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55 部分阅读
    这时苏曼和温茹一同走了进来,又好奇又好笑的瞅着苏伊儿逃逸的身形,然后目光双双落到了姜枫的身上,水雾朦胧的眸子射出绵绵思念深情。《+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温茹皓齿咬着自己的嘴唇,轻盈奔了过去,情不自禁的扑进他的怀中,和他紧紧相拥,口中喃喃地柔声诉说着心头的思念。

    没什么比这文静女孩激情迸发的举动让姜枫感到情动的,一向羞涩、矜持、温婉文静的温茹忽然变得不顾一切、激情缠绵,给人的感受格外鲜明、感动。姜枫轻抚着她的秀发,柔声抚慰着怀中佳人多日的相思、梦萦的情思。

    苏曼剔透的湛眸漾着薄薄的水光,几乎在温茹扑向姜枫的同时,轻移娇躯,从后面搂住姜枫的身躯,清丽的小脸紧紧地贴着暖热、宽厚的背脊,默默体味着那梦牵魂绕的熟悉的气息。

    奇后背被柔软温热的娇躯所覆盖,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素有大姐风范的苏曼,姜枫反手将她搂到胸前,左拥温茹,右搂苏曼,左瞅瞅右看看,一温婉灵秀,一清丽绝俗,同样的深情款款、柔情似水,顿觉人生美好如斯,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满意足的。

    书正美的冒泡呢,忽然左右胳膊同时传来疼痛,怀中的美女们也相继离开,姜枫苦笑着看看胳膊,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被二女掐了,抬头望去,只见苏曼、温茹并肩而立。正美眸相瞪呢,似笑若嗔。

    苏伊儿拍手欢笑,雀跃着来到苏曼、温茹身边,促狭的美眸笑盈盈的望着姜枫,幸灾乐祸的娇声嘻笑道:“嘿嘿,这冰火两重天的滋味不错吧?再让你这疯疯癫癫地大色狼搞突然袭击。”

    荀梅匆匆从外进来,有若刀削、凝脂白玉般小脸上写满喜悦。望着眼前的情形微愣,旋即猜到发生了什么。眼睛望着姜枫,美眸如水。异彩涟涟。走过去,热情洋溢的紧紧搂住他。爽直明快的亲吻着他的嘴唇,仿佛要将所有的思念通过这一吻都倾泻出来。

    姜枫立刻忘记了胳膊上的疼痛,搂住怀中热情奔放地俏佳人,抢回主动热吻着,吻到嘴也累时。直觉得嘴唇一疼,顿时明白又中招了。

    四女跟姜枫笑闹了一阵子才罢休,这也让姜枫明白了,诸女不需要什么惊喜,她们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有心理准备地喜悦。

    吃过午饭,苏伊儿和荀梅去上班了。苏伊儿是有意离开的。想给她们留下一个释放激情地自由空间;荀梅则是不得不离开,虽然不舍,可也没办法,下午的会议需要她主持,而且是早就定好的。

    苏伊儿、温茹坐在沙发上心儿飘荡着,娇躯酥软的,互视一眼。立刻看到了彼此内心中澎湃的激**望。脸儿同时一红。

    姜枫如何不知二女心里想得什么,善解人意地起身。将二女拉了起来,揽住二女的纤腰,柔声笑道:“走,我们上楼小憩一会儿。”

    小憩的意思,苏伊儿、温茹心知肚明,脸儿红晕,媚眼如水,心跳如兔,娇躯越发的酥软了,半推半就的被姜枫带到了楼上卧室中。

    小憩一会儿?结果直到快四点了,姜枫才从玉臂粉腿阵中挣脱出来,望了一眼大床上**曲陈、甜蜜酣睡的苏曼、温茹二女,温馨而笑。

    出了卧室,赶紧进了卫生间梳洗打扮。

    浅棕色笔挺西服套装,内衬浅灰色羊毛衫,身形看起来更加颀长,飘逸中显出健美,潇洒中流露出沉稳,望着镜子中地形象,姜枫很满意。

    走出卫生间,在门口穿上皮鞋,来到院中停放的浅灰色小轿车前。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已经跟诸女打过了招呼,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宴请。他并没有透露宴请者是一位可能与自己身世有关的香港老板,在真相大白前,跟诸女说了也只能徒乱心情、于事无补,所以他准备等参加完宴会事情都清楚了再跟她们说。诸女也都很淑女,没有追问他去参加什么宴会。苏伊儿更是把小轿车留给了他。

