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35 部分阅读
    姜枫转过身来,望着罗毕,笑道:“同学相邀去郊外游玩,你回家吗?”

    罗毕微微一笑,“嗯,跟同学多联络一下,非常有必要。《+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呵呵,回家,一个星期没回去了,心里挺想的。”

    姜枫明白他指的荀梅,没法解释所以也就不作解释了,淡淡一笑,玩笑道:“那你还在这里磨蹭,嫂子在家一定等着急了。”

    罗毕露出甜滋滋的笑容,嘴里则无所谓地说道:“都老夫老妻了,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处长他们今天可能有时间,若你下午回来得早,今晚宴请他们如何?”

    姜枫闻言,顿时重视起来,说道:“处长他们难得有时间,要不我推了同学的约会,专心安排晚上的宴请?”

    罗毕笑道:“你不用那么紧张的,同学的约会该去还得去,你有相熟的酒店吗?提前订个房间,安排好酒菜,晚上提前去一会儿就行了。”

    姜枫马上说道:“海天大酒楼怎么样?”

    罗毕跟姜枫去海天吃过饭,对那里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在省城也算得上有数的豪华大酒楼了,尤其那里的总经理跟姜枫是好朋友,在那里安排也方便一些,遂点头同意道:“我看行。你提前跟刘经理打个招呼,按七八个人的量准备就行。”

    姜枫见罗毕同意,马上拿出手机打给刘平,说明晚上邀请省行信贷处地几位领导,刘平非常机灵,满口应承,让他放心,一定安排稳妥。

    罗毕特别欣赏姜枫的这种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这种风格就意味着负责任和重承诺,赞赏地笑笑。穿戴整齐,挥了下手,约定了晚上的时间,他匆匆离开宿舍,回家去了。

    姜枫待罗毕走后,忽然又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来,拿出手机又打给刘平。接通后。传来刘平的笑声,“我就知道你还得来电话,这么重要的客人怎能不准备礼物呢。”

    姜枫笑了,难怪王海会这么重用他,笑道:“你既然能想到这点,对这里面的门道肯定精通,这礼物就拜托你安排了,处长的那份要重一些。”

    刘平说道:“行,你就放心吧。一定安排得稳稳妥妥的,让几位领导满意。”

    一切安排妥当,姜枫赶紧穿戴整齐,背上斜挎包。来到校外,只见苏伊儿地浅灰色小轿车果然已经停在街口。

    上了车,歉意地望着苏伊儿,“你等着急了吧?”只觉眼前一亮。

    今天苏伊儿穿了一袭款新颖的雪白连衣裙,那料子似丝非丝,似绢非绢,有着说不出的光泽,完美再现娇躯的修长优美,曼妙玲珑,更衬得少女如雪肌肤粉嫩水灵。宛若出水芙蓉般,美得自然,美得天成。美的高贵;

    连衣裙外罩了一件手工精细的浅黄色丝网衫,顿时朦朦胧胧、若隐若现,让人觉得有一股独特的温柔灵韵,沁出一股浓浓地青春玉女味儿。

    再配上云水般披散在她香肩上的一头飘逸乌黑秀发,充满东方古典神韵的绝妙脸蛋,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整个人都是那么的和谐生动、温馨和淡雅宜人,散发出脱俗的清爽、灵秀,下凡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苏伊儿望着姜枫闪亮的双目,心里甜蜜,俏脸微红,轻咳一声,使某人窘然而醒,这才气定神闲的柔声道:“我也刚到。”瞅了一眼姜枫地装扮,一身得体的休闲服饰,帅气而潇洒,非常满意,唯一例外的就是他身上背的斜挎包有些碍眼。

    随手从身侧拿出一个男士手拎精致小皮包,递给姜枫,笑道:“给你买地,把你那斜挎包赶快拿下来吧,丑死了。”她显然早有准备。

    姜枫有点意外,但还是接了过去,有些不舍的取下斜挎包,掏出里面的手机、钱包等物,放进小皮包里,正好放下,不禁望着身边的青春玉女,说了声“谢谢”。

    苏伊儿甜甜一笑,发动起小轿车,上了主街。

    姜枫禁不住又瞅了一眼她雅致的装扮,笑道:“你就穿这身去郊游?”

