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81 部分阅读
    喘息稍定,苏曼柔美的白了一眼姜枫,笑吟吟的拉着有些羞涩的苏伊儿上楼说悄悄话去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姜枫笑眯眯的望着二女优美曼妙的背影,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腰身,然后掏出烟来点上。

    旖旎的心情逐渐转移到了工作上,自己去省行已经板上钉钉,未来明河市行行长地接任问题成为他必须马上思考的当务之急。现在没有了闻游良这个支点,以现在省行的形势。想再像之前那般,随心所欲的安排接任人选恐怕是不行了。

    姜枫自然不会轻易就放弃了明河市行这块根据地,其实按照他之前的布局,就有让王福山挑大梁的想法,把与他最不对付的王永林、倔强地谭兴育调出,性情温和的柳直敦出任副书记,配备多名年轻班子成员。而且又多配了一个副行长,这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离开,提前搭建未来班子地框架。

    自己虽然没有跟王福山挑明。但相信以他的聪明应该不难体会出自己如此布局的用意。不过……

    姜枫沉吟了一下,迅速做出决定,掏出手机,打给王福山。“福山啊,你们那里情况如何?”

    王福山爽朗而带着一丝敬意的笑道:“报告领导,进展非常顺利,兼并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估计再有一个星期左右我们就可以回省城了。”

    姜枫温和笑道:“辛苦你们了。嗯。你身边有人吗?”

    王福山忙道:“稍等。”过了一会儿说道:“刚才肖远校在我身边呢。”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我可能要调走了。”

    稍许,王福山笑道:“看样子要恭喜领导了。”

    姜枫没有否认,而是加重语气说道:“目前省行班子即将大幅调整,形势比较复杂,……,这些你心里有数就行了。”

    王福山轻声道:“谢谢领导栽培,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希望这招有效。好啦,就这样吧。”

    时近傍晚,夕阳恋恋不舍的离去,夜色袭来。

    开放式的餐厅里,高脚烛台上***闪耀。柔和的烛光映照着空间。温馨、浪漫。姜枫、苏曼、苏伊儿、蒋依敏围坐钢化玻璃餐桌,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还有两瓶法国红葡萄酒,四人边吃边温馨闲聊着。

    蒋依敏端起高脚酒杯。温柔的望着姜枫、苏伊儿、苏曼,轻柔笑道:“明天就是弟弟和弟妹们大喜了,我在这里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和,幸福美满,早生贵子!到时候多生几个,我也好有个事做哦。”

    一缕红晕瞬时漫上苏伊儿晶莹俏丽地小脸,美眸含晕盈波,羞喜、幸福、甜蜜涌上心头。

    望着苏伊儿娇羞甜蜜的样子,姜枫、苏曼轻笑出声,苏伊儿脸更红了。

    姜枫举杯,望望二女,苏伊儿、苏曼也举起了酒杯,三人同时望着蒋依敏,姜枫说道:“谢谢大姐。”三人互相瞅着甜蜜喝下。

    蒋依敏嫣然一笑,心里充满了温情,也把红酒喝了。

    月亮在窗外缓缓升起,月光下的一切嫣然生香活色。

    在苏曼、蒋依敏的有意营造烘托下,浪漫的情愫蔓延在苏伊儿的心田。

    蒋依敏望着苏伊儿轻柔笑道:“按照习俗,新婚前夜,新郎新娘是不能早睡的哦,一会儿你们先去洗浴,然后我们都到新房热闹一下。”

    苏曼急忙附和赞成,拉着娇羞的苏伊儿离开餐厅,上楼洗浴去了。

    姜枫想到今晚就能与梦寐以求的女孩同床共枕,不禁心情激荡、充满柔情。

    蒋依敏望了一眼呆站傻笑地新郎官,不由微笑,柔声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回房去准备。”

