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208 部分阅读
    路还长着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他没时间也不会弄些不相干的事,更不会自己跟自己的前途过不去。不过谁若挡了他发展的路,他也决不会心慈手软的。”

    安平夏听完,稍加品味,立刻明白了姜枫的意思,他这是告诉老行长,他没必要也没那精神去跟一个退休的人过不去。不过,对赵炜刚他决不会轻易放手的。同时也变相警告老行长,别玩大了,否则一样整你。

    如此锋芒必露的强硬,与姜枫之前低调行事的作风大相径庭,却让安平夏听得热血澎湃,目射异彩。老领导一直潜心蓄势,现在利剑终于要出鞘了!

    目前行里的局势一团乱麻,理是理不清了,而且越理恐怕还会越乱,因此现在需要的不是一双巧手,而是一把利剑,快剑斩乱麻,乱局用强势嘛。姜枫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没心情去挨个理顺了。

    一个退了休的老行长若是甘于寂寞,也就不会伸手干涉后任的事了。既然不甘寂寞,贸然伸手,就应该想到后果。姜枫这是摆明了不给他留面子,以此向行里各方势力传递出一个强横的信息,别惹我,否则要你好看!

    安平夏领会到了领导的意图,送走有些郁闷的老行长,就跟柳玉芳、柳月交待了几句。

    老行长前往宾馆拜见新任姜行长的小道消息很快在行里传开,而且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什么姜行长根本就没见他啦,为什么?听说他连番给姜行长施压,你没见银监局、人民银行的人走马灯似的来检查吗,人家姜行长根本就没理这个茬,谁爱查就查,他该怎么审查赵炜刚还是怎么审查。这次老行长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听说安副行长陪着人民银行的人查出了好几笔违规不良信贷,都是老行长弄得,问题大了,要不他能主动去见姜行长,这是服软了。

    这些小道消息,就像给纪检组长冯佳驹和纪检监察室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办案速度明显加快起来,对赵炜刚的询问也越发尖锐起来。这些消息对赵炜刚的心理冲击也很大,终于抵挡不住了纪检部门强大的攻势,心里彻底崩溃,一五一十地把问题都交待了。

    办案人员立刻取证查证,很快查明,赵炜刚在任办公室主任期间,财务经费流失高达一百多万元,他自己就利用各种手段套取经费四十多万元,其余的六十多万元他都推到了老行长的身上。

    案件至此,冯佳驹想起姜行长所说的审案原则中的“控制范围,维护稳定。”这两句,不敢再审查下去了,赶紧去跟他请示汇报。

    姜枫听完冯佳驹地汇报。淡淡说道:“你以组织地名义联系一下老行长。就说我们俩想跟他来一次非正式谈话。嗯。就别来行里了。这附近有什么茶馆之类地清静场所吗?”

    冯佳驹闻言。眼波一闪。然后说道:“离行里不远有家听涛茶楼。那里有单间。听清静地。”

    姜枫说道:“那好吧。就那里了。”

    冯佳驹很懂得分寸。伸手拿起了姜枫老板桌上地固定电话。拨给了老行长。

    姜枫嘴角微挑。露出一丝笑意。掏出烟来。点上一支。然后把烟盒扔到了冯佳驹身前地桌上。

    冯佳驹拿出一支。叼在嘴里。正准备点上。电话通了。他又放下了烟。沉声说道:“老行长吧。我是冯佳驹。”

    “冯佳驹?!你找我干什么?”话筒里传来老行长气哼哼,又带有戒心的声音。

    姜枫不由一皱眉,冯佳驹曾经汇报过,老行长多次找他施加压力的事。职责所在,不徇私情,这很正常嘛,老行长怎么这种素质?