    苏伊儿眼中跳动着狡黠之色,瞥了姜枫一眼,悠然道:“计划有点小变化。”

    姜枫预感似的,感觉到自己好像要一头撞进一个圈套里了,神色有些紧张的问道:“怎么不去郊游了吗?”

    苏伊儿神色自若的点了点头,一双美目注视着前方,“我妈说要见见你,我已经答应她了,当然主动权在你手里,你若不愿意去,我现在就将你送回去。”娇躯微颤,俏脸泛红,显然她也很紧张。

    姜枫一时间有些迷糊,苏伊儿的母亲要见自己干什么?他下意识的感觉事情有些严重,忙说道:“伊儿,把车靠边停下,我有话说。”

    苏伊儿这回儿特别乖顺,依言将车停在一处可停车地地方,娴静的转身望着他。

    姜枫有些不安的问道:“伊儿,伯母为什么要见我啊?”

    苏伊儿暗地呻吟一声,真是被他干败,这还用问吗?木头!清澈若神地美目深深注视着他道:“噢,是这样的,我们上学的时候我妈就听我谈起过你,对你比较有印象,这次听说了你来省城学习的事,就让我邀请你去家里吃顿饭,还说什么这社

    的感情最真挚了,一定要跟同学保持经常性联系之类家既然发话了,我也没办法,这不只好临时改变计划了。”

    姜枫只是猛然间有些犯迷糊而已,瞬间已明白了这其中所包含的意味。心中矛盾,外加头疼,不由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抽了一口。

    美人情深,他岂会无动于衷,通过这些天的磨练,他已经逐渐有了个初步想法,只要苏伊儿能接受苏曼、温茹的存在,他自然乐见梦寐以求地女孩成为自己的妻子,这是最理想的结局了。可理想终归是理想,苏伊儿到底是怎么想得,他也无法预料。

    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赶到这一步了,那就让这件事有个结果吧,反正无论成败早晚都需要面对的。

    即使苏伊儿不能接受,这事能早点有个结局,也可让心爱的女孩对自己彻底死心。去追求她自己的幸福。

    平息了一下潮起的思绪,姜枫又抽了一口烟,脸露毅然之色,目注着女孩,平静的说道:“伊儿,我们先到你的住处好吗?有些事我想好好跟你谈谈。”

    —

    苏伊儿其实比姜枫还紧张,只是神色控制的好,没有外露而已。闻言不由松了口气,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开车向自己地住处驶去。

    回到住处,苏伊儿给姜枫和自己各沏了一杯茶,然后文静的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他。

    姜枫整理了一下思绪,把自己到县行以后遇见苏曼、温茹的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介绍了一遍,说完只觉得身心都彻底的解脱了,现在就等苏伊儿地宣判了。

    苏伊儿听完神色剧震,小脸苍白,美眸湿润,呆呆得坐在那里,简直都不能思维了。

    望见苏伊儿悲伤欲绝的样子,姜枫只觉得像被刨了心脏一般。已经不知疼痛是何滋味了,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就等苏伊儿一句话了。

    晶莹的泪珠终于滑落嫩白的肌肤。苏伊儿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望着姜枫,极富涵养地说道:“姜枫,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姜枫木然站起身来,默默的瞅了苏伊儿一眼,静悄悄的离开,身后隐约传来嘤嘤的哭泣声。

    一路走回学校,身心俱疲地躺在床上,伤害女孩的自责灼烤着他的灵魂,负面情绪迭然而起,一时间只觉得自己不但对不起苏伊儿,更对不起苏曼、温茹二女,整个就是一个罪人,一个色魔。

