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198 部分阅读
    事等我慢慢再办。《+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温母见老伴没有反对。高兴得站起身来。说道:“我现在就去收拾一下。午饭不做了。我们出去吃。”

    温茹雀跃着起身。温柔道:“妈。我去帮你。”

    温父张嘴欲说,“干吗这么着急。”却被姜枫用话拦下了,“爸,我这次可带来了点好茶,是个朋友送的,很珍稀的,为狮峰龙井中的极品,据说产于龙井村狮子峰碧泉谷,谷中林木茂密、翠竹婆娑,碧泉长流,终日云雾缭绕、浓荫笼罩。可惜面积较小,产量非常少,品质绝佳,故而珍稀。”说着走到门边,掏出一个细竹筒,拿着走过来,看那竹筒的容量顶多能盛一两茶。

    温父听说过,龙井分为狮峰龙井、梅坞龙井、西湖龙井三个品类,其中以狮峰龙井品质最佳。不过可没听说什么狮子峰碧泉谷,不禁大是好奇,接过茶筒打开,一股香馥如兰地茶香扑鼻而来,不禁啧啧称奇,香气如此高锐,绿茶中很少见的,不禁动了马上品茗的念头。

    姜枫微微一笑,回身又走到门边,掏出两瓶矿泉水,走过来放在茶几上,笑道:“喝这极品狮峰龙井,必须用虎跑山泉水沏泡,最能保其原味鲜醇。”

    温父拿过矿泉水,见商标果然是虎跑山泉水,不禁冲屋里喊道:“小茹,去把咱家的电水壶拿来。”

    声音中都透着急切,温母不禁大喜,这几日很少看见他对什么这么有兴致了,忙催促女儿快去。

    温茹出来,看父亲和姜枫正在摆弄着一个茶筒和几瓶矿泉水,不由一笑,赶紧进厨房,拎出电水壶来,走过来,放在茶几边的地上,指着几瓶矿泉水,问道:“烧这些水

    温父笑道:“还是丫头聪明,你去那两个茶杯吧,水我来烧。”

    温茹去取了两个茶杯放在茶几上,见没自己什么事了,又走进卧室帮母亲归拢东西去

    很快水就开了,茶冲泡好,只见玻璃杯中,芽叶直立,宛如青兰初绽,翠竹争艳。稍许,汤色变的略黄。温父不解的望向姜枫,据他所知,龙井向有“色绿、香郁、味醇、形美”四绝佳茗之誉,这色泽略黄可没听说过。

    姜枫微微一笑,悠然道:“这极品狮峰龙井,与其他龙井略有不同,其香气高锐而持久,滋味鲜醇,色泽略黄,有糙米色之称。然则品饮起来,甘香而不洌,啜之淡然,饮过之后,却齿颊留芳,沁人肺腑。”

    温父试饮之,果如姜枫所言,不禁拍案叫绝。

    翌日一早,姜枫、温茹陪着温父温母飞往香港,荀梅开车去接地机,苏曼和苏伊儿则没敢露面,怕戳穿了西洋镜。因为荀梅和温茹同进姜枫外公的公司,温父温母是知道的,自然不疑有他,若身在明河上班的苏曼、苏伊儿猛然露面,温父温母不多项才怪了呢。

    小轿车直奔浅水湾边上地居民小区,小区的环境非常优雅,可以直接看到海滨,海风习习,凉爽宜人。姜枫给岳父岳母购置地住宅位于三层,三室一厅一百多平,里面已经装修一新,居家用品一应俱全,透过落地大窗户,可以看到海湾大部分的景致。

    温父望着大海,直觉地心舒眼阔,非常惬意。

    安置稳妥,荀梅就告辞了。时间不长,宋梅亲自来访,老同学见面自然是格外的亲热,如今又成了亲家,自然与别不同。

    中午宋梅在家设宴款待亲家公婆,苏曼、苏伊儿、荀梅都没有露面,姜枫地外公宋世青和小姨一家则特意赶了回来。

    在座的除了长辈就是长辈,姜枫、温茹和吕玉潇只有听得份了,温茹不时的还要服务一下,而吕玉潇则偷偷的冲大表哥姜枫挤眉弄眼,笑他把其余三个妻子藏了起来,不敢拿出来露面。

