里来。咱们再从长计议。”

    这回贾路耳朵又好使了,笑嘻嘻的逗道:“疯子,行啊。看来与咱们校花的关系突飞猛进啦。你看人家着急那声音,真是羡慕死个人哦!”怪声怪调的拉着长音。

    姜枫反唇相讥道:“你地李静也不赖啊。用不用我开车,你好跟她甜言蜜语一番啊,说不定人家扫榻以待呢。”

    贾路让他说的心中一动,很干脆地说道:“行啊,你来开。”说着停下车。

    两人换了位置,贾路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结果还真是让姜枫大开了一把眼界,贾路这小子甜言蜜语的功夫还真不是吹的,两人甜腻腻的聊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李静最后一句。“到了省城,别在外面住了。”更是把贾路喜的差点没蹦起来。

    姜枫笑道:“你小子甜言蜜语的功夫还真不是盖的,厉害,厉害啊!”

    贾路美滋滋的掏出一根烟来点上,给姜枫放进嘴里,然后又掏出一根点上,陶醉地吸了一口。呵呵笑道:“那是。以为本少爷是白练的啊。”

    姜枫嘴角露出坏笑,道:“你小子老实交待。祸害了多少少女,才练成了这门绝技?”

    贾路切了一声,笑嘻嘻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你啊,划拉了一堆美女,将来有你受地。”

    两人一路说笑,倒也不寂寞,晚上10点多些进了省城,姜枫将车开到了沈家门前停下,下了车,看贾路直接坐到了驾驶座上,不禁问道:“你小子不进来坐会儿?”

    贾路笑嘻嘻的说道:“还是算了吧,美人儿正等地心急呢。你要用车联系我啊。”开车一溜烟的蹿了。

    苏伊儿、苏曼听见动静,走出门来,望见远去的小轿车,苏伊儿娇声问道:“贾路呢,他干什么去了?”

    姜枫笑道:“他见李静去了,这家伙简直心急如焚,一刻都不想耽搁。”

    苏伊儿、苏曼顿时娇笑起来,左右挽着姜枫的胳膊,向别墅里走去。

    客厅里不见女佣的身影,姜枫顿时放肆起来,左拥右抱将苏曼、苏伊儿搂在怀里,温存了半天,结果弄得苏伊儿玉颊桃飞,美眸含羞带怯,粉唇微启,娇喘吁吁,衣衫半解,骨酥体软。

    苏曼更是不堪了,娇靥如火,媚眼如丝,轻声呻吟,情迷意乱,娇躯软软的瘫在姜枫的怀里,已欲罢不能。

    好在苏伊儿心里还惦记着姜枫的大事,适时地阻止了他进一步地侵袭。

    稍作恢复,三人收拾情怀,开始研究如何解决姜枫面临地窘状。

    苏曼很是赞同先解决省行问题的做法,可是该从谁哪里入手解决呢?这个人非常关键,若是在他那里碰了钉子,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有弄巧成拙之嫌。忽然想起一事来,望向苏伊儿,说道:“伊儿,姑父走前说的那句话你还记得吗?”

    沈京明临行前,看出苏伊儿、苏曼很是为姜枫的处境担忧,曾经说了一句话,“若局面不可收拾时,自会有人为姜枫出头解围的,你们不必过于担

    苏伊儿有些困惑的说道:“当然记得了,可是那人究竟是谁,我们一无所知,无从寻觅啊,谁知他这次会不会出手相助啊,也可能他不了解姜枫的实际处境呢,我想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那样太危险了。”

    姜枫也想不出岳父安排地这人究竟是谁,非常赞同苏伊儿地说法,还是现实一点为好,否则一味等待那位神秘人相助,有可能就错失良机了,说道“马处长说她曾经跟闻游良副行长个别沟通过我的问题,从他身上入手,你们看如何?”

    苏伊儿、苏曼对省行这些领导地情况都不甚了解,难以给出什么具体意见。苏伊儿美眸一转,娇声道:“你等一会儿,我先给伯父去个电话,问问他那里是否已经有所动作了,然后我们再商量。”

    苏伊儿去打电话,苏曼瞅着姜枫温柔说道:“现在我们也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省行有了决定,让你分管储蓄了,那就必须把心态放宽,卧心尝胆也得忍下来,尽量想办法避免损失,该保住的人尽量保住,我想刘延平绝对不敢大面积撤换干部,这个缓冲的时间若是利用好了,未必就一败涂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啊!”