    此时春江市苏曼的家里则是剑拔弩张,苏曼、温茹、宋芸脸色难看,气愤填膺地样子。

    原来为了不影响姜枫在省城的学习,苏曼告诉裴妍妍以后县行无论发什么事情都不用告诉姜枫了,直接给她打电话。

    刚才就是裴妍妍打来的电话,崔吉重新分管信贷业务以后,不但一手操纵手下祁长海全面控制了信贷科的业务,而且最近开始变本加厉的打压裴妍妍、司韶、杜明三人,杜明已经被调整出了信贷科,又回到了储蓄所,司韶则被鸡蛋里挑骨头,说账目不清,被停职检查,最近行里又有传言,说裴妍妍马上就要被调整出信贷科了,信贷科刚刚又调进了两名新人,大换血已经成为事实。

    最严重的是调查姜枫收受贿赂的行动又全面展开,裴妍妍这是连着三天内打来的第三个电话了。

    苏曼神色肃然,望向温茹、宋芸,冷峻道:“姓崔这是要彻底清除姜枫在信贷科的影响、职位,想置他于死地啊。我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了,否则姜枫恐怕将再难以翻身了。”

    温茹文静说道:“小曼姐说得对,我也觉得我们应该马上采取针锋相对的行动。”

    宋芸站起身来,抱着双臂,眼里射出锐利地光芒,冷冷说道:“这家伙既然想弄个鱼死网破,那我们就陪他玩玩,一会儿我找老高他们商量一下,我们四个科再去县行一趟,彻底查查县行信贷业务。哼哼,这次连李友一起收拾,再让他助纣为虐。”

    苏曼眼睛一亮,娇声问道:“你觉得能查出什么问题来吗?”

    宋芸说道:“上次检查结果显示,县行信贷业务不但有问题,而且问题还非常严重。我想这次不能像上次那样私自去,最好请的尚方宝剑,这样一旦发现问题,市行纪检组可以联合地方检察部门迅速介入。”她的话里透露出浓浓地置崔吉于死地的决心。

    苏曼闻言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县行地事我知道一些,一会儿我去向刘副行长反映一下,争取得到市行领导的支持,这样你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县行进行检查了。宋姐,一会儿你先跟高科长他们三人过个话,最主要的是你们四人不能出现问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宋芸沉稳道:“老高他们三人应该问题不大,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会先试探一下他们的反应,再决定让谁去不让谁去。”

    苏曼点了点头。看看宋芸、温茹,说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了,我们现在就立刻行动起来。”

    温茹担心的说道:“一旦查出问题,这样会不会对姜枫产生影响?”

    苏曼眼睛一眯说道:“若真的出现检察机关介入调查的情况,姜枫肯定也会受到波及的,甚至是调离岗位或撤职,但权其两害择其轻的道理你们一定明白。职位没了还可以争取回来,若被人陷害判刑入狱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大家别犹豫了,立刻开始行动吧。”

    宋芸点了点头,说道:“小曼说得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姜枫即使被波及撤职,地人脉,日后还可以帮他恢复职务的。”

    温茹顿时放心了。忽然想起自己还没什么事做呢,不由问道:“那我做点什么?”

    苏曼胸有成竹的笑道:“你对姜枫身边的人最熟悉,自然不会让你闲着,恩。一会儿你就回县,找到贾路、吴冠民、王海这三人,跟他们说明情况,寻求他们的帮助和配合,他们三人是姜枫最好的朋友,而且都非常有能量,应该对调查有所帮助的。你先别回来,就在县呆一段时间,负责打探各方地反应。”

    温茹马上点头,说道:“打探消息是我的长项。你们就放心吧。”

    苏曼,宋芸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三女正要分头开始行动,苏曼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露出诧异之色,对望来的宋芸、温茹说道:“刘副行长的电话。你们稍等一会儿。”刘副行长从不在休息时间给她打电话,异常就意味着非常事。

    苏曼说完,接通手机,“喂,刘副行长啊。”

    “是我,你现在说话方便吗?”一向说话非常温和的刘副行长,此刻声音透着严肃。

    事非寻常,苏曼也不敢大意,边向卧室走去、边示意宋芸、温茹不要跟来、边声音平稳的说道:“刘副行长,我现在在家里。”

