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03 部分阅读
    谈完话,姜枫让安平夏召集齐了春江区行班子成员,让成友亮跟所有班子成员见见面,姜枫对春江区行班子提出了几点希望。《+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期间,几次与施玉目光相遇,都接触到那桃花眼里的顽皮笑意,姜枫只好装糊涂,一扫而过。

    之后召开了全行大会,会上姜枫宣布了省行对安平夏的任命和市行对春江区行行长的安排,温茹宣布了市行对成友亮的任命和春江区行领导分工的调整。

    成友亮按着惯例,在主席台上站起身来,亮了亮相,然后就坐下了。

    安平夏做了发言,对成友亮加入春江区行表示了欢迎,并宣布今后金融改革工作由卢楠副行长具体主抓,提出了希望。

    会议结束以后,安平夏、卢楠、施玉陪着姜枫、温茹、成友亮回到安平夏的办公室,安平夏望着姜枫笑道:“为欢迎领导和温科长深入基层指导工作。欢迎成副行长加入春江区行,特设薄宴,还请领导赏光。”

    姜枫笑笑,说道:“一番盛情,让友亮参加吧。我和温科长下午还要送苏曼去省城,就不参加了。来日方长嘛,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安平夏知道姜枫和苏曼的关系非同一般,爽直地笑道:“既然如此,等领导和温科长从省城回来,给你们接风洗尘。”

    姜枫笑道:“行,一言为定。”

    姜枫和温茹先去了趟行里。办公室主任丁宣早已把行里的面包车停在行门口,他亲自坐在车里等姜枫过来取车。

    姜枫非常满意。笑容灿烂的跟丁宣客套了几句,然后开车载着温茹向住处驶去。

    回到家里,只见苏曼大包小裹的堆了一地,蒋依敏也帮着收拾着。

    看见姜枫、温茹回来,苏曼对蒋依敏笑道:“大姐。你去安排饭吧,剩下的东西也没有多少了,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温茹脱下外套。急忙上前帮忙。蒋依敏笑笑,下楼进了厨房。

    时间不长,司韶、叶蓓蓓二女也过来了,司韶甜甜一笑,进屋笑道:“来晚了。”

    苏曼柔声笑道:“不晚,你们工作忙,能来,已经足见盛情了。”

    司韶、叶蓓蓓急忙上楼搭手帮忙,叶蓓蓓未语先笑,露出两个可爱地小酒涡,娇声道:“瞧小曼姐说的,见外了不是。”

    姜枫、温茹不由笑了起来,姜枫插不上手,只好坐在一边看,四个女孩聚到一起顿时热闹了起来,唧唧咋咋地笑声不断。

    饭后,高兴国、安平夏、成有亮也赶了过来,稍坐了片刻,苏曼准备走了,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东西搬到楼下,装上面包车。

    苏曼一一跟高兴国、安平夏、司韶、叶蓓蓓、成有亮还有蒋大姐招呼了一声,欢迎大家到省城去家里玩,这才跟温茹上了车。

    姜枫开车驶出了小区,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不到三点就到了省城。

    沈家别墅,苏晓洁、苏伊儿都没有去上班。荀梅赫然出现在门口,让苏晓洁心里惊讶了半天,这小丫头从上大学后,就再没有来过,她和苏伊儿的矛盾,苏晓洁也听说了一些,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见女儿亲热地上前拉着荀梅的手,两人低声笑语了几句,走了进来。

    看来两人和好了,苏晓洁心中欢喜,和气地招呼了一声。

    荀梅礼貌的称呼了声“伯母。”然后笑吟吟地问道:“小曼姐应该快回来了吧?”

    苏伊儿笑吟吟的回道,十二

    地,应该快到了。

    “小梅,听说你去了明河证券公司了?”苏晓洁柔声问道。

    荀梅望向苏晓洁,嫣然一笑,乖巧的说道:“嗯,去了快一年了。”

    “证券业务可不好开展啊,你倒是挺有股子闯劲地,比我们家伊儿强。”苏晓洁笑道。

    荀梅瞥了一眼苏伊儿微蹙的秀眉,笑嘻嘻的对苏晓洁说道:“伯母这么说,有人会不舒服哦。”

    苏伊儿美眸一转,流光溢彩,嫣然笑道:“咱俩没有可比性,我干嘛要不舒服。”

    苏晓洁见之前快好成一个人的两个女孩,转眼间就变得针锋相对,不禁莞尔。

    荀梅轻启粉唇,正准备再斗上几句,目光所及,看见一辆面包车驶了过来,不禁嘟囓道:“不会是小曼姐回来了吧?”

