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83 部分阅读
    鲍炳这次抢先发言,老话重提大力举荐昨天推荐的人选林轩,其他人不甘示弱,纷纷坚持自己举荐过地人选,姜枫则拿着笔在本上乱画着,一言不发。《+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李炳民瞅了姜枫一眼,这次没有点他的名,沉声道:“既然大家举荐了四名人选,我看也不需要逐个评价了,就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逐个表决。首先先表决林轩,同意他担任明河市行行长的请举手。”

    结果除了鲍炳自己举手外,再没人举手了,1票同意,等于被否决了。

    李炳民干脆也没再提出反对的表决,直接进行下一个人选地表决,顾长青提名的刘玉敬,经过表决仍然是1票同意,后面的两个人不出意外的也都是1票同意,也就是说除了推荐人举手外没人举手。

    李炳民马上说道:“四名候选对象均未超过半数,看来都难以服众啊。姜副行长,你们明河市行就没有合适的人选吗?”

    姜枫就等他这句话呢,抬起头来,神色肃然的说道:“合适的人选自然是有啊,只是这两人并为瑜亮,令人一时难以取舍。这两位都是我们明河市行的老资格、老领导了,一位是副书记柳直敦同志,另一位则是副行长王福山同志,对这两位同志,各位同仁想必都不陌生吧,论能力、论业绩、论威望绝对都是合适地人选,他们俩无论是谁担任明河市行行长,我想都会挑起大梁,继续推动整个市行地发展。嗯,相对而言,我还是比较看好……,算了。李行长,我建议还是交付大家举手表决吧。”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

    王福山从临省回来以后,流露出诸多对姜枫不满地情绪,这事大多数班子成员都曾有耳闻,所以对姜枫的未尽之言均有所猜测,那就是他更倾向于推荐柳直敦,而王福山不过是个幌子而已。鲍炳与顾长青对视了一眼,彼此顿时明了了对方地意思。那就是宁可同意一个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也不能遂了姜枫的心愿,这就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心态。

    戚副行长和总稽核肖媛则是一种攀比的心态,大家举荐的人都得1票,这无所谓,如果姜枫举荐的人多数票通过了,岂不显得自己没面子。

    李炳民淡淡的说道:“也好,那就依照前例举手表决通过,同意王福山同志担任明河市行行长的请举手。”

    姜枫故意低下了头,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他的实际态度。他反对的,那就赞成没错啦,除了李炳民、姜枫外,其他四位班子成员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

    李炳民环视了一眼,不紧不慢的也举起了手,这时大家都带着有些幸灾乐祸的目光望向了姜枫。

    姜枫仿佛迫于压力般,也举起了手,不过一直没有抬头。

    全票通过,王福山就任明河市行行长一事基本已经定坨了,其中四位班子成员心中暗乐,不过也有些遗憾,这样一来,姜枫心中的人选就难以拿出来晾晾了,也让他免了得1票的尴尬。

    李炳民清了一下嗓子,说道:“王福山全票通过。不过,为了公平起见,仍然要对柳直敦同志进行举手表决,这是对同志负责任嘛。下面同意柳直敦同志担任明河市行行长的、请举手。”

    姜枫仍然没有抬头,不紧不慢的举起了手,其实他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自己一人在举手。

    果然听见李炳民宣布道:“1票同意。经过我们对六名候选人的举手表决,只有王福山同志全票通过,这是众望所归啊。人选既然定下来了,马上进入考察程序,我看就由姜枫同志负责带队吧,毕竟那里的情况你比较熟悉,由马处长和人事教育处的同志具体负责,散会你们就出发,考察结束,我们下午就召开班子会研究任命。散会吧。”

    李行长竟然让姜枫带队前去考察王福山,其余四位班子成员不由暗乐,这下可又热闹看了,他们才不管王福山是否被姜枫黑了呢,最好是黑了,大战一场才好看呢。

    姜枫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小会议室,马处长快行几步追上他。姜枫对她说道:“小张开车在下面等着呢,不用再请车了。”