    姜枫只好装作没看见,微笑吃菜。其实苏曼、苏伊儿住在这里,温父温母以后肯定会碰见的,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眼前却万万不能让温茹的父母知道,否则他们还不得拂袖而去啊。他相信有外公和妈妈在,肯定会平息岳父岳母心中的怒火,让他们承认这门亲事的,只是这得需要时间。

    午饭过后,姜枫看过妻儿,坐下午的飞机又飞回了明河。

    呵呵,这次他把面对岳父岳母的责难留给了外公和母亲,想来温茹的父母也不会太过分的,毕竟外公是长辈,而母亲则是岳母的同学,很适合面对面交流的。

    仍然是荀梅去送的机,路上,她忽然扭头瞅了姜枫一眼,美眸闪过一抹狡黠,娇声道:“姜枫哦,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我父母啊,现在可就剩我在瞒着家里了。”

    姜枫从容笑道:“等处理好温茹的事情,我马上去你家,当面向岳父岳母求婚如何?”

    荀梅嫣然一笑,故意促狭的说道:“我爸可是很凶的哦,若他知道你娶了这么多妻子,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你不怕吗?”

    姜枫哑言失笑,朗声笑道:“你净胡说,做省委书记的人再不济,一定的涵养还是有的。再者说了,有你在我身边,我怕的什么,听说你在家可是个小辣椒啊。”他当然是在开玩笑了,需要去面对的,他不会逃避,除非有更好的方法。

    荀梅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娇声笑道:“听说你上次在苏伊儿家负荆请罪挺管用的,不如下次还用这招哦,我妈心挺软的,一定不忍心重责你。”

    姜枫暗道,这次你可说错了,你父亲毕竟是一省的省委书记,做事情肯定有分寸的,相信肯定不会过分的难为自己。不过,岳母大人就难说了,再温柔的女人,若被人动了女儿,而且这人还有三房妻子,肯定都会发飚的。女人若是发起飚来,往往都会失去理智,没了理智,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荀梅看姜枫没吱声,就明白他有些不太以为然,不禁又强调了一句,“我妈真得非常温柔,长这么大我就没看见过她发火。”

    姜枫轻声道:“再温柔的母亲也会有着强烈的护子心理的,尤其像我们这种情况,难保岳母大人不会失去理智。越温柔的人,若爆发起来刚性越足哦,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荀梅想想,还是不相信母亲会失去理智。娇俏一笑,娇声道:“呵呵,那我可大开眼界了。”

    姜枫见她没太在意,心中不免有些忧虑,对情况心理预估不足,这可是大忌啊。好在时间还赶趟,还有时间给他打预防针,遂不在多言。转移话题道:“这次你可得多在意些温茹的父母,情况若不对,赶紧给我来电话,我好及时赶过去。”

    荀梅瞥了他一眼,轻声笑道:“你一肚子鬼主意,这次又计划这么久了,加上又是外公和婆婆出头,我想不会有问题的。若真有事,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你就放心吧。”

    第494章 勾魂荡魄

    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象绢丝一般,又轻又细,轻柔地滋润着大地和人心。。大街小巷笼罩在轻纱样的雨雾里,清新,水润,如画样的美绵春雨下的景色,心情也软润起来。

    敲门声,刘延平走了进来,进门笑道:“汽车城的舒沁雅来了,她说想跟你单独聊聊。”

    汽车城是省委省政府引来的重点招商项目,投资方代表舒沁雅是个很年轻的女人,也很有气质,项目落地的时候,这个舒雅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没选择工商行等几家财大气粗的银行开户,反而把账户开在了商贸银行,七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要存在商贸银行,李炳民行长自然态度积极,姜枫曾经陪着他去见过几次舒雅,彼此自然不陌生。

    姜枫其实并不太看好汽车城项目,当今汽车发展业美国、德国、日本代表着先进潮流,而汽车城项目却是从英国引进的技术设备,而且他曾托人打听过,汽车城引进的技术设备还不是英国最先进的,说白了是人家淘汰的技术设备,大陆小轿车市场虽然非常广阔,但你技术设备都不过关,生产出的产品能有市场竞争力

    姜枫不由一皱眉,心里不知怎么有些发毛,舒沁雅主动来见,不找李炳民,反而直接找上了自己,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想贷款了。把贷款贷给这样地一家企业能收回来吗?他心里没底。瞅了刘延平一眼,问道:“她说了想贷款吗?想贷多少?”