    姜枫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考虑过最坏的情况了,这次除了安平夏、高兴国,我没让其他人公开露面参与,安平夏、高兴国都是班子成员,任免权都在省行,一时之间刘延平也奈何不了他们俩,现在看,温茹、司韶、叶蓓蓓三人弄不好会成为打击的对象,而县区行的杜明、裴妍妍、秦玲一时还波及不着,其他的副手一段时期内应该不在他考虑的范围。”

    苏曼点了点头,笑道:“司韶、叶蓓蓓她们两个以前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心理承受应该没问题,温茹自然更没什么了,从哪里丢掉的,等机会再从哪里找回来呗,这么看情况也没有坏到不可收拾嘛,你说呢?”

    姜枫笑了笑,正要说话。

    苏伊儿走了回来,说道:“上午省里开金融工作会议了,伯父代表省委参加了这个会,他让秘书就你的事去吹风了,郭子平也参加了这个会议,据说还跟别人打听你和伯父是什么关系呢。刚才我跟伯父介绍了你的处境,他说明天一上班他会把郭子平找去谈的。”

    苏曼清丽绝俗的小脸漾出一丝轻松的笑容,柔声道:“以伯父的威望,相信郭子平再强硬,也必须得给他这个面子。不过,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也不能老指望着伯父出头,必须在省行靠上一位能为你说话的靠山,所以你最好还是与马处长再沟通一下,看看闻游良这人到底如何,有没有机会?”

    苏伊儿闪过了一丝明亮的光芒,娇声道:“姐姐所言考虑长远,非常在理,你最好现在就给马处长打个电话,好确定明天的行止。”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80章 闻副行长

    清晨的空气一片清新,受过雨水清洗的绿草,碧油油的,充满一片生机。

    姜枫有些忐忑的望着对面神色严肃的闻游良副行长,虽然以前远远的见过他,但都没有这次近距离感受来的强烈。

    如刀削般坚毅方正的脸,自然透出一股严肃的气息,目光深邃,里面仿佛蕴藏着一股不可预知的力量,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身材并非特别高壮,却散溢出一股军人般的威仪和气势。

    他和岳父的神韵、气质绝对是两种不同的类型,却同样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做为一位省行领导,姜枫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痛快地答应见自己,而且还是一大清早在他的家里见自己,来前,这曾经给了姜枫一种他很随和平易近人的想法。

    马处长介绍过,由于她所处位置的关系,倒是经常与闻副行长接触,但却没有什么私人交往,这个人平时很严肃,工作上更是非常严格,却很少严厉的批评过谁,但大家对他都很敬畏。

    昨天一个工作的机会,她曾经就省电视台播放的专题新闻与他闲聊过几句,谈到姜枫的时候,他深邃的目光曾经闪烁了一下,一丝淡淡的兴味,若不是马处长这种长年从事人事工作、善于捕捉人的细微表情变化的人绝对难以察觉。

    他对姜枫很感兴趣!马处长当时就有这种感觉,感兴趣意味着姜枫身上有他欣赏的东西,所以才会建议姜枫去见见他。说不定会有所收获。

    晚上快11点了给领导打电话,决非是个礼貌的举动,很容易惹人反感,不过姜枫地事情迫在眉睫,马处长只好硬着头皮给他拨了过去。

    接通后,倒是没有听出闻副行长的口气有什么异样,马处长很明显的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委婉的说明了春江市行副行长姜枫想见见他汇报一下思想、工作,问他是否有时间见一下。

    闻副行长的回答很出乎马处长的意外,答应了不意外。马上答应,而且还是早上6点在家里接见,这就让马处长、姜枫大是意外了,当时姜枫的脑海中就闪过这位领导很平易近人的念头。