    马处长点了一下头,赶紧回处里,安排人员跟随。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453章 如愿以偿

    姜枫坐在车里,望见马处长带着王晓玲从大楼出来,不禁笑了,到底是老人事干部,反应敏锐,心思细腻,考虑周全,都是自己人,也不用刻意回避什么了。

    王晓玲上车,亲近中透着一丝拘谨,招呼道:“姜行长。”

    姜枫侧身,笑着点了一下头。

    路上姜枫打电话给王福山,让他通知班子成员,说自己和省行人事教育处马处长已在去银行的路上了,让他通知班子成员不要离开,一会儿开会。

    车到明河市行,市行班子成员们早已等在了门口,看见姜枫下车不约而同的鼓掌欢迎。

    姜枫不由笑了,风趣道:“不用这么夸张吧,弄得我好像新媳妇回门似的。”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气氛非常轻松。

    坐电梯来到楼上,来到行长室。柳月早已把门打开,收拾的干干净净。姜枫率先走进去,在老板椅上坐下,环视一眼屋内,颇有些恋恋不舍。

    大家纷纷在沙发上落座,叶蓓蓓甜甜一笑,娇声道:“老领导若舍不得离开,以后可以经常回来哦。”

    其他人纷纷附和。

    姜枫爽朗笑道:“若走的频了,别的市行该有意见了。好啦,不说这些了。这次回来主要是考察福山同志,在座的没有外人,有些话不怕说,大家不要对福山最近一段时间的作派有什么想法,是我吩咐他那么做的,原因嘛,我想就不必说了吧,呵呵,小小的迂回了一下。一会儿福山留下,其他同志先回办公室等着,考察组跟福山谈完话,马上召开市行的班子会。按着回避的原则,考察的接待工作由叶蓓蓓负责吧。”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旋即恍然大悟。不由都乐了。这也行啊!纷纷带笑离开。老领导还真是诡计多端哦。

    待众人都走了。行长室里只剩下了姜枫、马处长、王晓玲、王福山四人。王福山诉苦道:“领导。你可不知道。这些天我都不敢看他们地眼睛啦。”众人眼里地鄙夷、蔑视。仍然让他不寒而栗。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吃地苦中苦。方能人上人嘛。如今苦尽甘来。经过省行领导班子一致通过。将你列为明河市行行长地唯一考察对象。今天由我带队。马处长具体负责。对你进行考察。马处长。剩下地还是有你唱主角吧。我去各科室转转。以后恐怕难有这样地机会了。”将具体地考察工作交给了马处长。他悠闲地离开了行长室。

    路过柳月地门口。只见小丫头正瞪着眼往外看呢。看见他。眼睛一亮。站起身来。轻声道:“行长。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姜枫微微一笑。走了进去。来到柳月地办公桌前。温和说道:“什么事?说吧。”

    柳月美目闪过一丝喜悦。轻声道:“你走了。我不想再给别人当秘书了。你帮我安排一下好吗?”

    姜枫不由莞尔。轻声笑道:“孩子气的想法,给谁当秘书还不一样。不过。去业务科室锻炼一下也好,等我跟王福山说说。你先去信贷科锻炼一下吧。”

    柳月欢喜的站起身来,在姜枫的脸上亲了一下,娇声笑道:“还是你最疼我,谢谢你啦。”

    对于柳月地美国做派,姜枫大敢吃不消,脸一红,瞪了她一眼,在小丫头的咯咯笑声中,狼狈离开。

    稳定了一下情绪,走进柳直敦的办公室。

    柳直敦见他进来,笑着站起身来,说道:“恭喜行长高升省行啊。”

    姜枫笑道:“没有你们的支持,哪来我的进步啊。”随意的在沙发上坐下。

    柳直敦过来陪着坐下,掏出烟来,递给姜枫一支,为他点上,自己也点上一支,笑道:“跟着领导干活舒心,还真舍不得你走呢。”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这次省行形势复杂,福山的事我不得不用上了点计谋,为了逼真,没有提前告诉你们,可是有些对不起你们啊。”