    姜枫这才回过神来,温情而笑,赶紧上楼。

    三楼主卧室里,充满了喜庆的色调,柔和的壁灯早已打开,姜枫脱下外衣挂进壁柜,穿着短裤走进充满了梦幻、想象力的大洗浴间。

    整个空间以紫红色和白色为主调,带出妩媚雅致的氛围,整洁干净之余又带着魅惑。设计手笔精致独到,勾勒出极具女人味地时尚感。

    柔和温馨色调地依芙德伦地垫、细腻环保的法恩莎马桶、线条优雅时尚地科马KOS幻彩多人按摩浴缸、简洁流畅的科马FEN花洒、洗面化妆台、进口橡木浴室柜,整体空间显得有序、宽敞、愉人耳目。

    清凉质地地透明玻璃花瓶配上柔美的粉红色花朵,更是画龙点睛的烘托出整个空间性感而不失优雅的娇媚风情。

    姜枫脱下内裤,来到花洒飞雨下痛快的洗了个淋浴,拿起浴巾擦拭干净,来到外侧的大衣柜前,打开衣柜,只见里面已经挂满了各式男女睡衣,拿出一件睡袍穿在身上,走出洗浴间,来到主卧室靠窗一侧的休闲区坐下。

    这时,蒋依敏端着飘溢着咖啡香味的托盘走了进来,来到休闲区,将咖啡杯逐个放到小圆桌上。

    苏曼穿着一件浅黄色真丝睡衣轻盈地走进来,苏伊儿则穿着一袭淡粉色真丝睡衣,小脸绯红地跟在她后面进来。姜枫的目光顿时被二女所吸引。

    尤其是苏伊儿,这位天之骄女沐浴后,如出水芙蓉般,清丽绝俗,飘然若仙。乌黑秀发盘髻有形,空山灵雨般秀丽的轮廓,古典精致,眉目如画,肤色晶莹,柔美如玉,诱人之极。

    粉颈晶莹如玉,肩肿纤润柔美,胸上裸露的肌肤晶莹白嫩,仿佛能掐出水来,雪白的玉臂如藕节般可爱动人。轻薄而贴身的真丝衣料,若隐若现的勾勒出鬼斧神工般完美的绝世身材,**将衣衫圆润撑起,划出优美的曲线,腰肢柔软纤细,盈盈一握。修长的美腿更显出她匀称的身材比例,雪白如藕的大腿圆润修长,纤细的小腿笔直无瑕。

    在真丝吊带睡衣裙的映衬下浑然一体地显现出山峦起伏、流畅优美的纤柔曲线。身形纤美修长,腰肢挺直,盈盈巧步,风姿优雅至无懈可击的地步,行走间,凹凸**若隐若现,春光撩人,直看得姜枫魂飞魄散。

    苏伊儿不但长得漂亮,身材在诸女中也绝对是独占鳌头。

    苏曼的身材明显丰润了一些,透着一种不同于苏伊儿娇躯的成熟韵味。

    姜枫收回目光,微笑迎接二女的到来。

    苏伊儿初次在男人面前穿得如此香艳,坐在沙发上,**并拢,美眸游弋,显得很不自在。

    为了避免羞跑了她,姜枫的目光更多的放在了咖啡上,边喝咖啡边闲聊着,这时苏伊儿心理上舒服了很多,逐渐得也自然起来聊了一会儿,蒋依敏不着声色的率先悄然离开,之后苏曼很自然得找了个借口,也借机多了。

    苏伊儿正聊到兴头上,也未在意,“……下个月我就可以晋升教授了,这个可是有名额限制的,你想我们学校那么多年轻俊彦,不可能一下都给晋升了,竞争异常激烈,好在这几年我多次参加全国公开课交流,受到专家学者的好评,所以在这次评选的时候占了很多印象分。咦,她们呢?”说完了,才发现主卧室里就剩下自己和姜枫了。

    姜枫不由暗笑,以苏伊儿的聪颖,本不该犯迷糊,呵呵,只缘身在此山中啊。轻松笑道:“大姐下楼休息去了,小曼去取东西,很快就回来了。”

    苏伊儿顿时又感觉不自在起来,尤其看到那超大的豪华大床,更是如坐针毡。

    姜枫微微一笑,很自然的一挪身,贴身坐在苏伊儿的身边,轻轻搂住她,柔声道:“伊儿,还记得大学时我哪次下水救人吗?”

