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02 部分阅读
    苏晓洁听完非常满意,笑道:“难得你父亲还知道关心一下你的婚姻,这可是不多见啊。《+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苏伊儿、苏曼闻言,不由都笑了起来。姜枫暗道,未来的岳父大人看来平时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难以兼顾家里的事情喽。

    回到沈家,沈京明还没有回家,姜枫、苏曼、苏伊儿陪着苏晓洁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告辞了。

    名义上是苏曼到苏伊儿的住处住,姜枫则回海天大酒楼,实际上姜枫还是住在了苏伊儿的家里。

    洗浴一新,三人坐在客厅里交流,苏曼谈起姑妈这次到春江市的主要目的,是想把她带在身边,一起去易地交流的省,特意去征求她的意见,“……你们说,我能去吗?当时姑妈显得很失望,一个劲的抱怨,亲生女儿有对象不能跟着去,亲侄女再不去,去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身边一个贴心人也没有,这可怎么生活啊。弄得我也挺难受的,可也得挺着啊,否则天南地北的,那种相思的滋味我可不想品尝。姑妈看我态度坚决,只好做罢,就说,不跟着去,但也不能再在这春江市待着了,还是回省里吧,跟你妹妹也是个伴。就这么的让我跟她回来了,说马上联系调转的事。”

    姜枫笑笑,说道:“你调回省里也好,跟伊儿也是个伴,这样我也放心。”

    苏伊儿也大表赞成,说道:“爸妈说了,他们走后,让我搬回家里去住,你们想啊,那么大个房子,我一个人多孤单啊,表姐回来就好啦。”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18章 把酒谈心

    枫第二天回到春江市时已经快接近中午了,他和刘行里,直接回了家。

    到家时间不长,温茹也下班回来,看见他坐在一楼客厅沙发上,露出惊喜之色,柔声道:“回来了,几点回来的?”

    姜枫笑道:“我也刚到家,行里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挺平静的。”温茹微微一笑,走过去将坤包挂在衣架上,然后温柔的坐在姜枫的身边,问道:“小曼姐也去省城了,你看见她没?”

    姜枫点了下头,伸手轻柔了搂着她,说道:“昨晚见过面了,她估计得在省城待上几天。”

    温茹柔顺的贴在姜枫的怀里,眼里闪过一丝不舍,闷闷不乐地说道:“大家在一起住得挺好,小曼姐这一走,感觉心里空荡荡,浑身都不得劲。”

    姜枫倒是很乐观,安慰她道:“早晚我们都是要去省城的,晚去不如早去,等我的工作稳定下来,就运作一下,让你先去省行扎根。”

    温茹仰起小脸,眼里充满了信任和依赖,说道:“只要能跟着你,怎么安排都随你,我听你的。”

    姜枫心里暖暖的,脸色越发的柔和,轻轻抚着她的秀发。

    温茹静静的依偎了一会儿,心里充满了温馨,振作了一下,坐直身子,问道:“傅津的事怎么样了?”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肯定要调走,估计也就在这几天。”

    温茹顿时放下了一份心思,说道:“傅津、贺永琅的班底我已经调查清楚……”把傅津、贺永琅的人连名带姓、职务、详细情况介绍了一遍。

    以傅津的强势,布局了这么长时间。实力竟然大大不如贺永琅,这让姜枫非常意外,同时对贺永琅大起警惕之心,此人不显山不漏水地,实力竟然发展到如此深厚的程度。老谋深算啊,用心记在心里。

    温茹等了一会儿。估计姜枫消化差不多了,这才莞尔一笑说道:“至于施玉的情况恐怕要大出你的预料之外了。”

    姜枫波澜不惊的笑道:“她地情况应该不会太严重吧,否则你早已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到省城去了。”

    温茹妩媚的白了姜枫一眼,文静笑道:“鬼精灵,什么都瞒不过你。施玉,27岁。女,春江师范学院毕业。启县人,历任春江第一小学教师、春江区行信贷科科员、储蓄科副科长、信贷科科长、副行长,这些情况你都知道了。你不知道地是,她是安平夏的亲外甥女,两人年龄差距不大。自幼就非常亲近,感情非常好,走到今天的位置。唯一的靠山就是安平夏。结婚几个月就离异,一直独身,却无任何绯闻,行事为人一直比较低调,与人为善,善于团结人,业务能力非常强,由于一直在安平夏的羽翼庇护下,基本没有经历过挫折,显得有些单纯。她的情况就这些了。”