    开着车驶向主街路,姜枫并没有去过明华大酒楼,不过大概方位还是知道的,说是大酒楼,其实是省城最豪华的一家大宾馆。

    时间比较富余,姜枫并没有急于赶往宴请地,小轿车运速行驶着,距离宴请时间还剩五六分钟的时候,他把小轿车开进了明华大酒楼前地停车场,下车,沉稳地走向酒楼的厅门,看见厅门外何锦秀亭亭玉立地身影,略微加快了一点步伐。

    何锦秀看他过来,顿时笑靥如花,优雅笑道:“姜行长果然是个守信的君子,里面请。”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信誉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嘛。何小姐,劳你久等了。”与何锦秀并肩走进酒楼大堂。

    两人乘电梯来到十楼,何锦秀引导着姜枫向里走去,拐过走廊,一个包间前站立着两名彪形大汉,看样子应该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何锦秀径直走了过去,在门口停下,推开门,伸手请姜枫进去。

    姜枫淡淡的扫了一眼门口的两人,稳步走了进去。里面非常宽敞明亮、装修淡雅不俗,中间饭桌上坐着一位老者,年龄约在七十五六岁,清雅雍容的相貌,精神炯硕,脸带从容,透着一股富豪的大气。身边站立着两位西装革履、透着精明干练的中年男子。

    从姜枫走进来的那刻,老者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精光乍现的眸子,也让人感受到他充沛的精力。

    姜枫望着那老者,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缕很亲近地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从未有过。

    何锦秀适时的打断了两人的互相端详,娇声介绍道:“这位是香港隆源集团公司董事长宋世青先生,这位是春江市商贸银行行长姜枫先生。”

    宋世青站起身来,脸上动容,漾着温和,目光透出一丝慈祥,笑着伸出手。

    尊老敬老,这点礼貌常识,姜枫自然不会忽视了,脸带灿烂笑容,赶紧上前几步,握住老者伸出的手,笑道:“承蒙老先生邀请,晚生不胜荣幸。”

    宋世青平抑了一下心情,温和笑道:“请坐吧。”

    两人相邻而坐,宋世青扫了两位中年人一眼,两位中年人连忙知机的退了出去。宋世青对何锦秀微微一笑,说道:“你坐吧。”

    何锦秀有些拘谨在对面坐下。

    服务生们开始上菜,姜枫的心思并没有在菜上,清澈的目光不时地落到身边这位给自己很亲近感觉的老人身上。

    待菜上完,摆满了桌子。宋世青慈祥的望了一眼姜枫,温和说道:“你可能很奇怪,会被我们调查和邀请。

    这事还得从我的女儿身上说起,我们宋家原本是上京的望族大户,在海外有很多产业,建国前老夫迫于形势逃往香港。匆忙间来不及带走我的夫人和女儿,将她们母女俩留在了国内。文革期间我的女儿和一名叫云林海的同事结了婚,生有一子。后终受我牵连,全家被下放到东北的一个县,结果在那个县待了不长时间,我的女儿和女婿就被以特务的名义抓了起来,无奈之下,为留下麟儿一命,匆忙将他托付给了一对不知姓名的夫妇。后来我的女婿被折磨致死,女儿则辗转逃了出去,流亡到了香港,老父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才碰到了我的女儿,可惜那是她已经不堪折磨,精神失常,直到前年才完全治愈。这时老夫才知道还有一个外孙流落在大陆。

    为了尽快找到失散的外孙,老夫求助于嘉德里侦探社,他们向我推荐了何锦秀小姐,为使何小姐能够专心查找外孙,经过与嘉德里侦探社协商,让她成为了我们香港隆源集团公司的正式员

    何小姐立刻展开了调查工作,她以为公司扩展大陆业务的名义,前来大陆查访。根据宋梅提供的线索,她首先前往东北的那个县,费尽周折才得到一点线索。等找到那对夫妇家中,才得知那对夫妇已经相继病故,房屋变卖,那对夫妇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并没有返回故里,于是何小姐就跟邻里们打听那对夫妇儿子所念的大学,很容易就打听了出来,因为……”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373章 身世真相