    苏伊儿身体自然的一僵,心跳如兔,喘息加速,心不在焉的机械道:“怎么了?”一前两人亲热多在客厅或室外,在卧室亲热意味着什么,她岂能不知。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448章 圆梦时刻

    看苏伊儿因紧张而迷糊的样子,姜枫没敢再进一步的轻举妄动,搂着她,深情说道:“自从那次醒来看见你焦虑的眼神,你的影子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爱慕之情更是深植心中。可惜我不够勇气,没有在学校的时候向你表白,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朝思暮想,苦苦相思。现在好啦,我们即将步入结婚的殿堂,终于可以一圆多年的梦想。伊儿,你知道我有多么的高兴吗!”甜蜜的话儿说得既诚恳又煽情。

    苏伊儿的宝石般的美眸定格在了姜枫深邃的眼睛上,那里充满了柔情、爱恋和可以期盼的幸福,不知不觉地迷失其中。她的美眸变得如梦似幻,甜蜜而陶醉,娇躯酥软在姜枫温暖的怀抱中。

    美人儿的肢体语言所传递出的内容,让姜枫心怀放开,怀中美女如兰似麝淡淡的体香让他心醉神迷,柔软腻滑的身躯贴在他的怀里,让姜枫那颗不安分的心更是蠢蠢欲动,娇粉水嫩的小脸上丰润鲜红小巧的樱唇一启一阖的喘息,透露出佳人内心紧张的一面,鼻端尽是苏伊儿小嘴喷出的如兰香气,仿似在召唤他一亲芳泽。

    姜枫一低头,俯下嘴唇含住眼前娇艳的花朵,顿时满嘴的甜香,更是将舌头深入小嘴中吮舔挑弄,吸取那甘甜的源汁。

    苏伊儿嘤咛一声,呻吟出声,芳心一醉,迷迷糊糊间娇艳欲滴的樱唇便有了热切地迎合,直觉得心在飘啊。飘,一阵蚀骨醉人的感觉从唇上迅速蔓延到全身,娇躯也开始跟着心轻飘,没有了别的感觉,只剩下小嘴里温热的舌头在无止境的掠夺、制造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自己的小香舌也被霸道地俘虏去,吮吸嘶咬,仿佛已将心儿吸出来一般。

    姜枫一手缓缓而上,轻轻探进吊带睡衣,握住那凝脂圆挺**。滑腻、粉嫩、弹性十足的美妙通过五指传到大脑,兴奋的**又通过大脑传回五指,轻揉慢捻,极尽挑逗之能。

    一缕如泣如诉的娇吟从苏伊儿嘴中溢出。纤细地腰肢美妙地扭动,带动的香臀、**随之摇摆。攻城略地肆虐而温热的手并不满足于小小的占领,继续侵略地步伐,每一寸肌肤被侵袭之后都带来难以言喻的酥痒麻酸,像蚁咬,又像触电,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滋味,既舒畅、又难受。

    那只带点的魔手继续向下侵袭,往常每到此地。苏伊儿都会坚决地予以阻止,让姜枫难越雷池一步。当下苏伊儿娇躯仍然一僵,小手下意识的按住那滞下探的魔手。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姜枫也就知难而退,巩固已有疆土了。这次不同以往,他岂肯半途而废,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娇嫩桃红的俏脸。看着她那烟雨朦胧又带几分羞涩的秀目,在她那微微颤动的樱唇上亲了一下,柔声道:“宝贝儿,别紧张,我会轻柔爱怜你地。”