    “嗯,县汽车配件厂的贷款是你在时发放的吗?”手机里传来严肃地声音。

    “不是。”苏曼回答得非常干脆,县汽车配件厂贷款的事她听姜枫详细说过,从刘副行长严肃的声音中,她预感到这笔贷款肯定出问题了。

    “县汽车配件厂会计转移巨款潜逃,此事可能牵连甚广。非常时期,你要注意避嫌。”刘副行长的口气明显缓和了很多,话不多,但话里地分量却非常沉重。

    “明白了,谢谢领导。”苏曼努力平缓的说道。

    刘副行长再没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苏曼站在原地,大脑急转,仔细咀嚼着刘副行长的话。她从“牵连甚广”这句话里品出很多东西来,而且刘副行长还用了‘非常时期“这么严肃的字眼,看来此事远不止转移巨款潜逃那么简单啊,更有甚者就连自己这位曾经的县行副行长都要避嫌疑了,难道由这件案子牵扯出了违规放款、营私舞弊之事了?

    一时间她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她希望这件案子能把崔吉扯出来,另一方面她又担心姜枫受到牵连。

    沉吟良久,终决定取消所有行动,非常时期,一动不如一静,先看看事态发展,再决定采取何种策略更加稳妥。

    宋芸、温茹也感觉到刘副行长休息日给苏曼来电话,而且还神神秘秘的,有些超乎寻常,但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时间有些长,让心急行动的二女有些不耐烦,宋芸几次想敲门催苏曼快点,但最终还是强忍住了。

    门开,见苏曼神色有些异样走出来,宋芸瞅了她一眼,问道:“你跟刘副行长请示过县行的事?”

    苏曼摇了摇头,望着宋芸、温茹说道:“情况有变,行动得停止进行。来,我们坐着说。”走到沙发上坐下。

    宋芸、温茹满脸狐疑的望着苏曼,跟着走过去坐下,一起望着她。

    苏曼说道:“县汽车配件厂会计转移巨款潜逃。此案可能已经牵扯出违规放款、营私舞弊等事,事态非常严重,市行纪检组和县检察部门有可能已经介入了。”

    宋芸、温茹闻言精神一振,宋芸解恨地说道:“呵呵,真是老天有眼,崔吉这恶棍,不用人谋,老天已经开始惩罚他了。”

    温如欣喜之余,更多得还是从姜枫这方面考虑问题,有些担心地说道:“虽然可以惩罚坏人,但事态既然这么严重,姜枫作为信贷科长恐怕难逃不作为地追究哦。”说完,文静的小脸上布满愁容。

    苏曼温柔的看了温茹一眼,宽慰地分析道:“姜枫即使有责任,也不会太大,他之前说过这笔贷款,应该说没有留下什么可以追究地问题。我主要担心他去学习这段时间,崔吉会不会指使人做什么手脚。好在他已经让裴妍妍对所有的账本都进行了复印留存,一旦有什么差头,总算还有个证据,所以他的问题应该不大,小茹不必太过担心。”

    宋芸看看温茹,心中也替姜枫暗暗高兴,笑道:“姜枫他们的账目建立的非常规范,即使被人做了手脚也能看出痕迹来,这个不用担心。”

    苏曼微微一笑,说道:“虽然说一动不如一静,但该做的准备工作我们仍然要做全、做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免得临时乱了阵脚。来,我们研究一下。”

    ……

    随着时间的推移,姜枫逐渐从颓废的情绪中挣脱出来,从苏伊儿当时的情绪看,基本已经可以肯定她不会原谅自己。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隐瞒欺骗、藕断丝连只会害了她,倒不如现在这般绝了她的念头,也绝了自己的妄想。

    想通了,心里敞亮许多。但存在于心灵深处的痛楚,又岂是轻易可以消除的,所以他表面看仿佛恢复了元气似的,实际上内心的痛楚仍在慢慢的折磨着他。

    下床洗了把脸,站到窗前,看了一眼外面午后明媚的阳光,情绪稳定了许多。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47章 身陷泥潭