    刘延平不由暗自赞叹。自己还没说呢,姜行长已经猜到了,忙说道:“她到信贷处,只是询问了我们行的贷款程序,并没有提及汽车城贷款之事。就说让我过来跟你请示一下。看看能否有时间跟你单独聊聊。”

    姜枫用手指轻敲着办公桌,微笑道:“既然人家想见,不见未免失礼,你去请她过来吧。”

    刘延平从姜枫地言语动作中体会出,这位年轻睿智的领导好像对贷款给汽车城并不热衷啊,按理说汽车城做为省里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应该很稳妥啊,难道这个项目有什么问题?他顿时上了心,决定还是派人事先去全面了解一下比较稳妥。他答应一声,就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舒沁雅在刘延平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李延平没有进屋。转身离开了。舒雅进屋优雅的很姜枫笑道:“姜行长,打扰你了。”

    姜枫哈哈地笑笑,说道:“你可是我们商贸银行地大主顾啊,怎么能说打扰呢。快请坐。”说着从窗户那边走过来。

    舒沁雅也笑笑,她笑起来显得老成与聪慧。举止优雅的在沙发上坐下。

    姜枫提起暖瓶给她沏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然后放下暖瓶。在适当距离地沙发上陪着坐下。

    舒沁雅略微打量了一下办公环境。淡雅笑道:“姜行长很朴素啊。”

    姜枫知她这是做个引子。淡淡一笑。说道:“哪里谈得上啊。舒总是个忙人。今天来肯定是有大事吧。”

    舒沁雅淡笑高雅地一笑。秋水般地美目划过流星般璀璨地光芒。稍瞬即逝。故意说道:“怎么?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姜行长喽。”

    姜枫微微一笑。风趣道:“若是这样。那我可要受宠若惊了。”

    舒沁雅嫣然一笑。说道:“姜行长真会说话。不瞒你说。这次来。是向姜行长求助来了。”

    姜枫从容地望着她,没有说话,听她下面如何说。

    舒沁雅轻描淡写地说道:“按照工程的进展,我们的首批投资资金恐怕是不够用了,总公司那面暂时资金有些不够调剂,因此我们想在贵行贷一笔资金,以解燃眉之急。”

    姜枫不动声色的问道:“不知舒总想贷多少?几年期

    舒沁雅轻柔笑道:“怎么也得十个亿吧,十年如何?”

    姜枫不由笑了,说道:“舒总可能不知,我们行贷款,贷款数不能大于抵押标物的价值,贵公司在汽车城总计投入了七个亿,十个亿我们肯定是贷不出来的。还请舒总见谅啊。”

    舒沁雅微微一笑,屋中仿拂过一阵春风,说道:“若政府肯出手担保呢?”

    姜枫从容说道:“若有第三方担保,自然允许,不过政府的固定资产不在此列。呵呵,舒经理想必已经详细研究过我们行地贷款程序了,即使担保没有问题,象汽车城这样的大项目,我们还需要对汽车城的发展前景做出全面评估,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我们才会全面衡量贵公司贷款地还款保值能力,以确定是否向贵公司发放贷款。而且,为确保信贷资金的安全性,我们行地信贷、稽核还将分成两条线全程监控贵公司的资金使用情况。制度如此,绝非故意刁难贵公司哦。”

    舒沁雅闪过一丝醉人地笑容,优雅道:“这些我倒是理解,不过我们汽车城项目在商贸银行开的户,难道就没有些优惠政策吗?”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只要各种条件符合信贷要求,我们行在资金紧张地情况下,将优先向在我行开户的企业发放信贷资金,并且在利息计算、贷款期限等方面也将向开户企业倾斜。若达到了我行信誉等级评定标准,开户企业可以不用提供信贷担保,直接凭信誉在我行贷款,这些优惠政策可是别的银行所没有的哦。”

    舒沁雅微微一笑,优雅起身,笑道:“谢谢姜行长答疑解惑哦,这次来只是做一下友好联络,我就不打扰了。”

    姜枫随着起身,哈哈笑道:“舒总客气了,欢迎以后经常前来。”