    姜枫眼睛微眯,从施玉地情况看,问题应该不在她的身上,那么安平夏就难逃嫌疑了。

    温茹微微一笑,从姜枫地神情上,她猜到了他的心思,柔声说道:“再说下安平夏的情况,安平夏,35岁,女,生于启县龙岗会计学院毕业,大专文化,历任启县行信贷科科员、副科长,春江市行信贷科科员、春江区行副行长、行长。她起步算是比较早的了,担任了春江区行行长,一直干到现在。靠山是原春江市行行长单,此人已于六年前死于车祸,之后再未与哪位市行领导关系亲近。婚姻与其外甥女有些相像,23岁结婚,当年离异,不为外人所知的是。婚姻破裂地原因,就是与单有了婚外情。不过,安平夏处理的很是稳妥,离异时没有传出任何绯闻,也很少人知道她与单的情人关系。”

    说到这,温茹颇含深意地瞄了姜枫一眼,笑吟吟地说道:“从以上情况分析来看,那施玉估计是在效仿她姨妈当年起步的经历呢,或者根本就是安平夏安排的。”如花笑靥透着暧昧。

    姜枫听完,也有同感,不禁脸热,既好笑又来气,心里却不可抑制的泛起一丝涟漪。此事既然不牵涉到政治斗争,自然轻松了许多,不过,这种明显带有功利色彩的男女关系,还是让他感觉到一丝不舒服。

    温茹暧昧的斜睨了他一眼,笑吟吟的站起身来,柔声道:“我去看看饭好没,还真有点饿了。”轻盈飘进了厨房,剩下的事还是交给姜枫自己处理吧,这种事她不方便插言定论的。

    姜枫望着温茹俏皮的身影,不由摸了下鼻子。

    手机响了起来,姜枫拿出,看了一眼,是安平夏的号码,心中一动,接通。

    “听说领导回来了,中午给你接风洗尘,如何?”安平夏爽快的声音传来。

    姜枫不由想起去省城前安平夏说有件事想跟自己解释一下的事来,看来接风洗尘的目的就在于此吧,情况已经明了,也没那么担心了,笑道:“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刚到家,你就知道。都谁参加啊?”没有拒绝,但也没有明确答应。

    “呵呵,领导刚回来,自然不好弄太多的人让领导不清静,我单独请领导如何?”安平夏娇声笑道。

    肯定要谈论施玉的话题,自然是能与安平夏单独谈谈最好,很满意,爽快地笑道:“好啊,去哪里?”

    “你下楼吧,我的车快到你住的小区了。”安平夏笑道。

    温茹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见状问道:“怎么,有人请客?”

    姜枫穿上西服外套,笑道:“安平夏。”

    温茹莞尔,玩笑道:“追债的来了。”

    姜枫呵呵一笑,向外走去。

    安平夏把姜枫带到了一个风味小吃,环境优雅。菜点也很有特色,四

    、两盘特色水饺、一瓶老白干。

    举杯说了几句暖人心的客套话,安平夏委婉的说起了那天施玉地事来,神色是又好气又好笑,“……我也没想到小丫头那天会弄出那么个节目来。早知道说什么我也会推了一切应酬过去陪着了。要不是你第二天早上过去显得有些怪怪的,我还蒙在鼓里呢。当时我就把她喊过去询问究竟,小丫头都交待了,只所以那么做,一是想感谢你对她的提拔和爱护,二呢她是想牢牢的攀住你这棵有着无限生长后劲的大树,蓄谋已久。她说了。那天中午即使我不去参加同学地场合,她也想好了支开我的办法。呵呵。请领导别担心,她说了,你那天已经烂醉如泥,什么也没做,她是故意让你以为做了什么。”