    苏伊儿凝目望去,顿时笑靥如花,开车的是姜枫,也不招呼荀梅,径直迎了上去。

    荀梅也看明白了,白了苏伊儿一眼,低声嘟囓了一句,“小气鬼。”也跟着迎前几步。

    看见两位佳人迎了上来,姜枫只好在她们身边停下车,苏曼、温茹下了车,四个女孩顿时亲热成一团,笑语盈盈,花枝烂漫。

    姜枫笑呵呵地看着四位佳人团聚地美景,心里美滋滋、飘乎乎的。将车开到门口停下,下车礼貌的招呼未来地岳母大人。

    晚饭设在了酒楼,沈京明也难得的抽出时间回来参加,席上姜枫虽然克制自己,不与苏曼、荀梅、温茹三女流露出亲近之色,但却难禁三个女孩不经意间自然流露出的情意绵绵、亲昵举动。

    沈京明什么人物啊,年轻人这点小把戏哪里逃得过他的火眼金睛。瞥了一眼女儿,见她笑意融融、春风满面,仿佛无视其它女孩和姜枫关系的不同寻常。他就思考了,以女儿的聪明灵慧不可能看不出来,既然看出来了,却又做到熟视无睹,没有任何负面反应,这说明了什么?

    说实在的,眼前的情形让他心里很不舒服,相信任何做父亲的发现未来女婿与其他女人关系不同寻常也会不舒服的,这就是舔犊之情、爱之深切。

    官场纵横多年,使他城府够深、涵养到家,懂得控制情绪,没有当场发作出来。

    姜枫谨小慎微的应付着眼前的场面。说实在的,他已经有些后悔前来送苏曼了,甚至懊悔没有马上离开省城,却来参加这个晚宴了。

    感情这东西是很难控制的,发乎情而显于言行,尤其跟自己有关系的几位女孩聚在一起,难免会疏忽,流露出亲昵地举动来。而落入沈京明这位官场老江湖的眼里,很容易就会看出马脚来。

    心有所虑,眼神自然的就会经常瞟一眼未来的岳父大人,所以沈京明虽然城府够深,涵养够好,但蛛丝马迹还是会显露出来的。

    眼有所见,姜枫不由暗自叫苦,看情形未来的岳父大人对自己与苏曼、荀梅、温茹的关系已经有所察觉,并生出怒气。心思急转、暗思对策。

    宴会结束,姜枫脸露灿烂笑容,起身笑道:“一会儿,我和温科长就从这里起程回春江市了。”

    苏晓洁和四位女孩非常意外,尤其苏伊儿和荀梅,不知他这次忽然要连夜赶回去是什么意思,苏伊儿秀眉微蹙,娇声地问道:“这么晚了,急着回去干什么哦?”

    荀梅附和说道:“就是啊,开夜车也不安全,干什么那么着急。”

    最了解姜枫的还是苏曼,一愕之后,露出深思的神色,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姨夫。

    温茹无所谓,姜枫走她就跟着走,姜枫留她就跟着留,一切都听他的。

    沈京明则完全看透了姜枫的心思,暗笑道,这小子狡猾,可恶。竟然想金蝉脱壳,拖过眼前再说。

    还是未来的丈母娘疼女婿,关心地说道:“现在太晚了,就别走了。有什么急事可以明天早起往回赶,一样来得及。”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21章 无赖女婿

    枫微微一笑,感谢的看了一眼苏晓洁,委婉说道:“点,两个小时就到家了,才不到10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个行的行长来请示工作,我总不好让人家空等。”说着还看了沈京明一眼。

    沈京明脸上露出让姜枫感觉心惊肉跳的笑容,慢条斯理的说道:“难得来一趟,有些事我想今晚跟你好好聊聊。你可以给那位行长打个电话,就说,省行行长让你陪着聊天,让他这位县区行行长等一晚上,相信他不会不给我这位省行行长点面子吧。”声音柔和而风趣。

