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217 部分阅读
    当街喊冤?宋大青天?水清影、沐寒林忍俊不住露出笑容,戏谑的望向项景平,他的心腹还真是个人才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李明萧顿时释然放心,也感觉滑稽,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思及项景平的感受,忙又收起笑意。

    项景平则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心里则直淌苦水,尴尬无比。

    安平夏淡淡一笑,说道:“巷里区行的事就这样吧。鉴于目前的情况,我准备近期去各县区行视察巡视一遍,大家各自按部就班吧,有什么情况随时沟通。散会。”

    这种情况下她要离开市行去下面?疯了吧!众班子成员均露出愕然之色,难以置信,她究竟打得什么主意?

    安平夏说走就走,第二天她就带着人事教育处的柳玉芳处长下基层了,姜枫的两员主要干将就这么令人费解的离开了权力中心。众口铄词,这是见形势不妙,躲了。

    项景平虽然也十分费解,但是这么好的机会,他怎甘心错过。安平夏一走,姜枫一系等于无人在行里掌控局面,自己正可以乘虚而入,展开全面进攻。

    他马上亲到李明萧的办公室,两人密谋了半天,然后分别找水清影、沐寒林谈心沟通。利益所在,水清影、沐寒林顿时动心,反正又不用亲自出头,只要默许就可以,何乐而不为,四人达成协议。

    姜枫的人除了卢楠外,柳月请假回明河看母去了,再没有什么嫡系人马,剩下的人事教育处、办公室、纪检监察室的人不过是半路加入的不足为虑。这也是水清影、沐寒林放心加入的主要因素。

    很快行里就传出一个小道消息,姜枫多日不露面,其实已经被秘密“三规”了,他在明河贪污腐化的事犯了。这个震撼人心的小道消息风卷残云一般席卷整个市行。

    随后又传出安平夏正是得到了这个消息,才在这个非常时期,出去躲灾了的小道消息。本来人们就对安平夏介此风雨来临,正需在行里掌控局势的时候,却不合时宜的跑到县区行,进行不是十分需要的视察充满了疑惑,现在都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对这两条小道消息行里十有**的职工都信了。

    人都是现实的,姜枫这个正统不正统了,人心向背、舆论导向立刻发生变化,项景平、李明萧一系的人嚣张了起来,人们开始看他们的脸色行事了。水清影、沐寒林的人虽不占主流,但也是盟军了,纷纷扬眉吐气、神气十足。

    姜枫来后培养起来的人则成了过街老鼠,就差人人喊打了。

    项景平、李明萧等人感觉局势完全在掌控之中了,终于利用下午的学习时间挑了出来。项景平对市行全体职工发表讲话,公开抨击姜枫的作风整顿活动,是祸国殃民的,贻误工作,影响团结的,别有用心,排除异己的运动,必须完全停止,废除。

    李明萧、水清影、沐寒林也分别上台讲话,编派作风整顿活动的不是。

    四位班子成员、四位领导同时公开反对作风整顿活动,等于定下了调子。作风整顿活动既然是错误的,那么决策主导作风整顿活动的领导肯定也是错误的了。于是项、李两人手下的得力干将纷纷上台揭批姜枫的独断专行、任人唯亲,矛头直指一把手。

    既然是揭批,自然是有影的没影的都往上贴了,最后给姜枫弄了十大罪状,连安平夏、冯佳驹也没能幸免,各弄了五六条,这些揭批很快汇聚成了材料,准备交给总行工作组。

    卢楠等人早已得到指示,任他们所为,因此都低调压气言行。人事教育处、办公室、纪检监察室的人均足不出办公室,埋头工作。他们不出屋,别人想找事,也无从寻起。

    李露丝这个行长秘书就有些难做了,那些人给姜枫编排的十大罪状中就有她的份,作风不正派。秀雅娴静的她何曾受过这等委屈,安平夏、柳玉芳、柳月都不在,只好找卢楠哭诉了一把。

    卢楠的日子也不好过,项景平多次派人来纠缠,要办公室的财务帐,均被他严词拒绝。那些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言语,他均冷静以对。“我们要相信领导,对于没有影的事,何必在意?清着自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坚守好自己的岗位,不为外物所动,相信拨乱反正的日子不会太远了。对于眼前的事,要讲究策略,低调智慧以对,你好好想想,就知该怎么做了。”

    得卢楠提点,李露丝也变得聪明了,上班早来一会儿,下班晚走一会儿,没事就待在秘书室里,反正行长不在家,她也没什么业务,回避了与人接触, 耳根自然就清静了,心境也平和了。

    第645章 倔强抗争

    五日后,总行工作组从基层返回。连走了五个县区行,所获令宋永山非常满意,有了这些调查材料,不但可全面否定作风整顿活动,而且也足可以令姜枫丢官免职了。

    于途,冯佳驹虽极力劝说,应该再到效果比较好的县区行看看,这样才能全面了解。奈何宋永山闻而不用,所走之处都是项景平、李明萧的心腹县区行,自然效果不佳,没有好话。

    项景平、李明萧等人将宋永山一行送到行招待所,项景平拿出那份揭批的汇总材料,故意当着董玉菲、于主任、冯佳驹的面,神色庄重的递给宋副行长,沉声道:“这是市行干部群众反映的姜枫等领导的问题,请领导决断。”