    宋世青喘息起来,急忙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片放入嘴里。

    姜枫心情激荡之下,仍没有忘记了照顾别人,急忙给他递过去一杯水。

    宋世青喝水送下药片,喘息了一下,望着何锦秀说道:“何小姐,你继续介绍吧。”

    何锦秀优雅的一笑,娓娓说道:“因为小县城里考上个大学生本就是件很轰动的事,而且这对夫妇的儿子考上的又是名牌大学,所以邻里们都耳熟能详。

    我得到了大学的准确信息后,立刻赶到了那所大学,也就是姜行长所在的大学云景大学,了解到那对夫妇的儿子被分配到了蓿县商贸银行。

    因为我的家乡也在那附近,所以我就特意去了趟我堂姐何锦芳的家里,因为她就是商贸银行的员工,果然从她那里了解到了所需的情况。姜行长,你可能已经感觉到了,我说的那对夫妇的儿子正是您,那时你已经高升到了春江市任副行长,所以我就央求堂姐给我创造个机会跟你见一面。

    时间不长我们就在蓿县如期见面了,因为我见过董事长的女儿,当时见到你,我就感觉**不离十了,因为你长得跟董事长的女儿有很多地方神似。

    为了稳妥起见,我没有在继续调查下去,而是返回香港,向董事长做了详细汇报。董事长的女儿听闻线索后,激动不已,只是她病魔缠身不良于行,难以前往大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董事长吩咐我再到云景大学去详细了解一下你的情况,所以我又回到了云景大学。对你进行了全面了解。

    为确保最后确认万无一失,我找到了就职于人民医院的表哥良勇,跟他介绍了董事长女儿母子失散、你有可能是她儿子的情况,取得了他的理解和配合,骗取了你身上的血液,进行了DNA鉴定。结果证实董事长的女儿就是你地母亲。”

    一切疑云都烟消云散,姜枫的眼睛有些湿润,感激地望了何锦秀一眼,然后满含孺慕之情的望向老人家。心里在呐喊着,这就是自己的血脉亲人!自己终于找到了亲人了!

    宋世青饱含人世间酸甜苦辣经历的眼里也变得湿润起来,站起身,嘴唇颤抖着,伸开双臂,慈爱的说道:“孩子。过来,这些年苦了你自己了。”

    姜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亲情地渴求,起身抱住了血脉相连的外公。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抽泣道:“外公,终于找到你们了!”

    何锦秀望着祖孙二人相拥而泣的动人场面,美眸水汽潮起,一圈一圈,滴落下来。

    祖孙二人相拥低诉良久才分开,姜枫简直一刻都等不得了,眼含热泪,望着老泪纵横的外公,急迫的说道:“外公。我们现在就去香港,我想马上见到我妈。”

    宋世青眼里闪过一丝欣慰,拉着姜枫坐下。慈爱的说道:“好孩子,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不能着急。我们这么多年都等了,急也不在这一时。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你才能赴港啊。”

    姜枫顿时想起,想要赴港,确实有很多手续需要办理,随着外公坐下。逐渐冷静下来。

    何锦秀不知何时出去了一趟。带回一些面巾,分别递给董事长和姜枫。

    宋世青和姜枫各自擦了擦眼泪。姜枫感谢地对何锦秀点了一下头。

    宋世青笑逐颜开地说道:“何小姐,来,为我和姜枫满上酒,我要畅饮一杯,庆祝我们祖孙团聚。”

    何锦秀迟疑了一下,拿起酒瓶劝道:“董事长,您看…您的心脏?不如我替您喝白酒,您喝点水,表示一下,如何?”

    姜枫马上想起他刚才喘息吃药的事来,关切地说道:“外公,您地心脏不好?那就不要喝酒了,我喝酒您喝水,要不让何小姐替您喝酒也行。”

    宋世青不由笑了,放弃了喝白酒的想法,说道:“人老了,机器零件也不行了。好吧,这杯白酒就让小何替我。”

    何锦秀麻利的给姜枫和自己满上白酒。

    宋世青举起白水杯,感慨万千地说道:“老夫一生经历过无数地悲欢离合,除了与女儿团聚那次外,也只有这次我们祖孙团聚,让老夫动了感情。心中的喜悦无法言表啊。来,让我们共同举杯,庆祝这一美好的时刻。”

    姜枫、何锦秀脸带笑容陪着老人家喝了杯中酒。

    宋世青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姜枫,笑道:“这是你和你母亲的DNA鉴定报告,你看看吧?”