    苏晓洁和几位女孩不由都笑了起来,苏曼则笑的有些勉强。

    姜枫差点哭了,呵呵,当然是在心里哭。心思急转,立刻有主意,不走就不走,你还能吃了我,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沈京明,掏出手机,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拨了杜明的手机号,接通,不等杜明说话,抢先说道:“杜明啊,不好意思,我今晚实在是赶不回去啦,要陪省行行长啊,你先找个地方住下,别着急,我明天一早就赶回去了,有什么急事我们明天早上再说。”

    手机里传出“啊…啊…啊”的声音,外人听见还以为杜明在应答呢,其实姜枫心知肚明,杜明那是惊讶的、莫名其妙的、下意识发出的声音。

    姜枫心中暗笑,接到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估计杜明今晚得失眠了,“行了,就这样吧。明早见。”马上挂断,随手关了手机。

    苏曼、温茹立刻返过味来了,杜明什么时候到春江市了,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嘛,温茹心中暗笑。不知他心里打得什么鬼主意,苏曼则猜到了一点。

    沈京明倒是有些相信了。看来果然有位县区行行长在市里等他,看来是自己多疑了。

    其实他对姜枫还是蛮欣赏的,头脑够用、悟性高、又机灵,天生就是做官地料,人又风趣,博学多才。很和他的胃口。

    就是他那招女人爱的气质让他有些不放心,担心女儿婚后为此惹气。今晚的事他也只是根据三位女孩的神情举止猜测而已。并没有落到实处地证据说姜枫花心。不过及时敲打敲打他,给他弄个警种,还是很有必要的。

    结果姜枫被沈京明地车掠走,两人要去省行宾馆彻夜长谈。留下神色各异的苏晓洁、苏伊儿诸女,面面相觑。无奈苦笑,只好各奔东西,苏曼跟苏晓洁回家。温茹则跟苏伊儿去住,荀梅回自己的住处。

    姜枫现在很惬意,住着高级套间,喝着龙井香茗,抽着软包中华,最最让人羡慕的是,与省行行长住在一个房间,非常悠闲随意的闲聊着。

    沈京明很懂得生活,进了套间后并没有急着与姜枫交流,而是很悠闲的去冲个澡,换上宽松舒适地睡衣,然后让姜枫也去冲个澡,给他也准备了一套同款的新睡衣。

    他自己则闲逸飘洒地泡上了龙井茶,靠坐在床上,悠然慢饮,显得那么的自然而飘逸。

    姜枫洗浴一新,穿着舒适睡衣走进来,阳光、帅气,沉稳的走到对面床边坐下,步履轻捷,体态端庄,欣欣而来,潇洒而坐,给未来的岳父大人添上点茶,然后给自己也倒上一杯,学着他的样子也靠坐在床上,细品香茗。

    沈京明看了姜枫一眼,心中暗赞,从容不迫、自然洒脱,在自己省行行长和未来岳父这两重身份面前,他还能保持这份从容,尤其难得,这跟一个人地智慧、教养、心志绝对有很大的关系。

    言为心声,行为神使。腹有诗书气自华,良好的风度来源于日常地习惯,绝非一时的造作所能表现出来的。

    欣赏归欣赏,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沈京明很有谈话技巧,随口聊起了一个轻松的话题。

    姜枫心中暗笑,该来的还是得来,及其配合的陪着他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沈京明就聊起了一些社会现象来,他说,现在经济发展了,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富裕了,精神生活却匮乏了起来,不知道该追求什么了,一些恶习、陋习也出来了,妓女复活,结果把小姐这个词给糟蹋了,赌博也死灰复燃,竟然出现了全国上下一片麻,吸毒的、养二奶的也都冒出来了。

    姜枫就说,是啊,国家领导人也看出问题来了,所以才提出了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就是想在抓经济的同时,也要抓好精神文明建设,不过现在抓精神建设可不能走老套路了,毕竟时代变了,人的观念也变了。当然像毒赌黄这样的毒瘤只要政府下决心取缔,还是立马可以见效的,其余的陋习只有靠引导、宣传了,培养良好的精神生活习惯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沈京明微微一笑,这未来女婿很上道,也很有见地,感觉易于沟通了,话也逐渐谈到目标上了,他说,像毒赌黄这些恶习建国后清扫过,人们易于预防,可是从西方传过来的一些东西就很难预防了,像现在的什么一夜情啦、试婚啦、找情人啦,不但破坏了社会固有的家庭模式,而且还潜移默化的损坏了人们的道德底线,隐蔽性比较强,破坏力巨大。