    过随后苏曼给他打来的电话,又给姜枫添一桩烦心事

    汽车配件厂的那笔贷款果然出事了,县公安部门立案不久,市行纪检组和县检察院就随即跟随介入调查,案子牵扯出了违规放款、营私舞弊等事,从目前的态势来看,肯定会牵扯出很多人和事来。

    苏曼提醒他,作为信贷科的直接责任人,县检察院很可能会前来省城提他回县接受审查,让他做好这方面的思想准备。

    姜枫在这笔贷款业务中采取了诸多的防范措施,倒是不怕查出什么问题来,但他现在毕竟是在省行青干班学习期间,被检察机关提回县里接受审查,不可避免地会给他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甚至影响他以后的发展。

    光愁也没用,这道理他自然明白,可是该怎么办呢?姜枫不禁抬起双手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然后放下手,眼睛无意识的望着窗外,陷入沉思之中。

    下午3,罗毕忽然打来电话,说处里的几位领导晚上有事,不能参加宴请了。姜枫不由苦笑,消息传的还真是快,人家几位这是在避嫌呢。

    罗毕确实挺够意思,闲聊了几句,话题一转,透露出了县行几位领导已被隔离审查,让他也有个心理准备。

    这应该是最新消息了,姜枫暗自猜测,被隔离审查的很可能是李行长和崔吉,赵副行长的可能性很小,毕竟他分管信贷业务没几天,就是想伸手捞好处也没那个机会,王副书记肯定不在这个范围里。

    坐在床上,姜枫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心里则全面衡量着此事可能对自己产生的影响,思虑了一番,还是感觉此事对自己的影响弊远远大于利,甚至受此影响,自己很可能永无出头之日。

    他不甘心地拿出手机准备打给陆老师,想跟老师请教一下对策。转念一想又收起了手机,陆老师对自己去县行给予了很大的厚望并极力促成,现在这种情况下,给他打电话求教,岂不是给老师添堵吗?

    思来想去。姜枫最后还是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了,既然已经是可以预料的结果了,想也没用。他站起身来,回身习惯性的去拿自己的斜挎包,苏伊儿给他的小皮包却映入眼帘,苦笑了一下,还是无比珍惜的拿起小皮包。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既然今晚的宴请无人参加,那么自然要取消了,他准备亲自去趟海天大酒楼,通知刘平一声,借此散散心。

    一路步行来到海天大酒楼,跟刘平闲聊了一会儿,说明了情况。

    离开海天的时候,已经残阳夕照,谢绝了刘平的挽留。姜枫回到学校附近找了家小酒馆,一个人喝起了闲酒。

    ……

    翌日,上午最后一节课地铃声响起,学员们纷纷起身向教室外走去。姜枫跟在罗毕的后面,走在人流的最后。

    “中午,我们出去吃吧?我请你。”罗毕回头看看姜枫,说道。见他并没有露出颓废的神色,心里也是暗自佩服。

    姜枫立刻明白了罗毕的意思,不由笑道:“也好。”

    两人走到楼梯口时,姜枫被教务处主任喊住,他心里一咯楞,看样应该是县检察院的人来了,看了罗毕一眼。淡淡笑道:“罗毕,谢谢你。”然后跟在教务处主任的后面走去。

    罗毕望着姜枫挺拔地背影,马上明白了一切。心中感慨万千,叹了口气,心情郁闷的向楼下走去。

    教务处,屋里共有三个人,两位穿著检察院制服,一位四十多岁身穿普通服饰的女同志,教务处主任将姜枫送进屋里,并没有在屋里停留,转身走了出去。

    那女同志举止沉稳,矜持的望着姜枫,说道:“我是省行人事教育处处长马玲,这两位是县检察院的同志。姜枫,县行出了些问题,县检察院希望你回去配合调查,一会儿你就跟他们去吧。”

    由于事先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姜枫脸色微变,随即又恢复了正常,默默的看了马处长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马处长淡淡的望向县检察院派来的两位同志,沉稳地说道:“人就交给你们了,不过,请你们稍晚一些等学员们都去吃饭了再走出去,以免因此影响学校的正常秩序,还请你们理解。”

    。+。“行。”