    行长的神色变化落入冯佳驹的眼里,心里不由一喜,这种维护下属的神色变化,他在柳玉芳的身上见识过,看来行长有把自己当作自己人的味道了。嘴里则不温不火地说道:“老行长,现在通知你一件事,姜行长和我代表行党组准备跟你做一次非正式谈话,地点听涛茶楼,时间现在。”

    “什么事?为什么?”口气明显软了很多。

    冯佳驹平静的说道:“赵炜刚的案子已经基本结束,跟你

    谈话,是姜行长的意思,你是老干部了,应该明白。

    话筒里传来喘粗气的声音,过了半响,“好吧,我马上去。”

    冯佳驹放下话筒,点上烟抽了一口。

    姜枫站起身来,做了一个扩胸的姿势,说道:“佳驹,我们也该走了,早点去,选个幽静的单间。”

    冯佳驹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站起身来。

    两人出了行长室,冯佳驹瞅了一眼旁边空无一人、房门紧锁的秘书室,随口道:“行长,你也该选个秘书了。”

    姜枫瞅了他一眼,淡淡笑道:“你有合适的人选?”

    冯佳驹心里一惊,忙笑道:“没有。”

    姜枫又瞅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走向电梯。两人进了电梯以后,姜枫温和笑道:“担心什么啊?你只负责推荐人选,至于用不用那是我的事。”

    冯佳驹心里一松,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谈不上推荐,给领导介绍一下两位同志的情况,供领导参考。一位是外汇业务管理处担保科的科员杨晓,今年刚毕业分来的,人长得文静秀气,写得一手好字,而且很有文采;另一位是信贷处科技信贷科副科长李露丝,大学毕业,工作三年了,行里的才女,平时就喜欢舞文弄墨的,为人比较机灵、有眼力件。”

    说话间电梯也到了一楼,姜枫不置可否的走出电梯,大步向外走去。

    冯佳驹随着他来到街上,见姜枫放缓了脚步,闲庭散步一般向前走去,遂也放缓了脚步。

    姜枫望着梧桐的落叶,似闲聊若自语地说道:“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都说尚海没有秋天,唯有这梧桐落叶可见秋色一斑,此言还真是有些道理。”

    行长可不像个悲秋善感之人,冯佳驹知他还有下文。

    果然,姜枫稍顿,又道:“秋叶知秋,办事知人也是一般的道理。冯组长这次案件办得干净利落,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

    能够得到姜枫的认可,冯佳驹顿觉这阵子的辛苦没有白费,微微一笑,说道:“领导夸奖了,这也是上下一齐努力的结果。”

    听涛茶楼并没在街面上,而是位于距离商贸银行不远的一条小巷之中,茶楼装饰的古香古色的,登二楼单间,还可望见院中的几簇修竹,环境确实非常幽雅清静,冯佳驹点了茶,告诉老板,有客人找只管领过来,然后陪着姜枫坐下。

    老行长动作挺迅速的,姜枫、冯佳驹坐下不久,他就被茶楼老板引领着上来。

    姜枫还是第一次见他,扫了一眼,只见他个头不高,有些发福,鬓角已见白发,最引人关注的还是他的一双眼睛,三角眼若放在别人的脸上难免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而他偏偏给人一种很有精气神,很明朗的感觉。

    只有当他一双眼似开似阖时,才能感觉到其中的阴森寒冷。现在他瞅向姜枫的眼神就是这般。

    姜枫眼神清澈深邃的与他碰撞了一下,从容不迫的原位坐着没动地方。若是在别的场合,换个人,碰见年长者,姜枫说什么也会表现出敬老的神色动作,对他,姜枫不想助长他的气势。

    冯佳驹站起身来,让他坐下,然后淡淡也坐下,说道:“这位是咱们行新任的姜行长,这位是前任老行长黄富庚。”引见完,静静的坐在那里。

    黄富庚瞅了姜枫一眼,脸上忽然充满了慈和的神色,朗声笑道:“姜行长,老夫可是久仰了。可惜一直未能见上一面,见面胜似闻名啊,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弯起的眼角笑纹藏着过往岁月的历练和深深的城府。

    姜枫神色平静的说道:“老行长客气了,上次未能一见,很是遗憾。

    今天请你来,算是一次非正式谈话吧,赵炜刚的案子已经有了初步结果,赵炜刚在任办公室主任期间,财务经费流失高达一百多万元,他已经供认自己利用各种手段套取经费四十多万元。只是其余的六十多万元,据他交待都跟你有关。”

    黄富庚神色一悸,眼睛微眯,旋即不动声色地说道:“姜行长怎么看的?”