    姜枫如释重负。释然而笑,瞄了安平夏一眼,笑道:“这就好。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安平夏饶有兴趣地望着姜枫,美眸闪光,低声道:“假设你真做了,你会如何安置她呢?”不等姜枫回答,她笑吟吟地补充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施玉是我大姐的女儿,从小就跟我关系最好,可惜婚姻不太顺利,结婚不长时间就离异了。论年龄她比你大几岁,又离过婚。”然后眼透暧昧的望着姜枫,等着他的回答。

    姜枫端起酒杯,淡淡笑道:“既然什么都没发生,何来的假设,来,喝酒。”举杯干了。

    安平夏陪着干了,不满的瞪了姜枫一眼,娇声道:“老奸巨滑,早知道这样,一开始我就不跟你兜实底了。”旋即嫣然而笑,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施玉这小丫头有些死心眼。我都跟她说了,姜行长这人最是重视人才,而且重情重义,只要你一心一意的跟着他干工作,他是从不舍弃下属地,有提升的机会他自然会量才考虑的。你听小丫头说什么?她说,哼,我才不会傻了吧唧的傻等呢,你没看见他从县行带出来的人,哪个不是又年轻又漂亮,温茹就不用说了,司韶、叶蓓蓓哪个我能比地上,而且谁让领导又长得帅气不凡,我要是跟他不有点关系,等着他会想起我,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呵呵,小丫头根本就没死心,我看八成她是看上你了。”

    姜枫心中一跳,一边把玩着酒杯,一边急速思索着,嘴里却说道:“这就看你工作的力度了,为领导分忧解忧,应该责无旁贷嘛,施玉的思想工作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做通做透,总不能眼看着领导出现绯闻,你说是吧?”

    安平夏美眸一转,抿嘴笑道:“这个,是人家地私生活,我即使是她的领导、她的姨妈,也不好横加干涉的,还请领导体谅我的难处。”拿起酒瓶,又给姜枫和自己满上,眼里充满了笑意。继续说道,“看小丫头透漏的意思,她原也没打算让你娶她,一来她比你年龄大,二呢她又结过婚。呵呵,领导别误会啊,我可没有给你们俩牵媒拉纤的意思,只是如实向领导反映情况,以备领导决策之需而已。”

    姜枫心中又是一跳,眯眼望着安平夏,似笑非笑地说道:“谢谢你的如实反映情况。行里最近恐怕会有很大的人事变动,苏曼准备调回省里了,目前正在运作。哦,对了,你在春江区行这个位置上已经干了七八年了吧?。”

    他不准备就刚才那个话题继续谈下去了,再谈恐怕就会变得复杂了。所以转移话题,抛出了个重磅炸弹。其实,在听了温茹汇报后,他心里已经在考虑让安平夏担任总稽核的问题了。

    安平夏美眸一亮,轻声道:“嗯,已经七年了。”在一个位置上干了七年,再有实权也难免会生出厌倦的感觉,而且自己才35,事业的时候,有机会向上再进一步,怎能不令她心中大动,姜枫如此问,看来是想提拔一下自己了。不错眼的望着他,静候答案。

    姜枫微微一笑,道:“嗯,也到了该挪动一下位置的时候了。”对于提拔高兴国、安平夏的事他还是有点把握的,趁着未来的老丈人还未走,将他俩提拔到纪检书记、总稽核这两个不算热门的位置上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安平夏闻言一颗心落了下来,眉开眼笑的举杯敬姜枫,领导能说到这个地步,肯定会帮忙运作的。

    姜枫喝了杯中酒,仿佛随口提起刘行长的为人处事。安平夏自然心领神会,该去跟一把手走动一下了。

    两人随后谈起了别的,不再涉猎刚才的话题,也绝口不提施玉的事

    安平夏很健谈,爽直口快的说些趣闻,逗得姜枫呵呵而笑。姜枫的口才更是妙趣生花,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一瓶酒喝进去了。

    安平夏还要要酒,姜枫说适可而止吧,过犹不及,不如喝点茶。

    两人遂喝茶聊天,通过这次交流,彼此都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进而知心、默契。安平夏也真正甘心融入了姜枫的体系。