    甜蜜温柔的话语让苏伊儿的手不由一松。

    下探的手试探的动了一下,感觉一松,瞬间下滑……。从未被人抚摸过的禁地顿告失守。刺激得她不住颤抖喘急。

    姜枫安抚地轻吻着她地樱唇。那只魔手则变本加厉地在下大肆活动着。

    美眸迷离。粉颊潮红。娇躯不耐得扭动着。美人儿已经情动。

    姜枫暂时放弃了攻城略地。双手抱住绵软若无骨地香软娇躯。放在了床上。侧身他也上了床。一边吻着樱唇。一手探入纱衣。轻轻给她褪了下来。一具美丽绝伦地**出现在视野之中。

    姜枫眼睛大亮。简直太美了。完美地仙体差点让他失去了触摸地勇气。什么鬼斧神工。都难述其一。从她地肩膀到胸部。曲线是那么地柔美。酥胸挺翘地立着。那白里透红地肌肤……一切地一切都是那么地完美。

    朦胧地灯光映照下。姜枫由那娇艳欲滴地小脸逐寸地侵袭着绸缎般光滑地肌肤。天鹅般优美地粉颈、小巧坚挺地**、平滑地小腹……柔嫩地少女**承受着从所未有地刺激。雪般地柔肌随着娇喘地急促。逐渐透出淡淡地桃红色。

    苏伊儿怎受得了这般挑逗。忘情地呻吟着。心灵和**彻底地开放。

    姜枫覆盖住那骨肉丰盈的**,犹如躺进一个温柔的天堂,那么地软绵、那么地细腻、那么地……

    点点落红,伴着声声呻吟娇喘,柔和的灯光映照着极度欢愉泛起的动人粉红,一起进入那梦幻的天堂。

    姜枫翻身下马,将迷醉魂旋**中的苏伊儿搂在怀中,闭目甜美的回味着,一手则抚慰延续着心上人**的余韵。

    良久,良久,懒洋洋躺在姜枫怀中的美人从云端轻飘飘的回到了人间,俏丽的睁开美目,秋水美眸中漾着激情的水光春润,柔情似水,情意绵绵的注视着姜枫,渗着春意桃晕、粉嫩温柔的小脸充盈着狂风暴雨后的满足和安宁,焕发着美丽逼人的光芒,慵懒而妩媚,幸福而娇艳,甜美而羞涩,纤纤玉手试探着轻抚肌理均匀、结实健壮的胸膛。

    姜枫也恢复过来,半侧身躯,轻柔环抱着娇柔的美人儿,轻声柔情蜜语,一番,又轻声问道:“那里还疼吗?”

    苏伊儿摇了摇头,旋又含羞点头,红霞立即扩散,连耳根玉颈都烧了起来。

    姜枫忍不住望向那应高则高,应小则小,峰峦起伏的绝世**,粉嫩腻滑的修长**和浑圆美股下隐约可见的片片落红遗痕,立时生出最原始的反应。

    苏伊儿目光刚好看个正着,娇躯如被电击般,一阵酥软,忙颤声腻语道:“你…………,你还是把表姐喊上来吧。”这也是苏伊儿的聪明绝顶之处,破苞之身哪堪再伐,而且早晚都得和其他姐妹陪着姜枫同床共枕,何不借此机会适应一下,毕竟表姐与别人不同,适应起来更容易接受一些。

    姜枫知她此时绝禁受不起第二次的风雨,温柔地吻着她的樱唇,轻啜着她的小舌尖,然后吻她的眼睛和脸蛋,接着是粉颈和**,弄得她浑身抖颤时,才放过了她,微笑道:“今天毕竟是我们俩的初次,以她的体贴,恐未必肯上来。”

    苏伊儿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喘着气道:“你最滑头,还不把手机拿给我。”

    姜枫怜爱的握了一下玉碗倒扣般晶莹润圆的美乳,起身下床,拿过自己的手机,递给苏伊

    苏伊儿待他上床,依偎在他的怀里,才拨通苏曼的手机,娇羞撒娇道:“姐,你不是好人,也帮着那坏蛋欺负我。”

