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2 部分阅读
    一声娇啼,落红点点,从没有过的畅美和欢快淋漓的感觉就此吞噬了一对初男处女,蓬勃的春**火燃烧着两具年轻充满活力的身躯,使他们很快迷失在陌生而极度快乐的快感旋涡里。《+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雪停了,冬日的阳光透过薄纱,温暖洒向香艳的大床。

    姜枫半躺凝视着娇弱甜睡的少女,胸中油然升起一股浓烈的一定要保护好她、爱护好她的责任感,和挺起一个家庭的雄心。

    这可能就是男孩和男人的区别吧,责任感和雄心逐渐沉淀在他的内心深处,为初遭破体的爱人掖了掖被角,姜枫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唯恐惊醒了她,拿着睡袍,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进卫生间清洗了一遍身体,穿上睡袍又进了厨房。

    不久,苏曼缓缓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向身边一摸,摸了个空,不禁一愣,轻轻坐起身来,身体有些不适的痛楚,不由低头看去。

    “你怎么起来了,多睡一会儿啊。”浑圆好听而温柔的声音传来。

    苏曼娇嗔地望着他,楚楚可怜地说道:“你这家伙像牛似的,弄得人家现在还疼呢。”

    姜枫和风煦暖地笑着走了过去,温柔地抱着她,柔声说道:“不舒服就别起来了,好好躺着,一会儿我把饭端来,在床上吃就是。”

    苏曼嫣然一笑,柔弱地靠在他的怀里,撒娇地腻声道:“人家身上黏糊糊的,特难受,你先抱人家去洗个澡,回来再吃饭嘛。”

    姜枫轻柔地抱起她**的**,笑道:“好的,这就抱你去洗个澡。”苏曼伸出粉臂揽住他的脖子。姜枫毫不费力地抱着她进了卫生间,香艳无比地给她清洗了一遍,擦拭干爽,然后又把她抱回卧室。

    苏曼秀眉微蹙地望了一眼床单上点点落红和斑斑痕迹,小脸羞红,娇声道:“衣柜里有新床单。”

    姜枫抱着苏曼随手扯下床上的床单,然后从衣柜里拿出新床单简单铺上,这才把苏曼放在床上,苏曼笑吟吟地拿起睡袍穿在身上,靠着锦被坐着。

    姜枫出去把煨热的八宝粥端了上来,服侍着苏曼吃下。

    苏曼吃得非常香甜,足足吃了两碗才作罢,然后脸上洋溢着幸福、满足的光晕,深情地望着姜枫吃饭。

    今天周日,两人都不用去上班,姜枫将碗筷收拾下去,上床悠闲地搂着苏曼,关心地问道:“那地方还疼吗?用不用上点药?”

    苏曼娇羞地打了他一粉拳,忍俊不住地娇笑着,数落他道:“女孩初次都这样的,没听说谁上药的,也就你这大笨牛会想出这么一招来,笑死人了,咯咯。”

    姜枫摸了下鼻子,笑道:“不知者不罪,呵呵,我这不是不懂嘛。”

    苏曼随口笑道:“下次不就懂了吗?”

    姜枫笑着望着她,玩笑道:“哇,你还能再长出那个膜啊,那得多受多少遍罪呀?”

    苏曼看了他一眼,柔声笑道:“你这家伙,又在故意逗人家开心。”

    姜枫笑笑,轻轻摸着她的酥乳,淡淡地说道:“有了你,我已经知足了。”

    苏曼伸手按住他作怪的手,柔声道:“别挑逗我,我今天是不敢再做了。”

    姜枫笑道:“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哦。”拿出手,搂着她。

    苏曼眼光闪烁着调皮的光芒,笑道:“谁像你,冒冒失失地闯进卫生间,从此就像耗子见了猫似的,见了人家就躲,吓得要死。”

    姜枫诧异地望着她,脱口道:“什么?!你那天看清楚是我啦?”

    苏曼闪过一丝甜蜜的羞涩,笑吟吟地说道:“人家那天蹲在卫生间里,你猛然乱闯进去,那尴尬的场面,任谁也不会轻易忘记的,也就你这大笨牛会以为别人慌张羞涩中就不会看人了。没看你那天慌乱掉裤子的傻样,要多笑人有多笑人,人家又怎会没看清你呢。”

    姜枫冤屈地说道:“什么乱闯,那是男厕所啊,我的大行长。”

    苏曼露出惊讶的神色,张口结舌道:“什么?!那是男厕所?”