    现在的年轻人对这种危害性缺少正确地认识和前瞻,反而认为这是他们个人的私生活,又没有破坏社会,别人没权利干涉,肆意妄为,结果造成多少婚姻破裂,留下多少遗憾。

    还有一些领导干部以权谋色,养情人养小秘,结果怎么样,情

    望是填不满的,还不是一个个都**熏天,胆大妄为法网嘛。

    姜枫暗道,来了,脸不红不白,从容附和道。您说得非常有道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一夜情啦,试婚啦、找情人啦是要不得的,做为领导干部更应该加强自身修养。决不能以权谋色,搞权色交易。防微杜渐嘛。

    呵呵,说的滴水不漏。

    沈京明见他一口就把自己摆清了,颇有些无赖本色,就是不承认,你能把我怎么地吧。

    他口气一缓,抿了一口茶水。笑道,当然啦。感情地事是很难控制的,尤其是男女关系,年轻人嘛是要允许犯错误的,人的一生不经历些挫折,是很难真正成熟起来的。但也要清醒认识到。感情问题也是最伤人地,如果把握不好,可能会给别人留下一辈子的创伤。给自己留下一辈子地遗憾。说到这他的眼里竟然流露出一丝哀伤。

    姜枫不禁猜测,难道他在感情上曾经留下过遗憾?那会是怎样的一段情感经历呢。

    沈京明眼珠一转间恢复了正常,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姜枫认真了起来,真诚地说道,你说得非常有道理,在感情上确实应该很好地把握、正确的处理,要珍惜每一刻时光,珍惜每一件事,珍惜每一个关心你、爱你的人,善待自己,善待生命,善待生活,要让自己爱的人幸福和快乐,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沈京明审视地望着姜枫,能看得出来他是真诚的、发自肺腑地,一个能懂得珍惜的人,应该会善待伊儿的,这点他仿佛能够感受得到。不过,“珍惜每一个关心你、爱你的人”这句话让他不由闪过饭桌上苏曼、温茹、荀梅三个女孩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爱恋来。

    话题一转,他又随口问起了苏曼、温茹、荀梅地事来,仿佛随口聊起,显得也很自然。

    不过,落在姜枫的耳中,可是句句如雷贯耳啊,心里暗自小心,神色自如的应对,斟词琢句,对答如流。

    有些东西明明感觉到了,却就是求证不出来,让沈京明也很无奈,总不能直白地问姜枫吧,你和谁是什么关系,没有这么问的,而且问了也是白问。

    看姜枫神色自如的样子,不禁暗骂,这小子无赖,滴水不漏嘛。

    偏偏这无赖小子,在学校的时候就抓住了女儿的心,而且又很和他的胃口,否则管这小子有没有那回事呢,一句话,不同意他跟女儿交往就完事了,他还敢啰嗦!

    沈京明神色和蔼起来,谈起了苏伊儿,添犊之情流露无疑,叮嘱姜枫以后一定要善待苏伊儿,谈起女儿不能跟在身边了,神情有些落寞。

    姜枫眼睛望着他,真诚的说,把她交给我,您就放心吧,我会用一生来善待她,让她幸福、快乐。

    从他的身上能够感受到那种发自肺腑的真诚,沈京明很欣慰,也就放宽了一步,他说,只要记住一点不要伤害到伊儿,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可以直接跟他说,他会帮助他的。天下父母心啊。

    姜枫没有信誓旦旦的,说多反而没有了力度,他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对沈京明笑笑。

    沈京明下了地,说茶已经没味了,要重沏一壶。

    姜枫就说,我们出去喝点酒吧,茶水太清淡,不如喝酒畅谈。

    沈京明闻言,看了一眼表,已经半夜了,哑言失笑,他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半夜出去喝酒了,也好,那就再年轻一吧,重温一下恣意妄为的滋味。