    姜枫详细地看了一遍,然后双手送了回去,感激地说道:“我的事让外公费尽了心血,孙儿敬您老一杯。”

    宋世青慈祥的笑了,疼爱的说道:“好,好。”举起白水喝了。

    姜枫陪着干了,然后拿过酒瓶满上,望着何锦秀,真诚地说道:“何小姐,大恩不敢言谢,你的恩情我会永远记在心里,希望一辈子有你这位朋友。”举杯干了。

    何锦秀嫣然而笑,娇声道:“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恩情就不敢当了。不过,能跟你做朋友,求之不得。”说完举杯也干了。

    姜枫阻止了何锦秀继续满酒,冷静地说道:“酒就这些吧,我要陪外公多聊会儿。”

    宋世青赞许的点了点头,对何锦秀笑道:“小何,你先下去忙吧,让我们祖孙单独聊会儿。”

    何锦秀微微一笑,优雅起身,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姜枫望着外公,急切地问道:“我妈现在什么情况,您能多给我多介绍些她的事情吗?”

    宋世青眼里闪过一丝忧虑,一闪而逝,微微笑道:“别担心,你母亲的病情已基本稳定了下来。这些年了,她深受家破人亡地打击,不堪重负,精神失常,幸亏我们父女及时相遇,经过积极漫长的治疗,她的精神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还是留下了后遗症,半身不遂。现在吃住无忧,就是心理记挂着你,想起来就哭,唉!这一切都将过去了,老天有眼,又把你送了回来。”

    姜枫眼睛又湿润起来,他侧了一下头,悄悄擦去眼泪,回身对外公说道:“我给朋友去个电话,看看明天赴港签证能不能办下来。”掏出手机打给了徐明峰,省委秘书长出面,快速办理赴港签证应该问题不大。

    “姜枫?你在京城吗?你可是不太够意思啊,去京城参加立法筹备工作,经过省城竟然连个面都不朝啊。大薛和老俞说了,若是回来还不朝面,我们可就杀去春江了。”徐明峰笑呵呵的说道。

    姜枫笑道:“我现在已经在省城了,今天刚到的,不朝面的事我愿意认罚。现在有个急事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说!”听说有事,徐明峰不再闲扯,干脆利落的说道。

    姜枫说道:“我想明天去香港,可现在什么手续都没办呢,事情非常急,只好搬动你这尊大神了。”

    “没问题,是公出吗?需要照片、身份证、单位申请,单位申请不行的话找闻优良给出,身份证带着吧?你在哪?一会儿我过去接你。”徐明峰说道。

    姜枫说道:“跟你说,我找到我妈了,去香港就是为此,我现在跟外公在一起呢。”

    “什么?!这可是个大喜讯啊!行了,你准备身份证、照片就行了,剩下地我来办,保你明天上午准时登上去香港地飞机。”徐明峰肯定地说道。

    姜枫说道:“身份证在身上呢,照片得现找,一会儿准备齐了,我再联系你。”

    “行,我手机一直开着。”徐明峰说完挂了。

    宋世青很是惊奇,不知姜枫的这位朋友是何许人物,竟然敢如此大包大揽地保证明天一定拿到签证。虽然身在香港,可也听说过国内办事的效率非常低,像办理这种赴港的签证,最快也得一个星期。

    姜枫猜到了老人家心里想得什么,解释道:“我这位朋友是中央党校中青班的同学,现在任职省委秘书长,这点小事应该难不住他的。”

    宋世青闻言顿时放心了,省委常委办这点事自然是一路绿灯,无人敢延误了。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374章 携女见外公

    姜枫随后又打给了温茹,直截了当地问道:“你那里是不是还有我的照片?”