    柳直敦理解的点了点头,笑道:“嗯,省行这阵子确实是邪气横行,形势混乱,这乱中地迂回策略,正好对症下药,还是领导技高一筹啊。”

    姜枫笑道:“你得提醒一下他们几个,这话我们自己笑谈一下就得了,万不可流露出去,否则以后福山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柳直敦点了下头,微笑道:“也难为了福山,这些日子没少挨我们的白眼。”

    姜枫眼里闪过一丝深邃的光芒,淡淡一笑,道:“有此一场磨练,对他未必是一件坏事。不过,以后大家还需精诚团结,共同做好工作。”

    柳直敦温和一笑,说道:“请领导放心,我们会全力支持他工作地,总不能毁了你好不容易打下的根基吧。”

    姜枫满意的点了下头,起身笑道:“有你坐镇,他们几个年轻的打前锋,我相信明河市行不会乱的,行啦,我再到处溜达溜达。”说着悠闲的走出柳直敦的办公室。

    柳直敦送他到门口,目光透着一丝温馨,望着他挺拔的背影。

    姜枫步行来到楼下,走进叶蓓蓓的办公室。

    叶蓓蓓见他进来,露出两个可爱地小酒涡,轻盈站起身来,娇声笑道:“恭喜领导高升哦。”

    姜枫微微一笑,也不跟她客套,温和说道:“福山这次若是顺利就任行长,你就是主管信贷地副行长了,行里的二把手,担子不轻啊,不过这更锻炼人啊,你要抓住这个机遇更好地锻炼自己,以便将来承担更重要的任务,万不可懈怠了。”说着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谆谆叮嘱,透着无限地期望。叶蓓蓓心中一暖,轻声道:“请领导放心,我一定会全力适应新的角色,努力做好助手工作,全面锻炼自己的能力,不辜负你的期望。”

    姜枫又先后去了萧静、秦玲、成有亮的办公室,分别勉励了几句,然后又到几个业务科室坐了坐。

    马处长那面对王福山的考察工作进展得也非常顺利,时近中午,整个考察工作全部结束,结果非常理想。

    为免夜长梦多,姜枫做主谢绝了老部下们的留餐,赶在下班前回到了省行,立刻跟李炳民做了汇报。

    李炳民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作风,马上召开行长办公会,专题研究任命明河市行行长。当马处长汇报完王福山的整个考察结果,大家的目光不由得都望向了姜枫,有敬佩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姜枫的神色很平静,平静得让人难以看出他的心情。

    按程序,李炳民主持了对王福山就任明河市行行长的表决,再次全票通过。随后又研究了对叶蓓蓓工作分工的调整,因为无关大局,大家都未在这件事上作梗,顺利通过。

    姜枫暗自松了口气,这块根据地总算是保住了。中午邀请马处长、王晓玲、小张吃了顿便饭,然后马处长和王晓玲赶紧回去起草打印任免文件。

    下午一上班,姜枫带队再次来到明河市行,组织召开了全行大会,宣布了对王福山的任命和叶蓓蓓分工的调整。

    然后就是姜枫和王福山交接工作,等一切都忙完了。王福山望着姜枫,笑道:“大家一致的想法,晚上一定要跟领导聚聚,这次领导不能拒绝了。”

    姜枫不由笑了,说道:“你们啊,我又不是去很远的地方了,虽然工作岗位变了,但还都在这个城市里嘛。好吧,不去,恐怕你们也不会甘休。”

    王福山笑道:“谢领导给我这个面子。”

    姜枫理解的一笑,说道:“没那么严重吧,呵呵。福山啊,你上任后,还得注重对后备干部的培养啊,以后我们用人的地方很多,如果现在不下力气培养后备人才,等将来想用人时,可就两手空空了。

    尤其是几位年轻的科长、副科长,可以考虑让他们轮岗交流锻炼一下,争取让他们能全面掌握各种业务知识、岗位技能和独当一面的综合管理能力,可以派他们下基层当当基层行的行长嘛,信贷、储蓄也要会嘛,比如柳月同志,我看可以先放到信贷科、储蓄科领导岗位锻炼一下嘛。”