    舒沁雅优雅回身,一波秋水落在姜枫的脸上,一瞥一盼,抿嘴笑道:“姜行长真是这么想的?那以后我可要经常过来坐坐了。”

    美眸一瞥一盼间仿佛勾到了姜枫内心的最深处,心中一荡,他赶紧收摄心神,从容笑道:“欢迎之至。”心里则暗呼厉害。

    舒沁雅微微一笑,轻声说了句“告辞了。”体态优雅的向外走去。

    姜枫送到门口,然后就返回屋里,眼前不由又闪过舒沁雅那勾人心魄的秋水伊波,心中荡漾,苦笑一下,来到窗前,望着那绵绵春雨,半天才平复下来。

    人事教育处的小王拿着一摞文件敲门进来,将文件放在姜枫办公桌的一角,并没有马上走,而是对姜枫说道:“芮总稽核的爱人又来了,两人在办公室里吵得很凶呢。”

    芮丽来省行上任后,他爱人已经来找过她几次了,每次来都是不欢而散。据说芮丽在京城的一家企业上班,是个工人,说话属于直筒子,分不出场合、地点,几次都弄得芮丽很狼狈。

    不过,像这种家庭纠纷,外人是很难弄清楚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姜枫对这种夫妻纠纷的事是很少参与的,瞅了小王一眼,淡淡笑道:“关心领导的私事,这可不在你的职权范围哦,小小年纪应该把心思都用在工作上才对,你说呢。”

    小王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头,轻声道:“这种话在别人面前,我是从来不会说的。”说完,赶紧溜了。

    姜枫不由笑了,这个小王不但象棋下的好,为人也颇精灵的,姜枫对他很有好感。

    坐在办公桌前,拿起文件看了起来,这时走廊里忽然响起厉声喝骂,一些污鄙难听的话语不绝于耳,姜枫不由皱眉。

    只听见走廊里传来劝解声,脚步声,不久,走廊里又恢复了寂静,姜枫叹息了一声,还真有些替芮丽发愁。丈夫这么不顾脸面的前来打闹,芮丽还怎么在省行立足啊,不禁摇了摇头。

    电话铃声响起,姜枫瞅了一眼号码,是行长室的号,拿起话筒,说道:“李行长。”

    “姜枫啊,你来我屋一趟。”李炳民声音平和的说道。

    姜枫放下话筒,把文件归拢了一下,来到走廊里。经过芮丽门口时,听见屋中传出低低的哭泣声,不禁加快了脚步。

    李炳民看见姜枫进来,一招手示意他自己坐,拿着话筒继续说道:“哈哈,舒总这说的那里话,我们怎么会不给你面子呢,一定去,一定去。”

    放下电话,李炳民望着姜枫,笑道:“舒沁雅的电话,请我们俩晚上喝酒。”

    姜枫不由笑了,说道:“她刚刚找过我了,……”就把舒沁雅找自己的事跟李炳民介绍了一下。

    李炳民笑道:“这个舒沁雅,还真是个女强人。”

    姜枫说道:“女人啊,不干事则已,一干起事来比男人还要强啊。”

    李炳民点了点头,忽然想起喊姜枫来的正事,苦笑道:“刚才你都听见了吧?”

    姜枫知他指的是刚才芮丽爱人大吵大闹的事,也苦笑了一下,说道:“听见了。”

    李炳民说道:“这么下去可不行啊,我想,你去跟芮丽谈谈,希望她能妥善处理好家事,尽量不要把矛盾带到单位里嘛。这不但影响了单位的正常工作秩序,而且对她本人的影响也极坏嘛。”

    第495章 佳人宴请

    姜枫闻言,苦笑不已,行长还真是交给自己一个好差事,这种事躲还来不及呢,现在可好,自己得主动送上门去。

    李炳民望见姜枫苦笑的样子,不由笑了,说道:“卓西兰不在,否则我就让她去了。现在只好你勉为其难了。”

    领导已经吩咐了,容不得自己拒绝。姜枫只好硬着头皮点了下头,出了行长室,他可没有笨的马上去找芮丽谈话,她现在正情绪低落呢,自己送上门去估计也只有听她倾诉的份了,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拿起电话拨给了马处长,马处长听完姜枫的介绍,不由轻声笑道:“李炳民也太缺德了,怎么交给你这么个任务,按道理这应该是他行长的活