    姜枫接受了马处长的建议。没有带任何礼物,提前五分钟赶到了闻副行长家里。

    “你有半个小时地时间。”闻副行长神色淡漠地说道,话语非常干脆。

    姜枫组织了一下思维,恭谨而不畏缩的朗声说道:“这次来主要是想跟领导汇报一下金融改革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金融改革是省行给春江市行定下的今年工作重点,也是省行金融发展地一块试验田,以此为展开话题的切入口。想必一定会引起闻副行长的兴趣。

    可惜从闻副行长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变化。

    姜枫没有气馁,要简不繁,条理清晰地把春江市行金融改革的进展情况择要介绍了一下。突出做法、成效和展望。话题一转,谈到了目前金融改革遇到地阻力,“……主要领导不再支持金融改革工作,很可能会导致这次金融改革彻底失败。”他没有主动谈刘延平的什么事,以免给人告状的印象。

    闻副行长冷冷地望着姜枫,沉声问道:“主要领导怎么不支持了?”

    姜枫迅速组织了一下,说道:“香江源储蓄所抢劫破获案最能体现金融改革地成效。对下一步地金融改革有着指导性的意义。可是有些人罔顾事实,虚假上报。事后推卸,极大的混淆和扰乱了视听,对金融改革的方向造成了混乱;金融改革初见成效,有些人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抢着摘桃子,主要领导在班子会上,以省行组织决定为名,强行调整领导分工,我原来分管人事、金融改革、信贷,重新分工后让我分管储蓄,此举不但突兀,而且带有明显的不规范性,受到了班子大部分成员的反对,可是主要领导仍然一意孤行,摆出一副不会善罢甘休地样子。金融改革中途撤换主导地领导,势必导致改革无疾而终。我的汇报完了。”

    闻副行长望着姜枫,深邃地目光忽然变得咄咄逼人,锐利刺人。姜枫的眼睛下意识的想躲避,坚强的心智却支撑着他清澈以对。

    稍现即逝,闻副行长的目光又恢复了深不可测,冷冷的说道:“做为一名副手,辅助、支持一把手的工作是义不容辞的职责,把握好分寸至关重要。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岂能遇到一点挫折就心生退意,这是意志不坚定的表现。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我们党建设的一件重要法宝,也是每一名领导干部都必须时刻坚持的原则。你回去好好思考一下,是不是该反省一下自己的不足之处?”说完,站起身来。

    姜枫明白自己该告辞,至于他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回去后够自己品味一阵子的了,神色从容的站起身来,恭谨的笑笑,说道:“如果领导没有其他指示,那我就回去了。”

    闻副行长陪着他走出书房,冷冷的说道:“不要再在省城里滞留了,回去坚守岗位才是本分。”

    姜枫心绪复杂的离开了闻副行长的家,他最后一句话仍然萦绕在耳,什么意思?是在警告自己吗?看来自己得找个安静的地方,尽快体会出他话里的含意才行。

    开车回到沈宅,苏曼、苏伊儿正焦虑的等着他,姜枫说了句“我需要一个人好好思考一下。”然后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苏曼、苏伊儿面面相觑,无比担心的望着紧闭的书房门,理智而聪明的没有过去打扰他。

    书房里,烟雾缭绕,姜枫在里面已经足足呆了二十多分钟,从烟灰缸里的烟头数量,就可看出他思想的剧烈程度。转了一下椅子,露出他漾着开朗笑容的脸膛,他已经品味出闻副行长话里的内涵了。

    省行领导就是省行领导,确实高明,第一句话里的那句“把握好分寸至关重要”才是重点,副手与一把手公开争斗,无论你有多么正当理由,都会给人留下喧宾夺主的坏印象,而这是官场上的大忌,相信没有哪位领导会喜欢一位喧宾夺主的下级。但也不是说副手就只能任人宰割,把握好分寸才是关键,在合理的范围内与一把手智慧周旋,不但不是毛病,而且还是一种有政治智商的表现。

    而他的第二句话,应该是针对自己主动放弃人事、金融改革管理权限这事来的,虽然挺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春江市行班子会内幕的,但他知道了毕竟是一件好事,说明领导对春江市行的情况是了解的,这有利于省行领导对春江市行发生的事情做出正确判断。

    而他的第三句话里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就更值得玩味了,看样他对自己这番变相告状的举动并不反感,这是一个充满了积极味道的信息啊。