    王福山反应够快,马上说道:“请领导放心,我会把明河市行经营成您的后备人才基地,随时为你提供人才支持。柳月的事我会马上办的,先去信贷科任副科长锻炼一下,待时机成熟再到储蓄科科长的位置上锻炼一下,对后备人才进行持续培养。”

    晚宴按时举行,明河市行班子成员全部到场,王福山举杯道:“今晚我们团聚一堂,既是祝贺老领导高升省行副行长,也是欢送老领导到省行领导岗位,同时,感谢马处长、小王今天的辛劳。大家都要尽情的畅谈交流感情,更要开怀畅饮,来,这第一杯酒,我们共同敬老领导,祝贺他升任省行副行长。”

    大家轰然叫好,纷纷举杯望着姜枫。

    姜枫微笑,说道:“谢谢大家的这份心意。”举杯一口干了。

    结果整个晚宴,姜枫成了大家敬酒的对象,每个人都饱含感情的说上一些暖心的话,然后轮流向他敬酒。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454章 领导冲突

    有了李行长的吩咐,省行办公室主任办起事来倒是非常麻利,不但将姜枫办公室里外屋的所有设施都重新购置了新的,而且安排人将里外屋收拾得窗明几净,焕然一新。

    姜枫开始正常到省行办公大楼上班,储蓄处主持工作的副处长罗毕第一时间就过来向他汇报工作了。

    罗毕是姜枫省行青干班的同学,两人一直有联系,姜枫来明河市行上任的时候,罗比还专门请过他,两人关系非常近面。

    如今虽然地位不同了,姜枫看见他进来,仍然一如既往的笑道:“罗大哥,快请坐。”温和中透着亲近。

    罗毕马上笑道:“在行里如此称呼可不敢当了,毕竟上下有别,弄混绕了,恐怕不妥。”话说得很理智,眼中则透着温馨的笑意。

    他能这么理智,姜枫自然非常欣赏,笑着点了下头,待他在沙发上坐下,给他扔过去一盒烟,轻声道:“也好,那就私下称呼。”

    罗毕微微一笑,拿出一支烟点上,然后有条不紊的开始汇报,显然事先做了充分准备,汇报非常全面、详细,条理清晰,数据详实,即由于同期的对比,也有全年任务完成的百分比,有经验,也有对存在问题的准确分析。

    姜枫非常重视,打开笔记本边记边听,不时的也会打断,详细询问一下,听完汇报,他合上笔记本,舒服得往高背转椅上一躺,赞许的笑道:“有你在储蓄处独当一面,我可以放心得轻松一下了。”话里透着无比的信任和高度的赞赏。

    罗毕谦虚的笑道:“在您的领导下,我们对全年工作任务指标的完成更有信心了。”

    他能及时转换自己的位置,让姜枫更加放心了。惬意地一笑。然后又询问了处里地人员配置情况。

    罗毕详细介绍了一遍,并含蓄的透露出这个周末想请姜枫吃顿饭,借此让他跟全处的同志认识一下。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行。这个周末我听从你地安排。”

    他说地风趣。罗毕不由笑了。

    姜枫除了分管储蓄处外。还分管着外汇业务处和委托代理业务管理处。关系不同。那两个处地处长就没有罗毕这么主动了。

    不过。姜枫并没有急于去联系那两个处地工作。过了两天。那两位处长就坐不住了。分管领导不闻不问。显然是有想法了。急忙先后带着汇报去向姜枫报到了。

    出乎他们意外。姜副行长神色温和。并没有流露出不满地神色。听完汇报。姜枫很内行地指出。需要分管领导审批地事项。一定要由他审阅地亲笔签字。需要行班子集体讨论地事项。要事先准备好齐全地材料。交他过目签字后。方能提交行长办公会议讨论。一下子就把两个处地几项热门审批事项地审批权限收了上来。两位处长顿时傻眼了。