    姜枫苦笑道:“谁让他官大一级呢。既然接了任务,就的做好不是。大姐,你们都是女人好说话,你帮忙去芮丽办公室了解一下,她们两口子是怎么回事,一会儿我也好对症下药。”

    马处长玩笑道:“你这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吧。”

    姜枫瞅了一眼门口,轻声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啊,小弟这可是求你帮忙呢。”

    马处长轻啐了一声,估计肯定脸红了,稍许,才轻声道:“小冤家,我去就是了。”腻声细语的,听得姜枫心中一荡。

    等马处长弄清情况。告诉姜枫。姜枫哑言失笑,原来芮丽两口子并没有什么大地矛盾。就是芮丽升官了,而且天高皇帝远的,她地丈夫担心这漂亮媳妇跟人跑了,几次来就是劝她不要再做这个总稽核了,想让她回京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劝了两次见她坚决不回去。心里就怀疑她在外面有人了,所以就来闹,想闹得她没面子了,就回去了。

    芮丽也不笨,马上明白了丈夫打的什么主意,被他闹了几次。就有了跟他离婚的想法,所以这次就跟他说了,自然弄得那男人暴跳如雷、破口大骂,若不是有人及时出面劝架,他说不定会揍当场她一顿时不去做芮丽这个工作,还是等卓西兰回来让她去说比较稳妥。

    下午。刚到办公室坐下拿起文件来,准备看一下,舒沁雅的电话就来了,很轻柔地声音。“姜行长,晚上请一定赏光哦。”

    姜枫把手上地文件放下。说道:“好吧。到时间再说。”

    舒沁雅柔美地笑声传来。“晚上我们等你啊。早就听说姜行长在大学地时候就是舞林地高手。酒后可得好好请教一下。”

    姜枫不由摸了一下鼻子。现在搞企业地情报工作做得都非常彻底啊。连自己大学里地一点事。都没逃过舒沁雅地掌握。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啊。

    放下电话。听见走廊里传来卓西兰地声音。姜枫走过去。打开门。望着卓西兰笑道:“卓助理。过来一下好

    卓西兰闻言。笑吟吟地走过来。走进姜枫地办公室。爽快地问道:“姜行长。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别看她四十岁地人了。性格却与安平夏颇有神似之处。

    姜枫客气地请她坐。然后笑道:“吩咐可不敢当。不过。有件事想请卓大姐帮下忙。”

    卓西兰对姜枫很有好感,虽为行里地二把手,但对待同事向来都非常客气,非常难得。笑道:“什么事?”

    姜枫点上支烟,委婉的说道:“芮丽的丈夫上午又来了,这么下去对芮丽可决不是个好事啊,这里毕竟是单位,希望她能妥善解决好个人的问题。李行长本想让我去跟她谈谈,可我考虑了一下,这种事我去谈话很不合适,因此想请大姐帮个忙。”

    卓西兰理解地点头,笑道:“女人的私生活,你个大男人去谈是不稳妥,还是女人对女人谈话比较方便,行啊,我去。”说着爽快地站起身来。

    姜枫微笑点头,轻声提醒道:“这次闹得比较凶,好像危及到婚姻了,大姐慎言。”

    卓西兰回身对姜枫笑笑,说道“明白了,我会掌握分寸地。”说着离开了办公室。

    姜枫不由松了口气,这样对李炳民也算有个交待了。

    晚上下班时间,李炳民打来电话,约他一起走。姜枫收拾了一下桌子,不紧不慢的走出办公室,锁上门,只见李炳民也从走廊那头走过来了。两人并肩而行,坐电梯下了楼,跟着李炳民上了他地车。

    司机小李子是李炳民从临省带来的,姜枫也不避讳他,探头对李炳民笑道:“芮丽地事,我请卓西兰帮忙去谈着姜枫,说道:“呵呵,怎么,害怕惹来嫌疑?”

