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08 部分阅读
    刘行长马上说道:“你处置很得当,目前最紧要的任务就是追回钱款,确保国家财产不受损失,在这个大目标下,可以采取一些较为灵活地办法。《+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如果需要市行出面协调地方的,我会亲自出面地。”

    姜枫说道:“好的,后续有了结果,我会第一时间向你报告。”

    到了谢明义家楼下,姜枫让小张待在车里,他一个人上了楼,秦玲开的门。姜枫走进屋里,秦玲并没有向谢明义的爱人刻意介绍他的身份,谢明义地爱人也没有露出任何诧异的神色,看来秦玲已经跟她说了自己的身份,姜枫从容在谢明义爱人对面地沙发上坐下。

    秦玲走过来,坐在姜枫的身边,瞅了一眼谢明义的爱人,对姜枫说道:“姜副行长,谢家嫂子已经同意了你对第二个条件的修改。”

    姜枫点了下头,望着谢明义的爱人,说道:“你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抉择,这对你的爱人和你的家庭来说是个决定性的转折,对我们银行挽回经济损失,消除恶劣影响也有着非凡的意义,我非常欣喜看见这样一个双方挽救危局的局面。你说吧,我需要给你怎样的一份书面保证?”

    他说得很可观、很平等、也很实际,没有居高临下、立威、施舍的意味,很容易获得对立方的好感。

    谢明义的爱人望着这位领导的领导,眼睛有些湿润,但还是理智的说道:“你得写上你代表市行及县行向谢明义和他的家人郑重承诺,只要谢明义投案自首,归还所有钱款,市行及县行确保谢明义不会受到任何法律制裁,不会

    除公职的处分,给予谢明义调出联系单位的时间半年欺骗手段,致使市行及县行没有履行以上承诺,你的全家,包括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不得善终,男的出门被车撞死,女的被人**致死,你的后代子孙,男的辈辈为鸭子,女的辈辈为妓女,永世不得翻身。然后落上春江市商贸银行、旬和县商贸银行的款,签上你的职务和姓名,摁上你的手印。”

    违诺处罚不可谓不恶毒,姜枫顿感啼笑皆非、心惊肉跳,硬着头皮接过她递过来的纸笔,照着她的意思写下来,然后递给她,说道:“你看看可还满意?”

    谢明义爱人接过去认真地看了一遍,满意的点了一下头,默默无声的又递给姜枫。

    姜枫最后签上职务、姓名,年月日。

    谢明义的爱人看来是早有准备,马上拿出印泥,递给姜枫。

    姜枫又摁上手印。然后将那保证书递给谢明义的爱人。

    那女人接过去,立刻进了卧室,过了好一会儿才空着手走出来,望着姜枫说道:“谢明义最晚不超4肯定会到县行招待所找你投案自首的,若他不回来,你们可以让公安局以妨碍公务、藏匿罪犯罪把我抓起来,我若抵赖,让我的全家,包括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不得善终,男的出门被车撞死,女的被人**致死,我的后代子孙,男的辈辈为鸭子,女的辈辈为妓女,永世不得翻身。”

    这女人对自己及家人也够恶毒的,惟其如此,更显示出她的决心,这是个狠绝的女人,姜枫不想久留,站起身来,说道:“我回去等谢明义来投案自首。”说完,起身向外走去。

    忽然听见身后传来“扑通“的声音,回头望去,只见谢明义的爱人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样子,泣声道:“对不起啦,姜行长。只要我丈夫没事,我一辈子感激您的大恩大德。”说着一个头磕了下去。

    姜枫怎么敢受这个头,急忙往一边一闪身,轻声道:“只要我一一兑现了承诺,你又何来的对不起。只要谢明义能前来投案自首,那是他自己的造化,我又何来的大恩大德。”说完,快步离开了谢明义的家。

    来到楼下,姜枫感慨万千,并没有马上上车,回身望着秦玲,说道:“狠绝、疯狂,惟其如此更能看出她是个真性情的女人,谢明义真是好福气!”