    随后。姜枫又赶在储蓄处请客之前。宴请了三个处地负责人。宴会上他显得非常平易近人、谈笑风生。很容易让人接近。并强调这次聚会只联络感情。不谈工作。

    他这种又管又拉的做法很管用,很快就在分管的三个处里树立起绝对地权威。

    早上姜枫刚在老板椅上坐下,马处长就来电话通知他,8:30在小会议召开行长办公会。研究明河钢铁公司贷款事宜。

    姜枫放下电话沉吟了一下。昨天他听司韶提过这笔贷款的情况,明河钢铁公司是省里的老大难企业。企业设备陈旧,产品质量粗糙。根本没有什么市场,导致产品积压,外债累累,就像个无底洞似的,没有银行不躲着它。任副行长在任主管信贷的时候,凭着老资格硬是顶着省里的巨大压力,使商贸银行少受了很多损失。

    这次省里下了大决心要彻底解决钢铁公司地老大难问题,决定进行技改,更新设备,重新启动生产,年初就召开了几次金融系统联席会议,落实贷款指标,其他几家银行都有巨额贷款扔在了明钢,如何还敢贷给它啊,省领导几次出面协调,就是没有银行愿意接手,闻游良在位的时候更是深知其中的利害,也是硬顶着不接,最后变通着接了化工集团的兼并贷款,算是给了省里一个交待。

    也不知戚副行长是怎么想的,竟然在没有征求李行长意见的情况下,在昨天的省政府金融系统联系会议上擅自作主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李炳民事后得知,虽有所不满,但因还不知这其中的利害,倒也没有什么过激地反应。

    姜枫苦笑了一下,明河钢铁公司早已资不抵债,早该破产了。这样地企业贷款给它,等于睁着眼往火坑里扔钱,疯子才会干的。

    这个戚容山,简直是被功利蒙心了。趁着新领导上位,他忽然强硬起来,无非是想借机树立起自己地权威。但也不是这么个树法啊,这等于拉着整个银行做陪葬。

    姜枫有些心绪复杂的走出办公室,慢慢得向小会议室走去。

    8:30,包括姜枫在内地五位副行级领导分别落座之后,一把手李炳民行长阴沉着脸走进会议室,瞅了戚容山一眼,径直走到正中间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清了一下嗓子,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第一副行长戚容山,说道:“容山,你可以主持开会了。”

    戚容山对一把手的冷眼仿佛没什么感觉,笑呵呵说道:“那好,现在开始开会。”

    会场里顿时一片寂静,戚容山开始主持会议,信贷处刘延平处长汇报了昨天参加省政府金融系统联席会议的情况,他还是替戚容山开脱了一下,着重强调了省长、主管金融的副省长硬性强派的因素。

    他是很不赞成接手这笔贷款,不过昨天代表行里参加会议的第一副行长戚容山排着胸脯子应承,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刘延平的汇报结束后,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其他班子成员都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20个亿。就这么白扔了,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沉默了一会,戚容山首先发话了,他望着对面的顾长青,说道:“长青行长有什么意见?”

    顾长青恭敬地望着李炳民行长,说道:“李行长是我们地班长,还是听听他地意见吧。”他很狡猾,一下就把这个难题推到了一把手的身上。

    通过这一场面,姜枫复杂的心绪很快平稳下来。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轻易表示自己的意见为妥,静观其变吧。

    李炳民皱了一下眉头,沉稳的说道:“我刚上任,对情况还不熟,我看还是先让刘延平处长全面介绍一下明河钢铁公司的情况吧。”

    刘延平露出为难的神色,钢铁公司的情况自然都装在他心里头呢,而且在座的可能除了李行长外,没有不知道钢铁公司情况地。不过他还是迅速做出了决定。这种事情上,他是宁肯得罪戚容山,也不想把自己扔进去。打开笔记本一五一十的介绍着钢铁公司的全面情况。

    即使已经知道了钢铁公司情况的班子成员们也都听得触目惊心,心惊肉跳,就更不用说初次得闻钢铁公司情况的李炳民行长了,他就像坐在了火山上一般。身躯不停的扭动着,眼里已经开始往外喷火了,目标自然是戚容山。

    而其他人都像是睡着了一样低着头,不言不语,想必大家心里都清楚,没必要跟着趟这趟浑水。

    李炳民行长稳定了一下情绪,眼睛盯着戚容山沉声问道:“戚副行长,难道你事前不清楚钢铁公司的情况吗?”