    尽欢而散,姜枫没有让安平夏送自己,搭车来到市行,直接去了刘延平的办公室,透露出苏曼要调走的消息,并委婉的推荐了安平夏。

    对于姜枫能够得知苏曼要调走的消息,刘延平没有感到意外,而且非常满意他及时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可缺的位置能够从内部提拔补充他自然求之不得,总比外派来一个不熟悉的人,好的、坏的难以把握,对安平夏,他的印象非常不错。而姜枫很会办事,他举荐的人都很明事懂礼,高兴国的事就是个例子,所以他暗示姜枫,自己也很看好安平夏。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19章 别样人才

    茹的父母由于调转关系一时没有办利落,推迟了搬家近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利索,搬家的前一天晚上姜枫陪着温茹赶回县,翌日一早送走了温茹的父母家人,两人又急忙赶回了市里。

    苏曼已经回来,她调转工作的事已有了眉目,省人民银行金融稽查室副主任,属于平调,不过,具体的调转手续下来还得有些时日。恰巧这时商贸银行开始实行住房制度改革,所有的公房都低价处理给个人。

    这下可把苏曼、姜枫、温茹难住了,县苏曼、姜枫各有一套公房,市里苏曼、姜枫、温茹各有一套。虽然是底价处理,但一下子要拿出五套房子的钱款,三人根本就没那能力。

    苏曼的钱款早已经都投在新房的装修和温茹的半套房款上了。姜枫和温茹那点工资维持日常开销已经有些捉襟见肘,更不用说多余的款项了。

    姜枫一咬牙,给贾路打了电话,所有房款先从他那里筹借一下,等卖掉几处房子再还他。

    贾路非常痛快,让他今天过去拿,所以姜枫和温茹送走了温家人,就匆忙向回赶。

    回到市里,将温茹送回家,姜枫开车去了贾路那里,贾路确实够意思,现金如数准备整齐,姜枫明白他手里肯定没有这么多现金,毕竟他还有生意要做,肯定是肯定人筹借的,好兄弟也没必要客套,只说了句,“借了好家吧。”拎着钱匆匆而去。

    当天就把所有房款都交上了,由于房产证一时间还到不了手里。马上卖不现实,但姜枫还是给县的朋友打了招呼,让他们帮忙先联系买家。

    市里的三套住房,只准备留两套,剩下的一套。姜枫委托给贾路了,让他帮忙联系买家。

    房产证很快就发了下来。朋友们也很帮忙,很快卖掉县和市里地三套住房,还上贾路的钱,剩下的钱扣出了苏曼前期投上的钱,剩下的都交给了温茹管理。

    苏曼不想收回那些钱,说一家人干嘛要分地那么清楚。我的钱也是这个家地钱嘛。

    姜枫笑了,就说。我猜到你就会这么说的,不过,养家糊口是男人的事,你们的私房钱还是你们个人自己保管,如果哪天家里的钱周转不开了。你们可以拿出来帮助周转一下。总不能我一个大男人要靠你们养活吧,那会让我变懒、变得没有压力、变得不思进取的,我想你们总不会喜欢那样一个男人吧。

    他就差把小白脸说出来了。把苏曼、温茹乐得不行了,苏曼就说,那好吧,钱我先自己收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大用了,也省得你变成那样地男人。

    温茹则颠了颠手里的钱袋,美滋滋地说道,唉,没办法,谁让我管钱呢,那就让我养你这个小白脸吧。

    姜枫把她搂在怀里狠狠地来了个长吻,直亲得她小脸绯红,娇喘吁吁,钱袋掉在地上才罢手。

    苏曼的调转手续很快就下来了,纪检书记也已明确要调整到临市去做副行长了,傅津也凑热闹下来了调令。

    省行的任命文件也跟着下发,明确姜枫分管信贷、金融改革,高兴国任纪检书记,安平夏任总稽核。

    随后就是工作交接,开欢送会。工作交接没姜枫什么事,因为傅津从去了省城就再也没回来过,好在信贷科的工作由高兴国、司韶掌握着,也不用傅津交接什么了。

    工作交接过程中,新领导班子也抽时间开了一次班子会,研究信贷科、春江区行接任人选问题。

    事前刘延平和姜枫个别商量过,信贷科司韶直接接任问题不大。春江区行则因为位于市里,地位和作用与其他县区行不同,这行长人选至关重要,掂量来掂量去也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加上金融改革试点工作又放在春江区行,目前正是关键阶段,换上个新人来主抓,光熟悉也得需要很长时间,改革总不能停下来等新任领导熟悉吧,遂决定由安平夏兼任春江区行长,等改革完事再研究行长人选。