    姜枫微微一笑,轻声道:“我让人了解了一下,这次不同以往,芮丽已经提出离婚容,说道:“这样啊,嗯,你做得很对,我们还是回避一下得好。”

    姜枫笑笑,不再多言。

    姜枫陪着李炳民走进明华大酒楼,舒沁雅已经在堂厅里等着了。一见李炳民、姜枫,舒沁雅立即迎上来笑道:“两位大银行家非常准时

    李炳民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还有谁啊?”

    舒沁雅瞅了姜枫一眼,对李炳民笑道:“主管这个项目的省领导俞任副省长一会儿将过来,再就是我的两位助手。”说着陪李炳民、姜枫进了电梯。

    姜枫心中一动,她不会是连自己和俞任的关系也了解清楚了吧?不禁瞅了她一眼,却接触到一汪如水秋波。两个人的目光一碰,随即就收了回来。

    电梯里充溢着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在这密封的狭小的世界里,格外的清晰,姜枫感觉有些不自在,看见李炳民扭动了一下身子,可能他也有同感吧。

    电梯在六楼停下,舒沁雅作了个请的手势,李炳民笑笑,没有客套,大步走出了电梯,姜枫再客套,会让李炳民不自在的,微微一笑,也大步跟了出去。

    舒沁雅的两位助手已经在包间里了,令李炳民、姜枫有些意外的是,她的两位助手非常年轻,而且非常漂亮,花朵儿似的两位少女,见他们进来,同时站起身来。

    李炳民笑着说,“你们坐,不要客气。”

    姜枫则瞅了两位妙龄少女一眼,很是怀疑舒沁雅所说助手的真正含义,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坐下来一谈,姜枫发现舒沁雅竟然对省城的人和事非常了解,若是不了解她的,还以为她是本地人呢。恰好,姜枫听干爸提起过这个女人,她是个江南女子,一直随着公司在南方发展,别看她年龄不大,可是身家过亿的人,在公司是有股份的董事。看来这个女人为了来明河创业,事先一定下了很大的功夫。

    李炳民则难免有些尴尬,舒沁雅谈论的明河的人和事,很多都是他不知晓的,若不是姜枫在边上不时插上几句,肯定要冷场了。

    舒沁雅很快发现了李炳民行长的不适应,忙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李炳民立刻自如了许多。

    舒沁雅瞅了一眼时间,优雅起身,歉意地笑道:“抱歉,我得下去迎一下俞副省长。小玉,小晴,你们俩陪李行长、姜行长聊一会儿。”

    等舒沁雅离开,两位20出头的少女,大方的走过来,在李行长、姜枫的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一经交谈,姜枫的印象大为改观,两位少女决不是自己想象的花瓶那么简单,很有内涵,谈吐不凡,而且巧笑嫣然的,很快就消除了初次见面相互间的陌生拘束感。你一言,我一语的,不久就说得李行长、姜枫露出了笑意。

    舒沁雅陪着俞任走进来,俞任望见姜枫在座,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爽朗的笑道:“两位大银行家也在啊,难怪舒总会拉我来做陪客。”

    李炳民站起身来,笑着跟俞任握了一下手,笑道:“俞省长,您若是这么说,我和姜枫可就坐卧不安了。”

    姜枫也随着李炳民站起身来,含笑望着俞任。

    俞任也跟姜枫握了一下手,笑道:“大家都不是外人,李行长可别客气啊。”

    舒沁雅嫣然笑道:“我怎么敢让俞省长来做陪客呢。”说着请俞任坐在正中。

    俞任说道:“你坐吧,你既是东,也是我们明河的客人嘛!”

    舒沁雅笑着轻推俞任在正中坐下,然后请李行长在左首就坐。

    李行长笑道:“这位置还是留给你这位东家和客人坐嘛。”

    舒沁雅笑着拉着他坐下,娇嗔笑道:“你们的话都见外了,我现在也属于明河的一员嘛。”

    姜枫感到舒沁雅拉着李炳民的瞬间,李炳民的眼光有些异样了。不想被舒沁雅拉拉扯扯的,姜枫自觉地走到与俞任隔一个座的位置坐下,笑道:“舒总,我就坐在这里了,你再让可就不成敬意

    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舒沁雅更是边笑边娇媚的斜睨了姜枫一眼,似喜若嗔的,格外动人。优雅的在俞任、姜枫的中间坐下。

    第496章 酒不醉人

    舒沁雅的两位助手,则各在李行长、(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