    秦玲没想到姜枫在被逼立下那恶毒违诺处罚后,还能理智的给谢明义的爱人做出这么贴切的评价,这得需要多么宽阔的胸怀啊!眼睛一亮,眼里立现无限钦佩之色,

    接触到那放电的眼神,姜枫还真有些抵挡不住,移开目光,忽然笑道:“难道她就不怕我是冒牌的市行副行长?”

    秦玲感觉有些失态,脸微红,平静的说道:“她才不傻呢,刚才她跟我说了,她曾经派人去招待所调查过,市行工作组、你这组长的职务姓名她都知道,而且还拍了照呢。”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来。

    姜枫接过照片看去,还真是他的照片,一张从招待所里出来的场景,哑言失笑,自然自语道:“这女人还是个狡猾的女人。”

    秦玲咯咯娇笑起来,低调平静的女人笑起来格外的吸引人,风情万种!

    姜枫摸了一下鼻子,笑笑,转身上车。秦玲望着他的背影,小脸没来由的又是一红,随着上了车。

    路上,姜枫打手机联系上公安局骆局长,把与谢明义爱人达成协议的事介绍一下,公安局局长自然乐见其成,明确表示公安局将积极配合姜枫的劝服工作。

    为了慎重起见,姜枫建议公安局对谢明义的家和他爱人最好实施24小时全方位监控,但千万不能干扰到他爱人的劝说活动,即使谢明义露面,只要不是远逃的方向,也只监控,不抓捕,给他一个投案自首的机会,以免节外生枝。

    骆局长表示,他完全赞成姜枫的想法,马上组织人马进行对谢明义家和他的爱人实施24小时全方位监控。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35章 霹雳行动

    枫跟公安局长通完话,忽然吩咐小张不急着回招待所望着秦玲,把今晚与吴姗姗见面的事说了一遍,并把高兴国、叶蓓蓓从案件侦破工作调整出来的真正意图也告诉了她。

    上级若主动跟下属分享机秘,事情本身发出的就是一种绝对信任的信息,和期望下属承担任务或分担重任的一种暗示。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领导赏识你,有重用你的意思,并且给了你机会,一种展示能力、表示忠心的机会,若你抓住了这次机会,并表现得非常优秀,非常和领导的口味,那么下次分享机秘的机会已经在向你招手了,如此几次后你想不成为领导忠心的干将都难。

    秦玲反应够快、够冷静,马上说道:“吴姗姗汇报的确实存在,是班子集体研究通过的,谈话由马副行长具体执行,在事发后的第三天行长办公会实际开了两次,上午开了一次,讨论的是如何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问题,部署对知情人的谈话,这次会议罗行长要求不做记录。下午又开了第二次,研究如何处置谢明义携款潜逃一事,一致通过报警,交给警方处理,并向上级部门报告。这次会议要求做纪录。其实对第一次会议我已做了详实的纪录,这点责任感我还是有的。”

    她并没有解释之前为什么不主动向工作组和领导反映情况。姜枫微微一笑不但没有责问她,反而对她更赞赏了。

    小张开着车慢悠悠的在街上转了一圈,看了姜枫一眼,见他微点头。开车向招待所驶去。

    回到招待所,指挥部的其他成员已经歇息了,三人各自回了房间。姜枫讨下外套,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11点了。但还是掏出手机打给了刘行长。

    “行长,谢明义的家属已经同意了我们对条件地调整。表示最晚不超过四天,谢明义肯定会到县行招待所投案自首的。”姜枫首先汇报了刘行长最关心的事情。

    “好啊,案件终于有了转折性的突破啦!呵呵,小姜啊,你真给她写保证书了?”能看出刘行长的心情非常好,有闲心开玩笑了。

    姜枫苦笑着把违诺处罚地内容跟刘行长学了一遍。

    刘行长忍俊不禁。笑道:“这违诺处罚也太恶毒了吧?呵呵,看来我们头拱地也要兑现承诺了。你放心。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受到这种恶毒诅咒啊。”