    “呵呵,听妹妹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酣畅淋漓哦。”苏曼柔声笑道。

    苏伊儿娇羞的啐了一声,不依道:“这家伙强壮如牛,我可不管啦,你若再不上来,我就去下面卧室去睡了,省得他没完没了的纠缠。”小脸顿时一片绯红。

    苏曼迟疑了一下,柔声道:“妹,别担心,我这就上去陪你。”

    苏伊儿将手机放在一边,将**的娇躯贴在姜枫的身上,小手无意识的在他的胸膛肌肤上扰着。

    姜枫看她如此动人美态,忍不住伸手又在她酥胸上恣意抚弄一番。

    苏曼轻手轻脚的走进住卧室,望着超大锦床上肢体缠绕在一起的两具**娇躯,小脸不由一阵发烧,轻轻来到床前,姜枫的目光恰好望来,眼神中满是期待和怂恿。

    苏曼微颌秀首,小脸绯红着望向苏伊儿,顿时也被表妹那鬼斧神工完美的**吸引了目光,以女人挑剔的目光审视完,也不得不赞叹,太完美了,简直毫无瑕疵。若说自己的身材与温茹、荀梅各有千秋,难分高下的话,那么苏伊儿则完全超越了她们,属于另一个档次的完美。

    她轻轻上了床,聪颖的选择了苏伊儿的一面,跪着褪下睡衣,然后侧身躺在床上,轻轻的靠向苏伊儿,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苏伊儿粉背滑嫩的肌肤,柔声道:“你这小家伙最是缠人,这种时候也喊我上来。”

    苏伊儿娇躯一颤,然后娇羞而笑,侧过身来,仰躺在姜枫和苏曼之间,露出曼妙起伏、美妙绝伦的正面**,仍然枕在姜枫的胳膊上,侧脸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表姐,腻声撒娇道:“谁让你丢下我,独自跑了呢。”

    淘气而大胆的握了一下苏曼丰盈挺拔的秀乳,然后赶紧缩到姜枫的怀里,轻声娇嗔道:“坏蛋,还不快去欺负表姐,这会儿怎么又傻了。”

    苏曼还从没未被同性抚握过三点禁地呢,一缕异样的感觉划过心头,还未等她娇嗔出声,中间已经换成了姜枫那熟悉的身体,只见他含笑伸出胳膊穿过她的脖颈,温热的手掌覆盖住**,将她揽入怀中。

    那熟悉的情节仍然让苏曼情丝飞荡,动情不已,小手习惯性的伸向了他的身体,结果在那里碰到了另外一只淘气的小手,感觉那只小手要逃缩,手指一勾,拉住那小手,暗示了一下遂放开。那只小手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留在了那里。

    两种手感不同的小手合力抚弄,姜枫瞬间雄风昂扬,抽出胳膊,然后跪坐在二女中间,同时抚摸着两个不同风韵的美妙**,落在苏伊儿身上的以抚慰为主,而落在苏曼身上的则专挑敏感区域,大肆挑逗。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449章 新婚大喜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祥云瑞霭,红霞映耀,晶莹的露珠折射出多姿多采的颜色映衬在碧绿的草地之上,一切都显得清新和充满活力。

    姜枫、苏曼、苏伊儿早早的就起来了,梳洗完毕,来到楼下,蒋依敏早已备好了丰盛的早餐,而且客厅区、茶饮区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糖果瓜子。苏曼、苏伊儿亲昵地向大姐到了辛苦,姜枫则走到别墅门口,向外望去。与干爸一家、岳父母一家早已约好了,大家过来吃早餐。

    目光望向别墅大门,只见一辆豪华小轿车驶了进来,不禁露出笑容,小轿车在楼前停车场停下,贾路陪着干爸干妈下了车,姜枫回身招呼了苏伊儿、苏曼一声,然后推开门迎了出去。

    贾父、贾母脸漾温和笑意,望着神清气爽的干儿子和随后出来的苏伊儿、苏曼,贾母和蔼笑道:“我儿大喜哦。”

    姜枫笑呵呵的称呼了声,“爸、妈,快请进屋。”,苏伊儿、苏曼笑吟吟的招呼着二老进屋。姜枫的目光落到了贾路的身上,只见他打扮得十分体面,西装革履的,倒像个新郎官,嘿嘿笑道:“你打扮得这么整齐干什么?”