    戚容山听完钢铁公司的情况顿时代在那里,使前他还真得不清楚钢铁公司是这么种情况。否则打死他他也不会接手这烫死人的毒药了。现在他还真不敢说他知道了。明知道钢铁公司这种情况还敢接手,若不说出充分地理由来。这件事的性质可就变了。脸绯红,说道:“我也没想到钢铁公司会是这么种情况。省长、主管金融的副省长一起上阵非要我接下来,我也没有办法啊。”

    李炳民行长闻言,气得都哆嗦了,良久才稳定下来,沉声道:“不了解情况你就敢应承贷款事宜,这么大的事不请示不汇报,擅自作主,你这副行长是怎么当的。”话已经说得很重了。

    戚容山忽然强硬了起来,顶撞道:“我承认当时与刘延平处长沟通不够,可是那时我们并没有坐在一起啊,想沟通也沟通不了。自于擅自作主,这你说不着我,参加会议前是你说得让我便宜行事,也就是说你已经授权给我了,我自然可以表态。”

    小会议室里顿时充满了火药味,其他班子成员把头低得更低了,参与一二把手的矛盾冲突,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是避免惹祸上身地好。

    李炳民忽然冷静了下来,瞬间想到了应对之策,马上接管了会议主持,沉声道:“现在我们就钢铁公司贷款一事进行举手表决,同意这笔贷款的请举手。”说完环视着整个小会议室。

    举手表决时要记录在案的,结果无一人举手,戚容山也不是傻子,虽然是自己应承的,但那也不能在这时候举手,把自己装进去。

    李炳民冷冷的瞅了戚容山一眼,沉声道:“不同意这笔贷款的请举手。”

    低头似睡的人立刻都挺直了腰板,第一时间举起了自己的手,戚容山迟疑了一下,还是抢在李炳民公布之前举起了自己的手,全体班子成员都不同意!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455章 见缝插针

    李炳民瞅了戚容山一眼,沉声说道:“6票不同意,省钢铁公司贷款一事被一致否决,请容山同志通知省zf为免省zf进一步施压,此事将立即报告总行。散会。”

    姜枫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随着大流走出令人压抑的小会议室。心里则对李炳民的手法心悸不已,果断,无情。看看戚容山灰头灰脸的样子,还真有点可怜他。

    回到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上,开始思考这件事将会带来的各种连锁反应,想好了自己的应对之策,遂放下了这件事。现在自己立足未稳,省行的形势又非常复杂,实在不宜显露锋芒,对这件事他还是决定保持低调。

    省钢铁公司贷款一事,最后不了了之,不过后续的连锁反应也一一显现出来。省zf领导对戚容山出尔反尔恼怒异常,对行长李炳民自然也没什么好印象,省商贸银行涉及地方上的事也开始变得不顺利起来。

    省行内部,形势也变得越发复杂,戚容山这次弄得里外不是人,对李炳民自然一肚子的想法,两人的关系变得很是僵硬。顾长青、鲍炳开始活跃起来,一面倒的支持李炳民,打压戚容山。总稽核肖媛则态度暧昧,周旋于几人之间,很有点中间派的味道。

    班子成员们都在一个楼层办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姜枫无论见到哪位班子成员,都淡淡地招呼一声,既不热情也不冷淡,显得低调而平和。不过眼里的深邃莫测和偶尔闪过的一丝精芒,则给人一种沉静而凛然的意味,让人感觉不易亲近。

    如此形态,却让他在混乱的局势中保持了一种均衡的态势,就连一心想找碴排挤他的顾长青、鲍炳也有种无从下手的无奈感。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马处长家。马处长母女正往饭桌上摆着饭菜。可?(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