    为加强春江区行地力量,决定增加一名副行长。刘延平一时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征求姜枫的意见,姜枫马上举荐了县行信贷科科长成友亮,将他地人事情况以及优缺点一一向刘延平做了介绍。

    由于十分了解,加上姜枫口才又好,寥寥几句话就把成友亮这个人的轮廓、能力、特点勾勒了出来。给刘延平的印象非常鲜活,他大感兴趣,让姜枫赶紧通知成友亮来一趟市行,他要见见。

    姜枫很会做事,当着刘延平的面打电话给杜明,让他派车马上送成友亮来市行,说刘行长要见见他。

    杜明多机灵啊,听完就明白了,肯定是老领导举荐成友亮担任什么职务了,否则一个县区行的小科长哪轮的到得到市行行长召见的荣幸。

    马上把成友亮喊到他的办公室,见面就恭喜他要高升了,然后把姜枫电话的意思跟他说了一遍,并分析道,肯定是老领导推荐他担任什么重要职务了,否则不会是市行行长要见他。

    成友亮听完惊喜莫名,同时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心思就多了。

    杜明能够理解他现在的心情,打电话给司机,让他用最安全最快的速度送成友亮去市行,安排好一切,拍拍心绪复杂的成友亮,提醒他要保持一个平常的心境去见市行刘行长。

    成友亮顿时清醒了许多,感激地笑笑,赶紧下楼上车。

    两个多小时后,成友亮精神抖擞的出现

    枫的办公室。姜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说了句,让成友亮坐下,长话短说。跟他交待了一下刘行长要见他的意图。

    成友亮一路忐忑猜测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微微一笑,恭谨地对姜枫说道:“全靠老领导栽培了。”

    姜枫望了他一眼,一摆手,说道:“感谢话留着以后再说吧。现在跟我去见刘行长。”

    成友亮接触到老领导那平和信任的眼神,心里的一丝怕见领导的胆怯立刻烟消云散。心情平静下来,跟着姜枫出了办公室。

    刘延平也没想到会这快就见到了成友亮,瞥了一眼姜枫,然后细细打量眼前的年轻人。

    姜枫马上感觉到了问题出在哪里,成友亮来地太快,难免让人怀疑他早已来了市里。那样的话,自己难免有设套演戏让领导钻地嫌疑。淡淡一笑。随口说道:“这小子听说您要召见,简直受宠若惊,竟然催着司机把将近三个小时的路两个多小时就赶过来了,可见领导的威信在基层是多么崇高啊。”

    刘延平微微一笑,眼前的年轻人有点姜枫的影子。神态恭谨而不胆怯,不卑不亢,显得很从容。而且能沉得住气,不乱看乱说,难得。心里已经有几分满意,只是,来的未免有些太快了吧?心思急转,淡淡一挥手,说道:“你先出去吧。”

    成友亮没想到跟市行领导见面竟然会是这样地,一句话没说,就这么让出去了,神色上则丝毫没有流露出来,恭谨的看了刘行长一眼,从容转身向外走去。

    出了门,只见司机站在门外。看见他出来,焦急大声地说道:“成科长,看你急得,火烧屁股似地,公文包都丢在车上了,不拿公文包你报的什么材料啊。”说着把公文包递给他,司机天生大嗓门,说话像打雷似的,这一着急声音更大了。

    成友亮怕惊扰了刘行长和姜行长,瞪了他一眼,拉着他向外走去。

    司机这下不满意了,嘟囓道:“你小子瞪我干什么,老子三个小时的路给你两个小时就跑到了,担着多大的风险,不说感激我,还瞪我。”