    姜枫奇怪地望着她,说道:“当然是男厕所了,难道你一直不知道?”

    苏曼顿时有些后怕,尴尬笑道:“从那次以后,我再没进过那卫生间,还一直以为是女厕所呢。呵呵,幸亏以后再没有去过,否则弄不好,这丑可丢大了。”

    姜枫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问道:“你来行里后没问过别人?”

    苏曼笑道:“那时刚调来时间不长,都不认识,我问谁去啊?幸亏那次你闯了进去,我再不好意思进那卫生间了,看来你还是我的福星呢。”

    姜枫哑言失笑,暗道,幸亏是自己看见了,否则这亏岂不是吃大了。

    苏曼瞪了姜枫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瞎想什么,若不是你看见了人家的身体,鬼才会注意你、逐渐喜欢上你呢。呵呵,说不定,换个人看见,还没你什么事了呢。”

    姜枫讪讪一笑,摸摸她,说道:“你都说我是你的福星了嘛,呵呵,看来厕所里撞见女上司,也是一件不错的、幸福的美事啊。”

    苏曼温柔地对姜枫一笑,腻声道:“别瞎说,哪有那美事。主要是你人长得帅,素质高,气质好,有男人魅力,人家才会被你吸引,才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你。”

    被心上人夸赞,姜枫也不由地挺直了身体,露出神气的神态。

    苏曼侧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涌动浓烈的爱恋,柔声说道:“今天没什么事,你也躺着睡一会儿吧。”

    让她这么一说,姜峰忽然想起答应司韶、叶蓓蓓今晚请客吃饭的事来,苦笑着把前因后果跟苏曼说了一遍。

    苏曼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沉吟了一下,美目闪出一丝睿智,说道:“你这么处理恐怕不妥啊。女人善妒,怀春少女在这方面尤甚,尤其这两位,听你介绍就知道属于那类心高气傲、娇蛮善争的少女,你把这么两位少女弄到一起,恐怕不但不会抵消她们对你的想法,反而会增添她们争风吃醋、一争高低的决心,到那时恐怕就再无回旋余地了。”

    临事急谋,姜枫还未来得及仔细考虑,现在听苏曼一分析,马上感觉到自己确实欠缺周密考虑。若苏曼不是副行长就好了,只要两人关系一公开,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或许根本不会出现现在的麻烦!他也明白两人的关系目前还不宜公开,公开后百害而无一利。问题来了终究是要解决的,他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苏曼瞅瞅他,莞尔一笑,悠然说道:“何必苦思,你为什么不找温茹商量一下,或许会有解决的办法哦。”

    聪明人一点就透,姜枫马上明白了苏曼的意思,两人不谋而合,让追求者死心,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她知道你已经有恋人了,只是用温茹挡箭,后遗症也很严重啊。他为难地说道:“这种事情上用温茹,恐怕非常不妥当吧?”

    苏曼闻言,笑靥如花,悠然道:“你还没找温茹商量,怎么知道妥当不妥当?说不定她很愿意帮你这个忙呢。”

    姜枫一想也对,温茹知道自己和苏曼的关系,自己再把事情和盘托出,如果她愿意帮忙,说明她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不愿帮忙再想别的办法,笑笑,点了点头。

    苏曼瞅了一眼时间,快到十一点半了,望着姜枫,柔声说道:“你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约她中午出去吃饭,这样谈话也方便一些。”

    姜枫关心地说道:“那你中午饭怎么办?”

    苏曼从他的胳膊上移开,躺在枕头上,笑道:“刚吃完饭,还不饿呢。我先睡一会儿,等你回来再给我做饭就是。赶快打电话吧,一会儿人家吃上饭了。”

    姜枫笑笑,坐起身来,给她盖上锦被,说道:“你睡吧,我很快就回来。”

    苏曼娇柔地“嗯”了一声,闭上眼睛。

    姜枫出了卧室,用苏曼家里的电话约了温茹,然后出门直接奔小饭馆。

    温茹在姜枫的对面坐下,探询地望着他,恬静一笑,说道:“所长,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急?”