    姜枫望着他,眼里闪过一丝锐利,轻声道:“我还年轻,不会主动给自己的发展设置障碍。但老干部若是不够坦白的话,我也不想稀里糊涂给自己留下一笔滥尾,那只好继续查下去了。”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521章 收放自如

    枫的话如利箭一般刺中老行长黄富庚的要害。他脸|低下了头,他现在算是领教到了眼前这位年轻人的真正厉害了,一番话说的睿智而冷静,沉稳而无畏,简直滴水不漏。

    权衡利弊,黄富庚迅速做出了决断,放低了姿态说道:“姜行长仁义豁达,黄某真是惭愧啊。不错,这几年确实有五六万的经费被我挪作了他用,不过,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中饱私囊。”

    见他屈服,姜枫微微一笑,说道:“既然老干部这么说,肯定有你的道理。赵炜刚的案子已经清楚无比,近期我们就会将此案移交给检察机关,行里对赵炜刚案件的整个审查工作也将就此结束。”

    老行长黄富庚马上听明白了姜枫的话外之意,行里对办公经费的审查就到此为止了,不会再继续追查下去,等于放了他一马。至于检察机关是否要继续追查下去,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活动能力了。姜枫能做到如此地步,可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黄富庚展颜笑道:“姜老弟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心胸豁达,目标远大,年轻有为,老夫祝你鹏程万里。若没有其他事,我就不耽误你们的工作了。”说着站起身来。

    姜枫也未挽留,倒了一杯茶水,低头细品慢啜。

    冯佳驹则代姜枫起身把他送到楼梯口,然后回来坐着了。

    姜枫头也未抬,忽然问道:“你说他会耐得住寂寞吗?”

    冯佳驹知行长说的是谁,说道:“我想他应该会老实一阵子,检察院就够他劳心费神全力应对的了,应该无暇再惦记行里的事。领导,安副行长和人民银行的人不是查出了好几笔违规发放的不良信贷嘛,只要行长抓住他的这个把柄,想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姜枫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一个退休的人了,原本就人走茶凉,经此一事更是使他威望大损,应该没什么影响力了。现在这种情况,更应该冷却他,而不是去招惹他,给他唤起同情心的机会。再者,他毕竟在行里工作了多年,枝枝丫丫的肯定不会少了。他若出来弄事,有了赵炜刚这个例子,相信不会有人傻得去响应他。

    但我们若是继续打击他,就有了落井下石的嫌疑,难免不会引起人们的反感,那可就适得其反了。所以违规发放不良信贷的事,我们只能对事,不能对人。问题当然要揭出来,但我们既往不咎,只是去完善机制体制,堵塞漏洞,你说人心向背会如何走向啊?”

    冯佳驹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连点头,笑道:“还是行长看的透彻,深谋远虑。如此一来,他若再出来整事,人们定会说他恩将仇报,这个无解的局,等于牢牢捆住他了。”

    姜枫赞许地一笑。给他添上茶水。举止动作中透出一缕亲近。说道:“有佳驹你这个左膀右臂相助。我才会如此从容。心静智生嘛。”

    期许之高。超出了冯佳驹地期望。不禁大喜。起身望着姜枫。说道:“领导竟许以左膀右臂。佳驹倍感温馨和荣幸。无以回报。唯有勤奋工作。全力支持领导打开局面。来回报您地知遇之恩了。”

    姜枫地脸上顿时洋溢出和风煦暖地笑容。亲切地笑道:“佳驹。不必客气。踏实做事地人永远是我地第一选择嘛。”随后平易近人地与冯佳驹闲聊了起来。

    冯佳驹是个人才。是个逐渐能让姜枫信任地人才。因此姜枫许其左膀右臂。这也是准备接纳他了。而冯佳驹回答地也挺明确。愿意追随。两人一拍即合。倒是给姜枫平添了一股助力。尤其在目前局势混乱地情况下。就更显珍贵了。

    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两人再聊起来。就不再藏着掖着了。显得格外地投机。冯佳驹有意聊起了自己地情况。这是为了让领导更全面地了解自己。随后介绍起了行里班子地情况。“尚海这地方与别处不同。通天地势力特多。而且触角深入各行各业。因此咱们行地班子成员也都各有其门道。相互之间各行其是。彼此争斗。老行长在地时候除了他分管地人事教育处、办公室外。就是欺负欺负总行派下来地主管信贷地副行长。对行里地其他班子成员分管地业务指挥起来就不算太灵光了。”

    姜枫闻言大感兴趣。问道:“那在班子会上岂不是什么事都通过不了了?”