    门里地刘延平、姜枫听得清清楚楚,刘延平哑言失笑,臭了姜枫一句,“你们县行还真有人才。”嘿嘿一笑,然后又道:“就这样吧,你让温茹通知开班子会,马上开。”

    姜枫还真感谢这位大嗓门司机,救苦救难啊,对刘延平苦笑了一下,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班子会开得非常顺利,贺永琅现在是孤掌难鸣,人事调整完全按着刘延平和姜枫商量的一一通过,司韶任信贷科科长、安平夏兼任春江区行行长、成友亮任春江区行副行长,分管信贷工作,副行长卢楠领导分工调整为分管金融改革。

    成友亮此时正坐在车里纳闷呢,这刘行长到底是啥意思啊,什么也没说,就让自己出来了,是不是对自己不满意啊?现在可好,就这么没有管没人问地晾这了,到底是让自己走,还是让自己在这等,总得有个人出来发句话啊?思绪万千,也只能干等着,姜行长不发话,他还真不敢就这么走了。

    那大嘴巴司机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莫名其妙的坐在这里干等,也不知成友亮在等什么?问他,他还只嚷嚷,让你等,你就等呗,等什么?我哪知道。领导不发话,你就敢走。他还一包子情绪。

    手机响了起来,成友亮急忙掏出来看,是姜行长的号码,急忙接通,恭谨地说道:“姜行长,我是友亮。”

    大嘴巴司机一听是姜枫姜行长,立刻竖起了耳朵。虽然没有接触过,但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县行一提起姜枫,那可是人人脸上露出尊敬,一任领导走后能获得如此殊荣,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姜枫的重要他用听也听出来了。

    “你小子现在在哪里?不会是吓跑了吧?”带着磁音的浑圆男声充满了笑意。

    “您不发话,我就是吓破了胆,也不敢私自逃跑啊。我在院中车里呢。”成友亮口才也不错。

    “呵呵,还算你有良心,没给我丢脸。行啦,你在下面等着吧,我马上和安总稽核下去,送你上任。”说着挂了手机。

    上任?!难道自己被任命为春江区行副行长啦?成友亮顿时有种梦中的感觉,正犯迷糊呢,只听见大嘴巴司机响雷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成科长,你要去上任?哈哈,看样是提拔了,恭喜啊!”只觉的手被握住一阵摇晃,不禁清醒了,看来是真的,对大嘴巴司机笑笑,赶紧下了车,等姜行长下来。

    看见姜枫、温茹和一女子出现在视野中,成友亮急忙迎了上去,望着姜枫笑嘻嘻的说道:“姜行长。”然后对温茹笑笑,点了点头。

    姜枫望着他,一指安平夏,笑道:“你先别客套,先见见你的顶头上司,市行总稽核兼春江区行行长安平夏。”

    成友亮闻言立刻郑重起来,恭敬而不失仪态的握了一下安平夏伸来的手,说道:“安总稽核,你好,以后还请您多多指导。”

    安平夏仔细打量了一下成友亮,爽直的对姜枫笑道:“领导,你还别说,成副行长跟你还真有几分神似呢。”然后对成友亮笑道:“成副行长,你可不要谦虚啊,咱们领导带出来的人,那还差得了嘛,以后请你多多支持工作。”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20章 难逃法眼

    枫瞥了一眼大楼,对安平夏笑道:“我看我们别站在观赏了,还是到你那谈吧。”

    安平夏也瞅了一眼大楼,抿嘴笑道:“观赏就观赏呗,我们还怕别人看啊。”话虽那么说,她还是快步向自己的车走去。

    温茹不由笑容洋溢,随着姜枫向安平夏的车走去。

    姜枫边走边对成友亮说道:“跟上啊。”

    两辆小轿车开出了市行大院,向春江区行驶去。

    到了春江区行,姜枫借用了安平夏的办公室,由安平夏、温茹陪着,跟成友亮进行了一次上任前的谈话。谈话进行得很简单,主要是对成友亮提了一些要求,成友亮也做了表态。

    谈完话,姜枫让安平夏召集齐了春江区行班子成员,让成友亮跟所有班子成员见见面,姜枫对春江区行班子提出了几点希(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