    说这话的时候沈京明也不由的神采飞扬,流露出一股兴奋的神色。

    两人又重新穿上了衣服,下楼,出了宾馆。

    现在省城的夜生活也到很晚时间,宾馆前仍然停着出租车,街上***通明,车来车往,随意找了一家小餐厅,姜枫说,今晚我请您。

    沈京明笑了,他说,今晚你就别把我当成省行行长、也别我当成你未来的岳父,就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朋友嘛,你是远道来的,那又让你请客的道理,这客我请。

    姜枫说,那我还是把你当成未来的岳父吧,出来吃饭哪有让岳父大人掏钱的道理,自然应该小的小敬老的。

    沈京明爽气地说道,那就你请,你很会说,也很无赖,我说不过你,也无赖不过你。

    姜枫明白,他在为刚才掏不出自己和苏曼三女关系的事下结论呢,无赖就无赖吧,反正是过关了,而且看样子未来的岳父大人也没有真怪自己的意思。

    喊来服务员,姜枫做主点了几个菜,问有什么白酒。

    服务员看两人的穿着和气质,就知道两人不是普通人,就捡店里的好酒介绍,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店竟然会有五粮液,姜枫也没问沈京明,做主点了两瓶五粮液。

    酒菜很快就上来,沈京明边吃边笑道,全市我爱吃的、爱喝的,看来你情报工作做得很到家啊。

    姜枫贼笑道,要想讨心上人欢心,就要先讨老丈人欢心,那自然要跟心上人讨教明白老丈人的喜好啊,这样心上人和老丈人就都欢喜了。

    沈京明点头赞成,他说,我年轻的时候用的也是你这招,灵验无比。

    两人相对大笑,开心畅饮,开怀畅谈。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22章 孺慕之情

    京明和姜枫在小店喝酒畅谈,直折腾到凌4才结白酒喝了进去。

    从小店出来,沈京明仍然保持着潇洒清醒的状态,他关心地说,别急着走了,回宾馆睡一觉,这么走我不放心。

    姜枫依旧帅气,笑道,我年轻,精力旺盛,一晚两晚不睡,不会影响注意力的。既然答应人家了,就必须做到,否则就没有信誉了。

    沈京明看看他,精神不错,没有露出醉意,笑了,他说,还是年轻好啊,你要走那就走吧,不过,路上要慢点开。人无信而不立,你能坚持做到,这很难得。

    姜枫继续陪着沈京明向宾馆走去。

    沈京明望了他一眼,知他的用意,玩笑道,你怎么还跟着我走啊,不会是又想去睡一觉吧。

    姜枫就说,我送送你,把你送到宾馆,我再走。这样见到伊儿,我也好交待。

    沈京明微微一笑,说道,看来还是养女儿好啊,老丈人也能跟着借光。

    姜枫就说,既然有这么多好处,那将来我也要女儿。

    沈京明就说,你还是要个男孩吧,我喜欢有个外孙。

    姜枫爽气地说道,那就要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这样就圆满了。心里则道,四个心上人一人生一个,最少也得四个孩子呢,总不会都生女孩吧。

    沈京明笑道,那你就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了,恐怕你这领导也做不长了,你舍得?

    姜枫贼笑道,事在人为嘛。

    沈京明会心一笑。明白他的意思,笑道,就你鬼点子多。过犹不及啊,小聪明最好还是适可而止。

    姜枫就说,请岳父大人放心。我不会把这小聪明用在以权谋私上的。

    到了宾馆门前,沈京明停下脚步。就说,行了,就送我到这吧,还是赶紧去找你的车吧。

    姜枫笑笑,就说,跟您交流既增长知识。又轻松愉快,真希望能多待些时日。

    沈京明笑了。说道,人都有很多面地,昨晚我露出的可能是最真实的自我,过一会儿,说不定我又恢复了省行行长的本色。到时候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姜枫就说,第一次接触您,您就已经给我展现出了三个不同的面了。都挺有魅力地,无论哪个面我都挺受用的。

    沈京明开心笑道,难怪你小子会讨女孩子地欢心,呵呵。行了,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机会有的是,到时候你别讨厌我这老头就行了。