    贾路呵呵笑道:“给你当伴郎,总不能丢份子吧。”然后来到苏伊儿的身前,笑嘻嘻的说道:“嫂子大喜,快拿红包哦。”这家伙笑嘻嘻的还真伸出了手。

    苏伊儿一改之前的伶牙俐齿,望着嬉皮笑脸的老同学,“扑哧”娇笑,经过滋润的小脸顿时如鲜花绽放,光彩照人,炫人眼目。柔声笑道:“还能少了你的。臭小子。”她真的准备了红包,掏出来一个递给贾路。

    贾路老实不客气地接过,笑嘻嘻地走了屋。姜枫三人正准备陪着进去,就听见身后又传来汽车喇叭声,回身望去。只见小张开着行里的小轿车载着沈京明夫妇,驶进院中。

    沈京明和爱人脸上漾着喜气下了车,目光不约而同的被女儿脸上那绝世的容光所吸引,两人不由对视一眼,含笑不语,任谁也看得出女儿已被开发,所有的美丽全都绽放出来。

    三家人聚齐,围桌而座,边吃饭。贾父边介绍着一会儿地结婚仪式,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又议论了一下。

    早饭很快吃完,几位女人陪着姜枫、苏伊儿上楼去穿着打扮,留下男士在楼下简单布置一下婚礼现场。

    蒋依敏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新郎、新娘服饰,她和苏曼分工合作,分别服侍着苏伊儿、姜枫穿上新装。随后苏曼也换上一套时尚喜庆的新装,她今天是苏伊儿的伴娘。

    打扮稳妥,蒋依敏随着姜枫来到楼下,剩下的人则留在二楼卧室等候婚礼开始。

    楼下。小张和贾路正摆放着东西,已经接近尾声。蒋依敏喊上小张,将早已备好的红酒、香槟、饮料以及高脚玻璃杯等从厨房搬出,一一摆在外面的桌子上。

    经过简单这一布置,楼下大厅里顿时有了婚礼现场喜庆氛围。不久,苏伊儿伯父一家率先到来,沈副书记望见贾路的父亲,率先伸出手,爽朗笑称。“亲家”。

    观礼嘉宾随后到来,徐明峰、俞任、薛尹和夫人们陪着宁玉媛、桂雨烟第一波到达,一楼大厅里顿时热闹起来,马处长和女儿柳月随后也走了进来。当沈晨夫妇陪着王梦江夫妇走进别墅,在场诸人纷纷侧目。对于这为未来地政坛之星大家自然耳闻能详。但真正接触上的不多。

    当然沈副书记是个例外。对于这位地方上的实力派人物,王梦江自然不会怠慢。走过去以晚辈礼热情招呼。

    沈副书记微笑应答,沈晨随后负起介绍引见之责。把姜枫的干爸、岳父、同学、同事介绍给他。

    柳月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些只能从电视里看到的高官大员们,心里充满了羡慕和欣喜。虽然行长没有大操大办,但到场祝贺的这些响当当的高官们足以抵消了婚礼规模的大小徐明峰当仁不让的担任起了婚礼地司仪,他声音洪亮、语言幽默风趣,妙语如珠,大厅里笑声不断,在喜庆的婚礼进行曲中,姜枫上楼接下一身婚纱礼服的苏伊儿,新娘子一露面顿时吸引了所有目光,太美了!美丽得让人疑惑是否是天界的仙女来到人间。