    冯佳驹说道:“是啊,包括研究人事调整,往往是各抒己见,纷纷给自己一方

    争利,最后只能弄得无果而终。因此老行长在位期次班子会议,呵呵,都是讨论年初计划的。倒是您上任伊始组织的两次别开生面的班子会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大家个措手不及,意外的全票通过了。不过,以后再想这么轻松的通过什么事恐怕很难了。”

    姜枫微微一笑,轻声道:“佳驹何必悲观,你、我、安平夏,只要再随机应变的拉上一人,就可在班子会议上获得超过半数的票数,什么事不可通过。”

    冯佳驹闻言眼睛一亮,笑道:“行长您行事往往出人意表,难以预测,若再加上我和安副行长相助,只要见机让利,定可在拉上一人,还真可以取得奇效呢。嗯,我还是介绍一下班子成员的背景吧,方便您见机而为。主管储蓄副行长李明萧,……”冯佳驹娓娓而谈,逐个介绍了班子成员的情况,除了副行长项景平北京有些神秘外,对李明萧、水清影、沐寒林三人介绍得一清二楚,显然他在这方面曾经很下过一番功夫。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些讯息对姜枫太重要了。柳玉芳虽然也在收集这方面的讯息,但是像这种涉及领导背景之事,不在一定的领导位置上是很难了解清楚的。望着冯佳驹,笑道:“佳驹,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中午,姜枫回到了鑫华宾馆,被安平夏诸女一阵嬉笑,说他怎么舍得离开媳妇了等,姜枫嘿嘿而笑,然后大家坐下一起吃饭。

    吃完午饭,姜枫把柳玉芳叫到沙发上坐下,询问起班子成员里谁对赵炜刚最有意见。

    柳玉芳笃定说道:“赵炜刚任办公室主任期间除了老行长以外,对其他班子成员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基本都受过他的刁难,尤其在用车上,行里的几辆车他是随意调动,明明有车,他愣说没车,就是不给你派,诸如此类的事数不胜数,因此班子成员对他没意见的根本就不存在。要说最有意见的当属水清影,据说赵炜刚曾经要挟调戏过她,此事曾经在行里传得沸沸扬扬的。”

    姜枫不禁露出惊愕的神色,这赵炜刚也太胆大妄为了吧,不把领导放在眼里也就罢,难道他还敢调戏女领导?

    柳玉芳望见老领导的神色,忙解释道:“据说,是在水清影刚刚来行里上任时发生的。水清影原为江浙省行的副行长,调任的尚海行总稽核,她上任后,走进分配给她的办公室顿时傻眼了,行长您的办公室只是多日没有打扫了,而当时她的办公室则是空荡荡,什么办公设备都没有,倒是满屋的垃圾。

    她很气愤,感觉受到了慢待,就去找当时在任的老行长,老行长马上打电话给赵炜刚,把他骂了一顿,然后就让水清影去找赵炜刚。

    水清影以为这下有了尚方宝剑了,趾高气昂的走进办公室主任室,盛气凌人的训斥了赵炜刚一顿。

    赵炜刚那吃她这一套啊,盯着她笑嘻嘻的说道,你先回去等着吧,我这就安排人去给你购置办公室设备。

    水清影以为赵炜刚怕她了,临走还吩咐了一句,别忘了安排人把卫生好好打扫一下啊。

    结果,她回到总稽核办公室左等不见人来,右等不见办公设备,直到中午下班了也不见人影。再去找老行长,锁门了。下午他又先后去找了老行长、赵炜刚多次,两人都不在。就这样水清影上任的第一天,就在满是垃圾的办公室里站了一天,最后都被气哭了。