    临行前的那句话,完全是对自己的一片爱护之意,现在省行正处于新旧领导交替的敏感时期,这时候逗留省城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还是干好自己的工作才是最大的本分。

    看见姜枫神色轻松的走出来,苏伊儿、苏曼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来闻副行长家一行对他大有帮助,同时笑吟吟的站起身来,让他在身边坐下。

    姜枫简单介绍了一下闻副行长家一行的经过和体会。苏曼、苏伊儿听了他的分析,很是赞同。

    姜枫爱怜的左右拥住苏曼、苏伊儿,温柔的说道:“这两天让你们跟着担惊受怕了。”

    苏曼、苏伊儿柔情蜜意的左右亲昵地吻了他一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姜枫与二女稍微温存,委婉笑道:“嗯,我准备上午就赶回春江。”

    苏曼、苏伊儿虽然不舍他这么快离开,但还是理智的表示了赞成。

    贾路过来接姜枫的时候,被苏伊儿好一顿玩笑,难得的脸上露红,连声告饶,那滑稽和尴尬的神色,惹得苏曼、苏伊儿娇笑连连。

    路上,姜枫给马处长去了个电话,通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和自己正在离开的情况。

    马处长叮嘱了他几句,并说有情况会随时告诉他的,然后就挂了。

    姜枫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确如闻副行长所言,是该反省一下自己在危局出现后的表现了。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81章 略用惩戒

    姜枫悄无声息的回到春江,下午按时来到办公室,从温茹反馈回来的消息看,自己省城一行目前仍然无人知晓。

    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温茹跟自己说的事来,姜枫溜溜达达的来到行办公室,除了小张和给行长开车的司机不在外,丁宣和办公室的其他成员都在。

    看见姜枫进来,办公室的其他人员都礼貌的起身打着招呼,丁宣心虚的一颤,勉强起身打了个招呼。

    姜枫目光仿佛他不存在一般,一扫而过,走过去温和的招呼其他人坐,然后找了把椅子坐下,闲聊一般关心地问起他们工作和生活。

    丁宣心虚的讪讪坐下,坐在椅子上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闲聊了一会儿,姜枫才转过身来望着丁宣,目光闪烁,透出一丝鄙夷的蔑视,一闪而过,淡淡一笑,问道:“丁主任,小张做什么去了?”

    丁宣接触到姜枫的目光,胆怯的躲闪开,脸微红,他明白姜副行长为什么过来了,这种不在一个级别上的交锋让他感觉很吃力,声音都变了,“啊,他去购买办公用品去了。”

    姜枫神色一肃,目光锐利,声音也沉了下来,“哦,他去给自己购买办公用品了?”

    丁宣头上开始冒汗了,目光躲闪的说道:“不是,是给行里购买办公用品?”办公用品的购买行里安排有专职的总务负责,司机可没有这个责任。

    这次购买的都是一些笨重用品,早已经订好的,丁宣故意欺负小张,让他一个人去搬运。

    姜枫继续追问道:“他开车拉着别人去的?”

    丁宣吭呲说道:“不,不是。他自己去地。”

    姜枫忽然笑了起来,做出恍然的神色,使劲拍了丁宣肩膀一下,亲热笑道:“原来小张还有做总务的能力啊?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我竟然没有发现,这是我的工作失误啊。必须得人尽其用嘛,丁主任。你是一位很好的伯乐啊。看来你使唤起他来也是得心应手,这有利于工作嘛,你放心,我会满足你工作需要的。”不言而喻,他要安排小张做总务了。他是主管人事的副行长,这点小事自然是手到擒来。

    丁宣现在是有口难辨。总不能跟姜枫交待是特意调理小张。只好默不作声,冷汗直冒。

    总务就坐在丁宣身后呢,闻言顿时紧张起来,狠狠地瞪了丁宣背影一眼,心中暗骂,忙站起身来笑道:“姜行长,我是干总务的,我不想离开这个位置。”

    姜枫和气的对他一笑,温和说道:“工作有分工,岗位有需要。个人还是要服从整个工作大局嘛。你身为总务,却坐在这里闲的无事做,工作却被主任安排出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的工作能力还是很有问题啊。”

    小张这时满头大汗的抱着一大包包装物进来,放在地上,呼哧?(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