    姜枫给她倒上水,神色从容地把司韶、叶蓓蓓的事跟她介绍了一遍。

    温茹瞅着姜枫,浅浅一笑,幽然道:“其实你不说,大家也早看出两个小丫头对你有意了。”

    这时,服务员敲门进来,温茹只好停下话头,喝了一口茶,待服务员摆完四个小菜、两碗牛肉面,走出去,她接着刚才的话说道:“只是没想到你会把她们俩约到一起,呵呵,这次领导可不太明智哦。”

    姜枫递给温茹一碗牛肉面,说道:“来,我们边吃边谈。”

    两人吃了几口饭菜,姜枫这才说道:“我也明白考虑欠周了,不过,晚上的约会贸然退掉似乎更不稳妥,因此想和你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好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地把问题都解决了。”

    温茹美眸凝注着姜枫,稍许,一抹绯红飘上晶莹的脸颊,低头吃了一口菜,轻声道:“我明白了,晚上几点,什么地方?我好准时陪你去赴约会。”

    眼前女孩的聪慧、默契,再次让姜枫赞叹不已。

    时间缓慢地推移。

    夜幕已临,踩着吱吱嘎嘎的积雪,温茹挽着姜枫神色亲密地走进聚仙楼,要了单间,在楼下点好菜,两人并肩上了楼。

    姜枫接过温茹的大衣,帮她挂上,然后相邻而坐,温茹神色宁和、温馨,一双美眸不时流露出丝丝缠绵的情意,她颇有入戏的天分。只是姜枫有些忧心,凭两人的心有灵犀,他品出一丝假戏真做的味道。

    敲门声,门开,露出一张甜美娇媚的小脸,羞红让肌肤布满红润的光晕,娇艳欲滴,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漾满了紧张、甜蜜。

    司韶甜美的目光从姜枫身上扫到他身边的温茹时,瞳孔放大,眼睛睁得滴溜圆,樱桃小嘴张的能吞进去个鸡蛋,笑容僵固在了小脸上。

    温茹亲切地瞥了她一眼,娇嗔道:“干嘛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我很象鬼吗?”声音柔美、透着亲近。

    司韶迅速恢复,瞪了姜枫一眼,然后对温茹甜甜地笑道:“没想到小茹姐也会来,呵呵,一时间惊喜的呆了。”小丫头挺会解释的,只是心里充满了对姜枫的不满,气哼哼地在姜枫的另一侧坐下。

    温茹脸上漾满了高兴的笑容,亲热地说道:“还是司韶跟姐最亲,快把大衣脱下挂上。”然后亲密地用娇躯依了一下姜枫,娇声道:“这家伙神神秘秘地只是说宴请几位朋友让我来作陪,我还不太愿意呢,早知道会有你一个,我早高高兴兴地来了。”

    司韶望见温茹对姜枫的亲密神态,瞳孔再次放大,眼睛睁得滴溜圆,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

    姜枫深情地看了温茹一眼,柔声笑道:“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司韶望见姜枫对温茹的含情脉脉,心一下就凉透了,这回心里不用嘀咕了,人家郎有情妹有意的亲密劲显露无疑,已经清楚地告诉她,他们正在热恋呢。

    又响起敲门声,温茹露出好奇的神色,不眨眼地望去。司韶心灰意冷的情况下,还是难阻她好奇的天性,也向门口望去,下一个人会是谁呢?

    门开,露出一张俏丽妩媚的小脸,两个小酒窝泛着红晕熠熠生辉,羞涩的双眼同样漾满了紧张、甜蜜。

    呵呵,看见司韶、温茹在座,神态表情与司韶如出一辙,像见了鬼一样的夸张表情,惊疑!