    姜枫说,怎么会呢,再说你也不老啊,正年富力强呢。您上楼早点休息,我走啦。挥挥手,转身洒脱的离开宾馆。

    “路上注意安全。”身后传来沈京明洪亮的声音。

    姜枫回头望去,只见沈京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宾馆门里,眼里不由闪过浓浓地孺慕之情。

    边走边打开了手机,只见有七八个未接来电呢,看看号码多数是杜明的,也有一个是苏曼地,也不知苏曼、温茹、苏伊儿住在哪里了,若是住在苏伊儿那,他就不准备马上走了,好好睡上一觉,陪陪诸女;若是住在沈家,那还是赶紧载上温茹,打道回府为妙。好不容易与老丈人建立起的良好关系,可别毁在这小环节上。

    姜枫想了一下,决定打给温茹,先打探一下情况,很快接通,“喂,小茹啊。”

    “嗯,你现在在哪里呢?我们一会儿走吗?”温茹温柔的声音传来。

    姜枫没有回答温茹的问题,先问道:“你住在哪里?”

    “我在伊儿这呢。”温茹道。

    姜枫大喜,也不藏着掖着了,笑道:“好啊,我马上过去,不急着走,我要好好的先睡上一觉。”

    “你一宿没睡啊?”温茹惊讶地问道。

    “呵呵,是啊,详细的一会儿回去再说。”姜枫笑道。挂断手机,挥手拦住一辆出租车。

    进屋,只见苏伊儿、温茹已经穿着整齐,笑吟吟的望着他,眼里充满了好奇。姜枫打了个哈气,活动了一下胳膊,说道:“我先冲个澡吧,一会儿再跟你们说。咦,小曼、荀梅呢?”望卫生间走去,忽然感觉少点什么,没看见苏曼和荀梅。

    苏伊儿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嗔道:“也不知你拽着我爸

    了,竟然困成这样。表姐跟我妈去了,荀梅回家了。

    姜枫赶紧溜进了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感觉精神了许多,这才想起没拿睡衣进来,就对外喊道:“伊儿,麻烦把我的睡衣送过来呗。”

    时间不长,门开,伸进一只纤细嫩白的小手,递过睡衣又缩了回去,门关上,传来二女的嬉笑声。

    姜枫对这小手熟悉无比,是温茹的,心中一荡,赶紧穿上睡衣,走出卫生间,望见二女充满好奇的眼神,笑道:“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我和岳父大人昨晚都干什么了吧?”说着走到沙发上坐下。

    苏伊儿坐到了对面沙发上,温茹迟疑了一下,坐在了苏伊儿的身边。

    姜枫不满的瞪了苏伊儿一眼,站起身来,挤在苏伊儿、温茹的中间坐下,搂住想要逃逸的苏伊儿,说道:“都要成未婚夫妻了,还这么生分怎么成。”用另一只手搂住温茹。

    温茹柔顺的贴在他的怀里,苏伊儿瞥了温茹一眼,也不挣扎了,只是小脸变得绯红,心跳加快,娇躯僵硬。

    姜枫享受着温香暖玉,嘴里则介绍着自己和岳父昨晚的情形。

    闻听父亲开始怀疑苏曼、温茹、荀梅与姜枫的关系,苏伊儿心里不由紧张起来,娇躯却变得柔软了。她也是当局者迷,否则以她的聪明昨晚就应该感觉出父亲的异常。

    姜枫直介绍到今早与沈京明分手,一双手也没闲着,在美妙的娇躯上大肆活动,不过苏伊儿的活动面小一些而已。

    温茹文静的小脸也透出了晶莹的粉色,习以为常了,还能保持思维,柔声笑道:“难怪昨晚你会把杜明拖下水,骗人的本事很大啊,还真是个无赖。”

    苏伊儿就有些不堪了,尤其当着温茹的面被他侵袭,格外的敏感,红晕已经深入衣领,喘息声清晰可闻了,闻言,急忙附和道:“确实是个无赖。”

    姜枫色迷迷的望望苏伊儿,瞅瞅温茹,暧昧的说道:“我们到床上聊去,还有更大的秘密没跟你们说呢。”

    苏伊儿立刻挣出了她的搂抱,站起身子,躲到安全的距离,小脸绯红的嗔道:“又在骗人,谁跟你去床上。”俏挺的酥胸美好的起伏着。

    温茹倒是想去,不过苏伊儿在?(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