    姜枫笑了,说道:“原本我们就没抱着欺骗她的意思,她多虑了。不过可以理解,她也是担心被人耍了,想留个抓手。虽然不能作为证据起诉或上诉,但总可以印上他几万份,发地满世界都是。不能告你,我也羞辱死你,她抱的就是这个目的。”

    “明知她这样,你还能毅然写下交给他,这很需要胆略和气魄啊。”刘行长赞赏地说道。

    “行长,吴姗姗反映的情况已经有点眉目了,是旬和县行班子集体研究所为,有会议记录、记录人为证。”姜枫急忙汇报第二个问题。他把秦玲汇报的情况详细跟他介绍了一遍

    手机里没声音了,显然刘行长非常震怒,不得不控制调整情绪,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你宣布吧,对旬和县所有班子成员进行停职审查,工作组全面接管旬和县行,明天我会召集行长办公会议通报这一情况的。”

    姜枫心里也有些沉重,对整个班子进行停职审查,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迟疑了一下,还是坚决说道:“行,明天我就召回外出调查地罗文和那位副书记,宣布市行的决定。”

    当晚姜枫睡得不太好,早上很早就起来了,到街上溜达了一圈。小县城晨起锻炼地人不算多,大街上显得很冷清,他掏出手机打给罗文,吩咐他和副书记马上赶回来。

    罗文就说,他们俩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了,此行一无所获,本想回去再汇报的。

    姜枫淡淡一笑,收了手机,溜达了一会儿,就回到了招待所,这时指挥部的大部分成员都起来了。

    姜枫把高兴国、叶蓓蓓喊到了自己的房间。

    吃过早饭,姜枫又召集指挥部会议,等在家地所有成员都到齐以后,他忽然要求要查看旬和县行行长办公会议记录本,并吩咐叶蓓蓓陪同秦玲前往行里去记录本。

    秦玲露出很突然的表情,但还是服从的站起身来,跟着叶蓓蓓走了出去。

    旬和县行地班子成员顿时有些坐卧不安了,姜枫行长的举动太突然了,不知他要县行行长办公会议记录做什么?马副行长下意识的瞅了林副行长一眼,林副行长也正好瞅过来,从对方眼里马上看到了警惕和担忧。

    姜枫抽着烟,市行纪检书记沉着脸,不安的气息在小会议室里飘荡着。

    很快秦玲、叶蓓蓓就返了回来,秦玲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把会议记录放在了姜枫的案头,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姜枫不言不语的打开会议记录翻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问秦玲,“这会议记录都是你负责记得吧?”

    秦玲站起身来,说“是。”

    姜枫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脸色一沉,说道:“你们旬和县行班子胆子很大嘛,案件发生后,不先去研究如何破案,追回损失,反而讨论起如何推卸责任、欺骗上级。这是极其恶劣的渎职行为,你们知道吗!”他拍了桌子。

    全场一片寂静,马副行长、林副行长、董晶菲和纪检书记显然被姜枫的忽然发为给镇住了,神色紧张、不宁、发红

    姜枫瞅了一眼垂下头的纪检书记,一指他,说道:“你是党员,又是纪检书记。你说说吧,案发后的第三天,你们开了几次行长办公会?”

    纪检书记被点了卯,有些不知所措的站起身来,迟疑着。

    姜枫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沉声道:“回答这个问题前,好好回忆一下你的入党誓词。”

    纪检书记仿佛被触动了一般。神色平静了一些,说道:“两次。”

    马副行长、林副行长、董晶菲不禁低下了头。

    姜枫眼睛微眯,继续沉声问道:“两次会议都讨论的什么内容?”