    温茹、姜枫同时轻笑,司韶则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叶蓓蓓横了姜枫一眼,恢复了常态,娇声笑道:“小茹姐、司韶,你们也来了。”她只好坐在温茹身边了,心里直犯嘀咕,姜枫这是什么意思嘛

    酒菜很快上齐,姜枫端起酒杯,先是浓情蜜意地看温茹一眼,然后望着司韶、叶蓓蓓,温和笑道:“今晚让小茹作陪,请你们两位同事,主要是对你们这段时间,工作表现突出、积极支持领导工作表示勉励,希望你们能再接再厉,作出更加优异的成绩,来,共同干一杯。”举杯一饮而尽。

    听话听音,司韶、叶蓓蓓不由各自松了口气,看来其他人并不知道今晚聚会的真正意义,对姜枫的恼怒减少了许多。

    初涉情感的羞涩,让她们不愿别人发现自己的心思,涩涩地隐藏,悄悄地爱恋,总想与恋人独享那份朦胧,那份心跳,那份甜蜜,不想这份羞涩的情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姜枫一番领导般的讲话,既点出了与温茹关系的不一般,又暗示两位小姑娘,没跟别人提起约会的事,这只是一次勉励下属的聚会而已。

    随即温茹女主人一般亲热地给两位小姑娘布菜、浅笑曼语,劝吃劝喝,一副殷勤招待的样子,任谁也能看出她和姜枫关系的不一般,眼睛不时地温情交流、身体仿佛无意的亲密碰触,若有若无的浓情蜜意。

    这顿饭司韶、叶蓓蓓吃的非常别扭,心里酸酸的却不敢轻易表露,只能强颜欢笑,失落、黯然的滋味更是时刻折磨着骚动的灵魂,暗恨姜枫,直咬牙根。

    所以饭局一结束,两位小姑娘赶紧溜掉,不知跑到何处去发泄心中的愤懑。暗恋的花朵未及绽放,就这么夭折在花骨朵里。

    温茹温柔地偎依着姜枫,小脸上满是幸福、温馨,冬日的严寒也难以驱散心里的热火,她仍然浸濡在戏中,久久不愿退出。

    姜枫挽着她,吱嘎吱嘎的脚步声传出很远,一时无言。

    已到楼下,温茹不舍地放开他的胳膊,轻柔地舒展一下身体,轻声说道:“今晚特开心,再见,所长。”轻盈地雀跃,活泼地跑进楼里。

    难得见到文静女孩这般活泼雀跃的举动,凸显格外的迷人,只是姜枫的心却在一个劲往下沉,总有种预感,今晚的行动是前门驱狼、后门进虎,这文静的女孩可不会像那两位幼稚的小丫头那么好打付。

    第一部 潇洒美女窝

    第17章 竞争科长

    司韶、叶蓓蓓的问题总算得到了缓解。苏曼第三日终得品尝房事的快乐,品髓知味,乐此不疲,两人若蜜月中的一对,浸濡在如火如荼、如胶似漆、柔情蜜意的甜蜜中,姜枫过得轻松、惬意。

    时光飞逝,转眼间到了年末。

    冬天的早晨,凛洌寒冷。姜枫走进储蓄所,打扫完卫生,坐下陷入沉思中。

    昨晚,苏曼透露,信贷科长老徐到年龄了,春节后就退休,行里正在考虑物色接替他的人选,并说老徐已向行里推荐了他。事涉待定的人事调整,苏曼也没有说得太多。

    此事引起姜枫极大的关注,他明白苏曼不想说得太多,不是担心他会出去乱说,而是害怕影响他正常的思维,产生依赖心理。

    信贷科在行里的地位举足轻重,科长的位置更是非同一般,肯定会有很多人窥视,若想坐上这个位置,难度可想而知。

    姜枫也知道凭资历、背景,自己想谋得这个位置难度非常大。但他也有自己的底气,论业绩,到所里几个月,励精图治,出台多项新举措,储蓄额节节攀升。昨天结账时储蓄额已高达七百一十多万元,只要今天不出现大幅度提取,今年可以说铁定创造全市所有储蓄所中创历史的最高纪录,相当于大中型储蓄所储蓄额的三到四倍,可谓一枝独秀。论业务,他曾在信贷科工作过,论信贷业务的熟练程度比吴大姐可能有所不如,但相比他人可说是业务精通了。若再加上老徐科长的推荐、苏曼的筹谋运作,坐上这个位置也不是全无可能。

    当然他也听说了,人事提拔调整远不是业务能力、业绩论英雄那么简单,尤其涉及敏感位置,主要还得看门路、看关系、看背景,或者说白了看谁上的钱多。除了苏曼这个关系外,他可以说一条都不具备,想活动都根本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所员们陆续走了进来,姜枫努力控制着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神色如常,亲切地跟每位所员打声招呼。