    整个婚礼中西合璧,简短而隆重,欢声笑语不断,典礼结束后。大家纷纷端起高脚酒杯,三三俩俩的攀谈着。

    姜枫挽着苏伊儿端着高脚酒杯在贾路、苏曼的陪同下,先去敬了岳父岳母,又去敬了干爸干妈。然后来到朋友们中间,王梦江夫妇率先向姜枫表示了祝贺,姜枫委婉的表示出未能相陪得遗憾。随后宁玉媛、桂雨烟笑吟吟的过来,表示贺喜,姜枫表示了歉意,并询问她们何时到的省城。桂雨烟娇声介绍了昨天下午地行程。

    宁玉媛则微笑欣赏着姜枫身边的玉人,那是一张冰雕玉琢的脸,一张鬼斧天工的脸。如同凝脂般的肌肤娇嫩如水,透着淡淡惹人遐思地红晕。彷佛天下间所有清幽潋滟地碧波,都凝聚在那双如梦如幻的眸子中,化作了一股神韵。那充满扬风摆柳般风情地眉梢,那如雪如玉的凝霜肌肤,那樱唇精巧如勾,弯着怎么也让人意想不到弧度。那秀挺绝伦地瑶鼻,彷佛是用天下最美的白玉雕刻而成,高耸出天生的贵气、让人讨好的骄傲。上天彷佛将所有的偏爱都给了她这张脸,都给了她这个人。

    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让人几乎忽略了她曼妙修长的娇躯曲线,娇躯窈玲珑,因玉骨纤细,所以显得不那么丰满,沙衣浮曼,但隐隐中,仍然可以看出内里藏着怎么样的动人绝世**。

    难怪姜枫会……宁玉媛赞羡的目光中不易察觉了流露出一丝失落,不过她隐蔽得很好。

    姜枫挽着苏伊儿穿梭在客人中,接受大家的道贺祝福,与每个人都交流几句,显示出良好的交际能力和细腻的思维。

    八点的飞机,半个小时后,在大家的祝福声中,姜枫挽着苏伊儿在贾路、苏曼的陪同下离开婚礼现场,坐车前往机场,踏上蜜月的旅途。

    姜枫、苏伊儿、苏曼到了香港,直接被温茹、荀梅接到了机场的贵宾室,里面早有公司的人准备好了中国传统的结婚礼服,等候他们换衣。

    姜枫、苏曼、温茹、苏伊儿、荀梅穿着稳妥,鱼贯上了劳斯莱斯豪华加长车,四位新娘子一溜优雅坐在对面,姜枫挨个瞅着,直喜的眉开眼笑,周身都洋溢着欢乐。

    何锦秀笑吟吟的拿着四块红头盖分别给四女盖上头部,四张如花似玉、羞涩欢喜的小脸顿时消失在红头盖中。

    姜枫笑呵呵的摸了下鼻子,轻声对何锦秀道了谢。

    车到浅水湾山上别墅,在新颖别致的联栋大别墅前停下,只闻外面鞭炮齐鸣,想了很长时间才停下,何锦秀打开车门,叮嘱四女先不要动,率先下了车,姜枫随后跟随下车,随即四名喜娘先后上车,搀扶着难辨东西南北的四女下了车。鼓乐声起,夹杂一个男人浑和的声音,高声唱礼。

    “吉地上起,福地上行,喜地上来,寿地上住,请新人举步,步步登云。

    姜枫被人轻推,进了客厅,只见客厅大堂中布置的喜气洋洋,只见满屋子里香气氤氲,地上铺着红地毯,对面墙上悬挂着一个大大的红喜字,堂中放着两把椅子,外公、妈妈和姨妈一家站于东侧,含笑望来,身后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几名女佣,西侧距离椅子不远,站着一位身穿一袭长袍的男子,刚才高声唱礼的就是他,他身后则站着家里的主管和几名佣人。

    侧身望去,只见四位新娘子也已进来,喜娘扶着分左右站在自己的两侧。

    ?(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