    纪检书记可能也想开了,一口气把两次会议的内容都如实说了出来。

    一问一答的功夫,高兴国悄无声息地展开笔记本,一一做了纪录。

    姜枫神色变得缓和了一些。一摆手示意他坐下,轻声道:“你还算有点党性。总算没忘记自己还是一名党员。那么其他人呢?马副行长,你怎么说?”他眯着眼,盯着不觉站起身来的马副行长。

    事情太突然了,而且急转直下,马副行长根本来不及思考。这卯就点到了他地头上,脱口说道:“找人谈话是行长办公会安排的,我也没办法……”阿、嘎然而止。忽然醒过味来,矢口否认道:“虽然开了两次会,但都是研究如何破案的,行长办公会责成我去找人谈话,寻找线索。”

    姜枫瞅了他一眼,不再理他,望着董晶菲,问道:“董总稽核,你怎么说?”把马副行长晾在那里。

    薰晶菲眼珠乱转,神色慌乱地说道:“这个…这个……”这个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林副行长露出深思的神色,忽然主动站起身来,说道:“我说说吧,辛书记说的完全属实。”说完又坐下了,他看出形式不对头了,干脆抛弃了攻守同盟,争取个主动。

    姜枫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说道:“这就对了嘛,做为一个领导干部,首先就要做到诚实,以诚待人、以信取人,否则威信何存啊?”

    薰晶菲见大势已去,反正事不关己,顶多犯个集体责任而已,何苦跟着趟这浑水呢,马上说道:“辛书记说得属实。”自己赶紧坐下。

    姜枫望着马副行长,眼里闪过一丝嘲讽,沉声道:“你还坚持你自己的原则吗?”

    忽然门响,罗文和副书记匆匆走了进来,众人纷纷望去,马副行长立刻有底气一般,待罗文和副书记坐下,他负隅顽抗道:“我觉得这里面有阴谋,有人在设陷阱,给旬和县行班子施加压力,妄图把责任完全推到旬和县行班子身上。”说完梗梗地坐下。

    罗文和副书记见场面有些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罗文立刻瞪了嘛副行长一眼,保护的训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三位市行领导还在这呢。”然后对姜枫笑道:“姜副行长,发生了什么?”

    姜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把会议记录扔给了他。

    罗文翻开一看是行里的行长办公会议记录,顿时生出心惊肉跳的感觉,果然翻到了后面几页,看到了案发后第三天上午的会议记录,下意识的瞪了秦玲一眼,那眼光仿佛要吃人,忽然觉醒,这么做不妥,急忙低头装着看纪录,暗思对策。权衡利弊后,他抬起头来,试图缓和现场紧张地氛围,打了个哈哈,望着姜枫,笑道:“还是领导明察秋毫啊,唉,那次会议开完我就后悔了,还是我们缺乏应付突发事件的经验啊,大家一慌,就光想着怎么挽回银行的影响去了,而且所采取地措施也是错误的,不对路的,这些都应该吸取教训啊。幸亏我们班子一班人觉醒的早,及时又采取了补救措施,于下午召开了第二次班子会,采取了比较正确的处置办法,让一切都回到了及早破案的轨道。”

    姜枫笑笑,这老小子乃真够滑头的,几句话一说,咋一听不但无过,反而有功了。也懒得现在反驳他,笑道:“嗯,罗行长还是比较有水平的嘛。副书记同志,你怎么说?”

    副书记也干脆,马上说道:“我同意罗行长的意见。”

    他还真以为是表决呢,还意见!姜枫不由来气,神色不动,环视了一眼整个会场,缓缓说道:“鉴于旬和县行发生携款潜逃恶劣大案、行班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及在案件发生后的不当反应,经请示市行领导、市行工作组讨论决定,对旬和县行班子进行集体停职审查,审查工作由市行纪检书记高兴国同志具体负责;市行工作组全面接管旬和县行工作,由我暂时兼任旬和县行行长。下面由市行纪检书记高兴国同志宣布审查内容和要求”

    趁着高兴国宣布审查内容和要求这个空闲,姜枫离开座位,来到叶蓓蓓的身边对她低语了几句,然后又在秦玲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叶蓓蓓和秦玲同时离开了会场。