    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清晰表露对所员的重视,传达出信任、关爱的信息。效果非常好,受到尊重、重视的所员都能精神饱满、信心十足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他还非常善于运用表扬和批评的工作方法,时机、火候把握的都恰如其分,很好地调动起所员自觉工作的积极性。

    其实每个人都存在渴望表现自己的心态,尤其希望通过施展才干而得到上司和同事的重视。正是把握住了所员的这个心理需求,姜枫很好地把所员个人的能动作用提高到了你就代表着储蓄所这样一个高度,使每位所员都做出了超越其职责所要求的成功努力。

    储蓄额能够实现节节攀升,正是凝聚了每一位所员的辛勤汗水,才能成功实现的。

    “花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有其极深的意味。

    上午储蓄业务有存有取,总体还是保持了上升的趋势,姜枫放心离开,准备回住处吃午饭。

    走到大街的拐角处,赫然发现温茹站在那里对他招手,姜枫快步走了过去,好奇地问道:“你特意在这等我?”

    温茹点了点头,文静地说道:“我们边走边谈。”

    姜枫顿时明白,温茹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跟自己说,并肩向前走去,两人并不在一个方向上,他是顺着温茹的方向走的。

    温茹说道:“老徐科长要退休的事,你听说了吧?”

    姜枫点了下头,说道:“听苏曼提过,行里正在物色考察接替的人选,老徐推荐了我。”他非常信任温茹,毫不隐瞒地跟她说了。

    温茹微微一笑,然后收起笑容,沉声说道:“你的形势恐怕不容乐观,我刚刚得到消息,信贷科长的竞争出现一位非常强劲的对手,郭强,二十六岁,行会计科副科长,县主管金融副县长的大公子,其姨夫是市行的周副行长。

    上午行长们开了个碰头会,初步研究信贷科科长的人选,赵副行长提名郭强,李行长明确表露出支持郭强的态度,苏副行长提名了你,王副书记没有表现出倾向性,会议决定同时对你和郭强进行考察,待春节后再最后确定。

    这些信息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时间很紧迫,你赶紧回去跟小曼姐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

    姜枫听完心一沉,形势确如闻如所言非常严峻,没想到会冒出这么一位背景雄厚的对手,眼里流露出一丝感激,望着温茹笑道:“这信息太及时了,不说谢了,我回去了。”

    两人挥手告别,姜枫急匆匆地回到苏曼的住处。苏曼已经回家,神色如常,正在做饭,看见姜枫探头,温柔笑道:“今天可回来晚喽,饿了吧?饭马上就好,你先去洗下手吧。”

    姜枫顿时也镇静了许多,赧然一笑,暗道,自己还是不够老练、沉稳,神色恢复了从容,脱下外套、长裤挂在衣挂上,然后洒脱地走进卫生间。

    两人对坐着开始吃饭,苏曼瞅了一眼姜枫,微微一笑,柔声说道:“这就对了,遇事不乱,才是大将的风度。眼前的一点小沟小坎,就乱了阵脚,即使争取上了信贷科科长,恐怕也难有大的作为。”

    姜枫笑笑,说道:“我明白了。”

    苏曼眼里闪过一丝睿智,笑道:“噢?说来听听,你明白了什么?”

    姜枫眼里射出一缕自信的光芒,坦然说道:“这次竞争信贷科科长结果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参与其中的历练过程,权术运用中许多难得的宝贵经验只有在这种竞争激烈的角逐中亲身经历了、思考了、总结了,才会有所体会,最终成为一生的财富。”

    苏曼娇颜逐渐绽放,眼里闪过赞许、欣赏,笑道:“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必将终身受用无穷。”

    姜枫笑笑,低头吃饭,他不想直接问苏曼竞争的办法了,面对竞争的是自己,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去思考、琢磨、解决的。

    苏曼微微一笑,说道:“你那位忠诚的部下,一定及时给你透露了许多有用的信息吧?”