    温茹柔声说道:“有啊,放在家里了,你今晚要用吗?我马上去取。”

    姜枫说道:“你先去取回来吧,等一会儿我再联系你。”

    温茹柔声道:“我马上去取。”然后挂了。

    宋世青欣赏的望着外孙,做事雷厉风行,精明干练,这是他最欣赏的类型了。听见手机里是个女孩的声音,忽然想起何锦秀调查的情况里曾经提到过姜枫可能有多个女朋友的事来,微微一笑,问道:“你女朋友?”

    在家人、尤其是长辈面前,姜枫不想隐瞒什么,微微一笑,轻声道:“女朋友之一。”

    宋世青笑了,饶有兴趣的问道:“噢?那你有几位女朋友?”

    姜枫笑道:“四位,刚才的这位叫温茹,目前就职于省商贸银行信贷处副处长,还有一位叫苏曼,目前就职于省人民银行金融稽查室副主任,再就是苏伊儿,省农业科技大学教师,最后一位名叫荀梅,省证券公司总经理。”马处长和叶白秀,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说出来的。

    宋世青伸手绕了一下头,笑道:“你准备娶谁为妻啊?”在香港也是一夫一妻制,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姜枫有些困惑的笑道:“目前计划是准备娶苏伊儿为妻,这点在诸女中已达成了共识。不过,我还是想每个人都给她个名分,只是一直没有太好的办法。”

    宋世青哈哈而笑,说道:“还是我的外孙有志气。车到山前必有路嘛,何必困扰。嗯,什么时间让我见见她们?”

    姜枫看了一下时间。才六点多,望着外公说道:“给我点时间,我得跟她们解释一下,然后就让她们来见您。”

    宋世青开心的笑道:“好啊,我等你们。”

    姜枫赶紧站起身来,匆匆离开包房。见何锦秀站在门口,低声对她说道:“你进去陪我外公一会儿好吗?我去去就来。”

    何锦秀望着姜枫,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的笑容,娇声道:“行,你快去吧。”

    姜枫出了大酒楼,开车向沈宅驶去,路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苏曼接的电话。

    姜枫开口问道:“你们几个都在家吗?”

    “荀梅载着小茹给你取照片去了,我和伊儿在家呢。怎么?为什么这么问?”苏曼柔美的声音传来。

    姜枫笑道:“你赶紧给温茹打个电话,让她们抓紧时间回来,然后你们几个都好好打扮一下。一会儿我领你们去见个长辈。我正往回赶呢,到家再跟你们详细解释。”“好吧。”苏曼地语气中透着惊奇。

    随后姜枫又打给了闻副行长,估计他也该见过总行王行长了。很快接通,手机里传出闻副行长透着喜悦的声音,“小姜啊。”

    姜枫闻声音,知他一定很顺利,但还是透着关心地问道:“一切都还顺利吗?”

    闻副行长显得很高兴,朗声笑道:“非常顺利,赵司长确实非常够意思。我准备做明早的飞机返回省城。你先别回春江了,等我回来咱们再聚聚。”

    姜枫笑道:“我恐怕是不能等你了。我亲生母亲有了消息,正准备跟你请假,去香港几天呢。”

    闻副行长之前听姜枫介绍过他的身世。以他的沉稳,闻言也不由的惊喜说道:“啊,这是天大地喜讯啊。行,你先去香港吧,省行这头我会安排稳妥的。”

    姜枫说道:“谢谢领导体谅,等我从香港回来,一定先在省城站一下。”

    收起手机,很快就到了沈宅。将车停在门外。看见荀梅的车已经停在路边,看样她和温茹也回来了。

    走进客厅。只见苏曼、苏伊儿已经打扮整齐,穿箸时尚而得体、雅致而不俗,不由笑了,问道:“荀梅和温茹呢?”