    旬和县班子成员此刻正沉浸在震惊和忐忑之中,没人注意到叶蓓蓓和秦玲何时离开的会场。

    高兴国对被审查人员提出了要求,其中一项就是所有被审查人员不能擅自离开招待所,不得擅自于外联络,外出和联络必须经过请示同意才可以行动。

    这样,旬和县行所有班子成员都被留在了县行招待所,但毕竟是停职审查,不是检察院的审问,也不是够级别的双规,所以相对宽松一些。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236章 意外结果

    下高兴国负责审查旬和县行班子成员,姜枫赶去行里电话给刘行长汇报了刚才的行动。刘行长告诉他,市行马上开行长办公会通报工作组的决定,让姜枫一定要稳定住旬和县行的局势。

    姜枫告诉他,自己正赶往县行,准备召开全行职工大会,通报对旬和县行班子成员停职审查的决定。

    通完话,小轿车也到了行办公大楼,姜枫快步走了进去,秦玲已在一楼等他,一边领着他向大会议室走去,一边说道:“人已经到齐了。”

    姜枫满意的点了点头,随着秦玲来到五楼的大会议室,只见里面已经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叶蓓蓓已在主席台上就座。

    姜枫走过去,在中间位置坐下,示意秦玲也上台坐在他身边,然后环视了一遍会场,说道:“大家可能还都不认识我,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姜枫,春江市商贸银行副行长,这次市行派驻旬和县行工作组组长,我身边的这位是市行储蓄科长叶蓓蓓。现在我代表春江市商贸银行向大家宣布一个决定,鉴于旬和县行发生携款潜逃恶性大案、行班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及在案件发生后的不当反应,市行工作组讨论后,报请市行领导批准,对旬和县行班子进行集体停职审查,旬和县行工作由工作组全面接管,由我暂时兼任行长,叶蓓蓓同志暂时兼任分管储蓄的副行长,秦玲同志暂时负责分管信贷工作。另外,吴姗姗同志暂时担任永安储蓄所所长,待审查工作全部结束以后。再进行有关的人事调整。……”他接着谈了几点希望,要求全体职工要以工作大局为重,各安其位,各司其职,确保各项工作平稳运行。

    会议结束以后。人们神色各异的离开会场,整个领导班子被停职审查。在人们地心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随后于小会议室,姜枫又主持召开了中层干部会议,他神色缓和了许多,先是让各位科长做自我介绍。小会议室里顿时活跃了许多,每位科长都用简洁的语言介绍着自己。

    会计科长何锦芳、信贷科长卫建河,当这两人站起身来介绍自己时。姜枫的目光更专注一些,两人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都很不错。

    等所有科长自我介绍完。姜枫开始讲话,对这些中层干部提出了更高地要求。要求他们在这非常的时期,一定要团结在市行工作组地周围,确保各项工作正常运行,服从指挥、听从调度。积极配合两位分管负责人做好工作。

    会议结束后,叶蓓蓓和秦玲又分别召开了分管科室科长会议,听取工作汇报。对下步工作做出安排。

    姜枫参加了秦玲分管科室的会议,他坐在一边,光听不说,任由秦玲发挥。

    秦玲还真是一块当领导的料,沉着冷静、有条不紊的主持着会议,边听边记,等几个科室都汇报完以后,她对几个科室下一步的工作分别做出了安排部署,她展示出非常强的驾驭会场地能力,讲话很有节奏感,对工作的安排部署言简不繁,却又周到、系统,显示出非常全面地业务能力,很有针对性,完全具备了独挡一面的能力。

    姜枫很满意,同时也放下心来。信贷科长卫建河、会计科长何锦芳表现得也非常突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散会以后,姜枫急忙赶回招待所,只见旬和县行原班子成员都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写审查汇报,交待自己的问题。他一颗始终提着地心顿时放了下来。

    跟高兴国交流了几句,他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码,是公安局骆局长打来的,忽然有种不好地预感,急忙接通。