    一时间屋里静悄悄的,气氛非常凝重,检察院的两位同志均是面无表情站在那里,马玲处长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姜枫则默默地站在原地。

    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马玲处长转过身来,轻声说道:“你们可以走了。”眼睛快速扫了姜枫一眼。

    马处长的眼神很是复杂,姜枫一边跟着检察院的人向外走,一边还在品味她眼神里的含意,可惜读不懂。

    ……

    春江市,苏曼一个人呆在家里,她已经得到姜枫从学校被县检察院带回县的消息,并第一时间安排温茹赶回了县,宋芸则到市行信贷科高科长家里打探消息去了。

    虽然透露消息的那人给了她保证,“只要姜枫没有问题,审查结束,他可以立刻返回学校,继续参加青干班的学习,不会影响他地前途。”但她还是忧心忡忡。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检察院是什么地方啊,凡是有点级别的干部提起它,没有不皱眉头的。一旦谁被传进检察院,不管是被叫去了解情况,还是被“双规”,都会使别人立即联想起贪

    贿、色情等灰色地字眼,从而丧失了名誉和地位。

    若姜枫的未来只局限于一县一市也就罢了,若想往更高层次上发展,这段不是污点的污点经历,很可能就是致命的障碍。

    得赶紧把他捞出来。洗去污点,才是当务之急。

    苏曼秀眉紧蹙,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良久,停下脚步,皓齿轻咬粉唇,拿出手机给她拨了过去,接通,“小妹,是我。”

    手机传出慵懒、不耐烦的声音。“知道是你,有什么事快说,我这里正忙着呢。”

    苏曼闻言一愣,小妹怎么对自己这么个态度?耐着心说道:“姜枫因受县行贷款案子牵连,已经被县检察院从学校带回县里接受审查,这事我们银行已经基本没有话语权了,最好能从省里给县委过个话。把姜枫尽快弄出来。”

    —

    “什么?!怎么弄成这样啊?”手机里地声音立刻高了八度,充满了焦虑和担心。

    苏曼心里顿时安稳不少,只要她把姜枫放在心上,这事就好办多了,柔声道:“县行的一笔贷款出了问题,结果牵扯出违规放款、营私舞弊案来,行里的三位领导已经被双规,姜枫他们科的一名副科长也被收审。姜枫本身虽然没有任何问题,但就害怕别人栽赃陷害他。所以最好还是越早弄出来越保险。”

    手机里传出干脆利落的声音,“我马上去做工作,表姐,你一定要盯紧点啊。千万不能让姜枫出现任何意外。”说着手机就挂了。

    有省领导出面关照,相信姜枫一定能很快就出来了,苏曼这才松了一口气,对这位漂亮表妹的能量,她非常有信心。

    苏曼身心放松的坐到沙发上,开始心思姜枫出来以后的事情,应该如何帮助他彻底消除这次事件的负面影响。

    ……

    姜枫被关在县检察院的内部看守所里已经两天了。

    这里虽然名义上是内部看守所,其实就是检察院后院内地一栋**的小楼,条件还是不错的,有点招待所的味道。毕竟进到这里的人在了解情况或“双规”有结果前还是难以下定论的。既然没有定论,就不能以犯人对待的。

    姜枫被禁锢地地方是一间套房,里外两间都设有床位和卫生间。外间住着两个年轻干警小王、小刘,一日三餐由他们俩送到房间里。房间虽然小了一点,但总算还有个活动的地方。

    除了不能走出内间,在房间里的行动还是很自由的,抽烟什么的没人限制。房间里没有任何通讯设施,姜枫的手机、小皮包等物则在入住之前就交给检察院的人了。

    两天前,那两名检察院的人将他送到这里就再也没有露面,这两天既没有人提审他,也没有人过来看他,除了外间的小王、小刘24时守候外,他仿佛被人遗忘在这里了一般。

    姜枫平生头次享受这种待遇,始终有种如坐针毡、如临汤镬地危机感,虽然事前已经猜测到自己肯定会因为行领导被“双规”,受职位牵连,可能会被关进来了解情况的。但他也明白,自己也不是生活在(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