    第二天,仍然不见丝毫动静,她憋气窝火的干脆回了宾馆待了一天。第三天,赵炜刚终于露面了,他去宾馆见得水清影,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反正下午水清影像个泼妇似的在行里大骂赵炜刚,什么流氓之类的。

    这下行里热闹了,老行长也出来了,水清影的办公室也打扫干净,办公室设备也购置整齐了,而赵炜刚则笑嘻嘻的忙前忙后,显得很是殷勤。水清影则横眉立目的没有给他好颜色看。”

    姜枫听完,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什么,却一时难以捕捉到。那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放弃了争取水清影支持的想法。问道:“其他人还有吗?”

    柳玉芳说道:“剩下的都没有水清影这么轰轰烈烈,不过,被刁难的程度却丝毫都不逊色。”

    第二部 风雨信贷科 第522章 借机改革

    午一上班,姜枫就让柳玉芳通知班子成员召开班子会T

    行班子共有七名成员,实到七人。人事教育处处长柳玉芳列席,负责会议记录。小会议室就在行长室的对面,卢楠担任了行办公室主任以后,安排了专人负责每天打扫,因此里面窗明几净,非常整洁。姜枫是离通知的开会时间差两分钟走进小会议室的,扫了一眼已经在座的六名班子成员和负责会议记录的柳玉芳,径直走向小会议室主席座坐下。

    这是姜枫上任以后,第一次在小会议室里召开班子会议。班子成员们姿态各异的坐着,安平夏挨着姜枫、坐在二把手的位置上,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双睿智的大眼睛则不时的扫一眼在座的班子成员。主管储蓄副行长李明萧坐在姜枫的右侧,两个胳膊支在会议桌上,嘴里正抽着烟。副行长项景平则靠在椅背上,眼睛微眯望着椭圆形的会议桌。冯佳驹坐在李明萧的身边,正若有所思的把玩着笔。总稽核水清影则端着一个高档玻璃杯,细品慢啜着杯中飘着清香的茶水。行长助理沐寒林则低着头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呢。

    姜枫环视了一遍,情了一下嗓子,说道:“现在开始开会,今天的会议议题只有一个,研究处理员办公室主任赵炜刚的问题。下面请佳驹同志介绍一下对赵炜刚的纪检审查情况。”眼睛则扫到项景平看表的动作,这个人很心细啊。

    冯佳驹详细介绍了对赵炜刚的纪检审查情况,“……涉嫌贪污公款四十六万八千九百七十二元,已构成犯罪嫌疑,建议移送检察机关。”冯佳驹这话等于定了调。他分管党务、纪检监察,说的话自然很有分量。

    水清影不停地喝着茶,好像在尚海根本没喝过茶一样,而且她喝茶的声音不小,此刻尤其显得很刺耳。

    姜枫瞅了她一眼,微皱眉,然后瞅瞅其他班子成员,说道:“大家都谈谈意见吧。”

    水清影好像喝足了,终于放下了漂亮的水杯,美眸轻转,娇声道:“既然审查出了问题,就应该严肃处理,我也同意,但是……”水清影看了看大家,接着说道:“但是,我想还是进行内部处理比较稳妥,可以责令其返还赃款,开除公职嘛,这样可以避免我们行的声誉受损。”

    她的话出乎大家预料之外,姜枫眼睛不由一眯,有点迷糊。其他班子成员也不由露出狐疑的神色,按道理她应该最痛恨赵炜刚才对啊?她这是玩得什么?

    内部处理?内部处理和移送检察机关的结果和效果,那可是天差地别。她的话听起来好像是为行里考虑,不过,怎么听怎么像是在给赵炜刚说话呢。姜枫暗到不好,目光不由扫视了一遍各人的表情,捕捉到李明萧眼里的一丝愤恨,马上说道:“明萧副行长,你的意见呢?”