    苏曼柔声笑道:“她们回来时间不长,正在楼上打扮自己呢。”

    姜枫在沙发上坐下,接触到苏曼、苏伊儿探询的目光,说道:“等她们俩下来一块说吧,省得我还得费遍口舌。”

    幸好温茹、荀梅很快打扮整齐从楼上下来,她们俩也是一身正装,雅致、大方而时尚。

    荀梅心直口快的问道:“什么事这么急?”她聪明的没有问哪来的长辈。

    姜枫拍了拍沙发,笑道:“大家都坐吧,听我说。”

    四女纷纷在沙发上坐下。

    姜枫脸现激动之色,说道:“我找到我亲妈了。”

    诸女一片惊喜呼声,这太突然了,她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姜枫平静了一下自己,把自己这次跟何锦秀回来的前因后果、以及今晚面见外公的情况详细介绍了一遍。

    诸女让他介绍地也泪眼朦胧的,苏曼柔声笑道:“这就好啦,你这心里再也没有遗憾了。”

    苏伊儿、荀梅、温茹也纷纷点头。苏伊儿擦了一下眼泪,聪慧的说道:“你让小茹借给你找照片,是准备去办赴港签证吧?”

    姜枫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现在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就去香港才好。”

    温茹看了一眼三女脸上地泪痕,起身进了卫生间,将四条毛巾用热水浸湿,然后略微拧干,拎了出来,每人一条,四女赶紧用热毛巾敷脸,以免眼睛红肿。好在四女天生丽质,都不用什么化妆品。

    苏伊儿擦完,说道:“既然是去见母亲,我觉得我们姊妹是不是也应该去见见未来的婆婆啊?”

    姜枫猛然醒悟,赞许的望了苏伊儿一眼,然后看着诸女说道:“是我一时心乱给疏忽了。伊儿说得很有道理,正好趁这个机会,你们也该去见见未来的婆婆。看看你们的时间是否允许?”

    苏曼柔声说道:“我没问题,这阵子单位不忙,请几天假很正常。”

    温茹文静笑道:“我也没问题。”

    荀梅迟疑了一下,然后爽直的笑道:“原本这几天有个会议安排的。不过,事有轻重缓急,会议退后就是了,我也没有问题。”

    苏伊儿笑道:“我就更没问题了。”

    姜枫马上说道:“既然大家都没问题,赶紧找一下自己的身份证和照片,我让徐明峰给帮忙办的,一会儿全交给他就是了。”

    苏伊儿美眸闪过一丝睿智,娇声道:“不妥,回来你没法跟他解释了。我们姊妹的赴港签证,还是我们自己想办法吧。”

    众人立刻明白了苏伊儿地意思,纷纷点头,确实不能让徐明峰知道四女都和姜枫有关系。荀梅马上说道:“咱们姊妹的签证都交给我吧,保证不会耽误了明天登机。嗯,现在你们就去拿身份证、照片吧。一会儿见过外公,我就去找人办这事。”

    苏伊儿、苏曼、温茹、荀梅赶紧上楼去拿自己的身份证和照片。

    两辆小轿车很快驶离了沈宅,苏伊儿和荀梅分别开车,姜枫坐在苏伊儿地车上,苏曼和温茹则坐荀梅的车。

    一男四女出现在明华大酒楼的大堂里,虽然四女各个靓丽绝俗,但并没有引起太多地关注,吃饭的地方这很正常。乘电梯来到十楼。

    姜枫领着四女走进包间,只见桌子上的酒菜都已撤了下去,何锦秀正陪着宋世青闲聊着,望见姜枫领着四位绝色美女进来,何锦秀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微微一笑,起身悄然退了出去。

    宋世青望着四女,心中赞叹不已,外孙的眼光确实不俗啊,竟然无一不是绝色美女,脸上则露出温和的笑容。

    姜枫一一把诸女介绍给外公,诸女表现地也非常得体,既优雅端庄,又不失妩媚活泼,小嘴都够甜,一口一个外公,喊得比姜枫还亲,看宋世青脸上地笑容就知道,他非常开心。

    这时,服务员又重新上了一套酒菜。

    宋世青可能也是饿了,率先领着吃起菜来,边吃边聊,询问着诸女的情况。

    通过交流,四女都给他留下了很好地印象,不光是容貌美若天仙,而且既文雅又很有涵养和内在美的感觉。苏曼温柔、娴淑、善解人意,给人雍容大度的感觉;苏伊儿俏丽可爱、妩媚活泼,给人冰雪聪明的感觉;温茹乖巧、细腻、文静,给人温婉灵秀的感觉;荀梅大方、直爽、活泼、给人雅丽高贵的感觉。

    现在他理解姜枫为何不做取舍,想每个人都给一个名分了,春兰秋菊夏菏冬梅各有其丰(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