    姜枫笑道:“嗯,温茹中午找过我,她介绍了郭强的情况和行长办公会的情形。”

    苏曼不置可否地低头吃饭。

    姜枫一边吃饭一边分析形势,很明显行领导在信贷科科长的人选问题上分成了三种态度,一种就是赵副行长、苏曼这种直接提出各自人选的明朗态度,这种态度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一种就是李行长这种含蓄支持一方的态度,这种态度会随着形势的变化而转变,但这形势必须够份量。重到足以让他改变想法的,除了更高的权势外,就是更多的金钱了,两样自己都没有,基本可以放弃;最后一种就是王副书记这种观望的态度,这种态度留下了很大的回旋空间,应该是自己最有利的主攻方向,该如何做他的工作呢?

    虽然王副书记同意支持他,形成两票对两票的局面,他的胜算仍然很小,毕竟一把手的意见非常关键,僵持不下时,李行长完全可以拍板定夺,但参与其中体验历练的玄妙仍然让姜枫兴趣盎然,斗志昂扬。

    苏曼瞅了一眼姜枫深思的神情,莞尔一笑,闲聊似的说道:“王副书记这人挺有意思的,一上午都愁眉苦脸的,我就问他怎么了,他说茶叶断顿了,我就说你去买啊,他愁眉苦脸地说没地方买,他喝的茶只供应省部级以上领导,不对外销售,还是一位老首长去年给了他一些,他自从喝了这茶以后,再喝什么茶都觉得没味了,现在这茶没了,而老首长也退二线了,想要都没地方要了。我就说不行你再喝回原来的茶叶啊,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他说不行,已经试过了,感觉跟喝白水差不多,他一生没别的嗜好,就是好喝个茶,没想到老首长一番好心给他点茶叶,却害了他,弄得现在没招没捞,抓心挠肝的。我就问他什么茶啊,这么宝贝,他苦笑说是特制的龙井。你瞧这人,为个茶叶,弄得像吸毒一样,没精打采的。”说完继续吃饭。

    姜枫眼睛一亮,心中一动,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啊,立刻想到了省城的苏伊儿,心中有了主意。

    吃完饭,苏曼说行里有点事,提前走了。

    姜枫拿出手机,赶紧给苏伊儿打电话。

    苏伊儿接到他的电话,非常高兴,两人闲聊了几句,姜枫才问她能不能讨弄到专门供应省部级以上领导的特制龙井茶叶。

    苏伊儿调侃地问他,“你什么时候又喜欢上这口了?”

    姜枫急忙解释不是自己喝,然后把信贷科科长竞争的形势和王副书记喝茶断顿的事跟苏伊儿讲了一遍。

    苏伊儿一阵娇笑,然后告诉他,她家里就有这种茶叶,让他随时可以来取。

    茶叶的事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姜枫非常高兴,忙约定明天去省城,手机里传出苏伊儿惊喜的声音,忙不迭地答应等他。

    明天就是元旦节假日,后天是周日,来回时间正好够用,不用请假。姜枫挂了手机,神情愉悦地出门上班。

    下午储蓄额仍然保持上升趋势,让姜枫大为开心,眼看再有一个小时就封帐了,基本已经可以确保达到全市所有储蓄所中创历史最高纪录的目标了。

    诸位美女同事们兴奋之情也溢于言表,还有什么能比辛勤努力获得成果更让人喜悦的。

    这时所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裴妍妍过去拿起话筒问了几句,转身说道:“所长,你的电话。一个男的,说是你的同学,本地的号码。”

    姜枫心里充满了狐疑,男同学,自己在本地根本就没有同学啊,这是谁呢?走过去,拿起电话,说道:“我是姜枫,请问你是哪位?”

    “疯子,是我啊,听出来了吗?”话筒里传出耳熟的声音。

    姜枫不由笑了,“贾路,是你小子啊,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什么时候到的,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贾路是他大学同寝的铁哥们,人非常聪明,年纪轻轻的就前秃,人送外号“假瓜”,意思是聪明的脑瓜不长毛的意思,他姓贾,就简称贾瓜,叫来叫去就变成假瓜了。

    “哈哈,最后一句话我愿听,我现在在蓿城大酒楼呢,你马上过来,我们见面再详谈。”

    姜枫笑道:“行,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扫了所有人一眼,姜枫笑道:“没办法,外地来了同学,我得马上去见见,裴妍妍,你记在登记本上,所里交给你们了,结完账记住给我去个电话,嗯,就刚才这个号码。”

    事假公务外出一律(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