    其实,最恨赵炜刚的应属李明萧,不过他不像水清影那么招摇,而是把事都藏在了心里,见姜枫问到了头上,脱口道:“内部处理恐怕不妥吧,惩治贪污**应该大张旗鼓、依法公开公正的进行,以达到警示他人的目的。若是这般内部处理,岂不是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误区,滋生侥幸心理,因此我还是赞成以法定程序移送检察机关。”

    姜枫目光望向了项景平。问道:“项副行长。你地意见?”

    项景平眼里闪过一丝令人难以捉摸地光芒。轻声道:“治病救人是我们党一贯地宗旨。虽然赵炜刚犯下了严重地错误。但他毕竟是我们地同志嘛。我看还是内部处理地好。”

    姜枫眼睛微眯。望向了安平夏。问道:“平夏副行长。你地意见呢?”

    安平夏瞅了水清影、项景平一眼。冷静地说道:“移送检察机关。让法律公正地审判。这也是治病救人地一种方式嘛。正如李副行长所言。惩治贪污**是个原则性地问题。决不能姑息养奸。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赵炜刚贪污如此之巨。岂能内部处理这么轻易了之。若如此处理地话。将遗害无穷啊。因此我赞成按程序办事。移送检察机关。”

    这是个绝好地观察班子成员地机会。姜枫自然不会放过行长助理沐寒林。望着他越来越低地头。沉声道:“寒林同志。你地意见呢?”

    行长助理沐寒林终于抬起了头来。神色有些慌乱。眼神却非常地冷静。低声道:“大家都是同事嘛。相煎何太急呢。我想还是内部处理地好。

    ”

    姜枫眼睛又是一眯,还真是有些小看他了,这人比项景平还有城府啊,清了一下嗓子,环视了一眼整个会场,沉声说道:“**是一种社会顽疾,犹如洪水猛兽,只有重在惩治,才能遏制住**现象的滋生蔓延。反腐就要坚持法律至上,坚决查处违纪违法案件、依法严惩**分子。赵炜刚既然触犯了法律,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这是没有什么人情可讲的,现在举手表决吧,同意把赵炜刚案件移送检察机关,让法律公正裁决的请举手。”说完率先举起了手。

    李明萧动作也不慢,姜枫的话音还未落呢,他的手已经举起来了。安平夏、冯佳驹也举起了手。沐寒林迟疑了一下,低着头也举起了手。

    姜枫瞅了水清影、项景平一眼,冷静地说道:“不同意把赵炜刚案件移送检察机关,让法律公正裁决的请举手。”他的话很有玄机。

    水清影、项景平闻言色变,如何还敢举手。

    姜枫沉声道:“五票赞成,两票弃权,班子会议形成决议,立刻将赵炜刚案件移送尚海市检察院,会后由佳驹同志具体负责。”然后看看众人,说道:“散会吧。”

    离开小会议室,姜枫的心里有些沉重,尚海市行的问题还不是一般的严重呢,在反**的问题上连领导的是非观念都如此不清,全行的风气可想而知了。风气不正,何谈工作?

    柳玉芳机灵的跟进了行长室。

    姜枫轻声对她说道:“全面摸一下水清影、项景平、沐寒林的底细,一定要详实。

    ”

    柳玉芳脸不由一红,从会议上不难看出,水清影和赵炜刚的关系绝非像传言那般的简单。轻声道:“这次我会详细弄清楚的。”

    赵炜刚很快就被检察院来人带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行纪检监察部门的审查材料,而办公室财务帐也被检察院查封调阅带走。

    此事在行里引起极大震动,小道消息满天飞,逐渐的就理出头绪来了,干部职工们再见到姜枫,都充满了敬畏,离着老远就打招呼。当然负面的消息也不少,诸如新任行长开始清洗老行长的人了、姜枫这是在排除异己了,新领导心狠手辣啦之类的谣言污语也是尘嚣直上。

    令人意外的是老行长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行里的人再没有见到过他,据说他现在已经闭门不出了。

    人民银行终于查完信贷处的所有账目,共查出九笔违规不良贷款。如释重负的赶紧给出一份检查结论,责令尚海市商贸银行对违规不良贷款进行整改,却对责任人含糊其词,没有追究。

    姜枫也不为己甚,装糊涂放过了她们。却利用人民银行的责令整改结论,迅速召开班(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