    “姜行长吧?”骆局长问道。

    “啊,是啊,你好啊,骆局长。”姜枫回道。

    “谢明义被杀,欠款被劫,后被警员追回,五十万元,一分不少。”骆局长直奔主题。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半个小时前,谢明义被其爱人说动,终于露面,我们负责监听的警员马上通知了指挥部,指挥部第一时间派出了一队警察,负责对谢明义进行监控,可惜还是晚到了一步,谢明义拎着包刚从长途车上下来,准备打出租车回家的功夫,被两名男子挟持到一个角落里,等我们的警员赶过

    人已经被捅两道倒在血泊中,两名男子已经拎着包向逸,最后被我们的警员擒获。谢明义被送入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骆局长详细叙述了经过。

    “谢明义的爱人知道吗?”姜枫马上问道。

    “还没有通知他的爱人,我认为还是先通知你们银行为妥。”骆局长说道。

    “那好吧,谢明义的爱人由我们来通知。”姜枫说道。

    “好,一会儿见。”骆局长说完,挂了。

    实在没想到,谢明义会落得这么个下场,姜枫感慨万千,马上打给秦玲,让她陪自己去趟谢明义的家里。

    姜枫让小张开着车先到行里,接上秦玲,然后在路上向她介绍了谢明义被杀,欠款被劫,后被警员追回的事。

    秦玲不由感慨道:“都是一念之差啊,竟然落得了这么个下场。”

    善后事宜,足足忙了一天,案件算是了结了,公安局将五十万元现金移交给了县行,谢明义当天下午下葬。

    不过,还有二十多万元的挪用款没有着落,因为谢明义的爱人还在哀丧之中,姜枫并没有马上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三天后,姜枫由秦玲陪着与谢明义爱人就谢明义挪用二十六万元现金一事进行了一次深入恳谈。在讲清利害关系后,谢明义爱人答应归还挪用款项,并将姜枫写下的保证书归还给了他。

    五天后,经过调查取证,旬和县行原班子成员都如实交待了自己在携款潜逃大案发生前后的不作为问题。高兴国根据他们的交待和调查取证,划分了各人的责任。

    当天,谢明义爱人通过收回那位曾经的蓝梅种植大户的10元和各处筹措,凑齐了26万,归还银行。

    至此,谢明义携款潜逃大案全部完结。姜枫和高兴国、叶蓓蓓商量后,留下叶蓓蓓和秦玲主持行里的工作,他和高兴国返回市行,向市行班子进行汇报,研究对旬和县行班子成员的处理。

    回到市里,姜枫和高兴国立刻赶到了刘行长的办公室,刘延平紧紧地握着姜枫的手,热情地说道:“小姜,你们辛苦了,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们工作组通过高效工作,就使我行历史上第一次携款潜逃大案得以破获,结果非常圆满啊。”

    姜枫笑道:“我们的工作都是在你的领导下展开的,这都是你英明决策的结果。”

    刘行长笑了,拍了一下姜枫,笑道:“你小子这张嘴啊,说的就是让人听了舒服。”然后又跟高兴国握手,夸赞了几句。

    让两人坐下,刘延平回到座位上坐下,姜枫又把整个案件破获的经过汇报了一遍,同时介绍了旬和县行班子成员调查取证和交待的情况。

    高兴国汇报了根据他们的交待和调查取证,划分的各人的责任。

    刘延平听完,望向姜枫,问道:“你看如何处理旬和县行班子成员的问题呢?”

    姜枫眉头微蹙,说道:“通过对案件的调查,旬和县行班子不作为的后果非常严重,管理混乱、欺上瞒下,这样的班子若是不严加整顿的话,恐怕还会出现大漏子,我的想法是该撤的撤,该调离的调离,重新给旬和县行配备一个领导班子比较稳妥。”

    刘延平沉吟良久,说道:“你在再说说具体该如何重新配备。”

    姜枫说道:“这事我和兴国也议论过,感觉还是从旬和县行内部挖潜比较稳妥,有利于稳定性和延续性。而且旬和县行内部也确实有几个不错的人才,……”他详细介绍了一下秦玲、卫建河、何锦芳的情况,建议破格提拔秦玲为旬和县行行长?(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