    董玉菲、于主任、冯佳驹互相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关注的望着宋永山。

    宋永山接过,低头仔细看了一遍,心中暗喜,很上纲上线啊,倒不用工作组现总结了,赞许的看了项景平、李明萧一眼,点头说道:“这很重要,我会向总行汇报的。”

    董玉菲、于主任闻言,听出了。弦外之音,按照总行班子会的部署,总行工作组织负责调查工作,调查完也就结束任务,该回京了,看他的意思是想留在这里进行处理。

    宋永山看了众人一眼,说道:“董司。长、于主任留下,其他人先回避吧。”待众人退出,他望着董玉菲、于主任,说道:“现在该调查的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我准备先向柳行长汇报一下初步的调查结果,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董玉菲、于主任暗道果然,他不。想就此离开,这事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只好点头同意请示总行柳行长。

    宋永山微微一笑,掏出手机,打给了柳行长,很快接。通,彼此寒暄了几句,宋永山汇报道:“此次调查我们分别跟市行副处级以上的干部进行了谈话,并深入到五六个县区行实地调查了一下。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很多啊。作风整顿活动不但搞乱了人心,弄得怨声载道,群情激怒,而且还造成了极坏的后果,为了搞作风整顿活动,基层行的工作基本都瘫痪了。

    姜枫的问题更多,不光是独断专行、任人唯亲的问。题,还有营私舞弊、生活作风等问题,尚海市行的干部职工共反映出了他的十大问题,并且他所带来的几个人也各有问题。这里有一份尚海的同志汇总的揭批材料,我让于主任写了一份详细的调查材料,这两份材料我让人传给您,建议总行立刻召开班子会议进行研究,现在这里干部群众的情绪很激动啊,若不加控制,尽快予以解决,很容易出大问题的。我们工作组暂时就留在这里控制局势,您看这样是否稳妥?”

    因为他坐得比较远,也不知柳行长在手机里说。了什么,宋永山频频点头,连声嗯着,最后他说道:“请行长放心,我们工作组一定尽全力稳住局势,等候总行的指示。”

    心情舒畅的收。起手机,宋远山望着董玉菲、于主任说道:“柳行长的意思,我们工作组暂不回京,留在这里稳定局势,进一步深入调查,必要时可以接管尚海行的管理权。这份是市行的干部职工反映姜枫问题的汇总,你们看看,很严重啊。”

    于主任坐得近一些,接过来,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不禁皱眉,接着递给了董玉菲,待董玉菲看完。他脸露凝重,慎重的说道:“按照纪检监察规定,对群众反映出的问题,必须进行仔细调查,有切实证据,讯问本人无误后,才能下定论。我看这份材料不适合现在传给总行。”

    董玉菲目光冷静地望着宋永山,清冷的说道:“按照总行干部人事管理的有关规定,在本级主要领导未被证明有问题,上级班子没有讨论决定停职的情况下,上级领导不能任意接管下级的管理权限。当然若本级主要领导被政法机关依法带走审查或协助调查,暂时出现权利空间的情况下,上级领导可以派人或亲自接管本级的管理权限。”

    宋远山眯着眼,微微一笑,淡淡说道:“情况分轻重缓急,规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嘛,要懂得随机变通。这事我做主了,你们照办就是了。”

    于主任、董玉菲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宋远山毕竟不是主管人事、纪检监察工作的领导,他擅自违规行事,两人劝阻不了,那只能向主管领导汇报反映了,职责所在,他们俩可不敢疏忽了。

    于主任淡淡说道:“若宋副行长坚持如此,我无权制止,但职责所在,我也只能跟纪检组长汇报此事。”

    董玉菲也表示了相同的意思。

    宋远山微微一笑,说道:“身为工作组的组长,我有权根据情况进行决策,你们职责所在该汇报汇报,但领导的决策还是要坚决执行的,你们说是吧?”

    于主任、董玉菲无言点头。两人分别回房间,打电话给主管领导汇报这里的情况。

    对项景平弄出的那份材料,实际上宋永山并没有什么信心,若姜枫真有经济生活问题,以项景平的心性,恐怕早已捅到总行和地方纪检部门了,何必等到现在。他之所以坚持现在就把那份材料传到总行,哪些问题有没有无所谓,只要能给总行班子成员们一个先入为主的影响,这样在讨论处理尚海行的问题时,达到潜移默化的加重对姜枫处置尺度的目的,也就知足了。

    目前姜枫不在尚海,他留下主持大局的安平夏偏偏在这时候溜到基层视察工作去了,尚海行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权力真空,这种情况下,总行工作组接管尚海行的管理权限也算说得过去。所以他根本不在意于主任和董司长的提醒和向上汇报。

    宋永山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歇息了一会儿,他马上组织召开了尚海市行的班子会议,会上他开门见山地说道,鉴于目前尚海市行干部群众反映姜枫存在问题的情况,以及主持工作的安副行长对作风整顿活动所造成混乱情况的管理制止不利,总行工作组决定接管尚海市行的管理权限,由他本人暂时兼任尚海市行行长,负责管理全行事务,等候总行班子会议的处理决定。

    冯佳驹闻言一愣,狐疑的望向对面的董玉菲,见董玉菲不易察觉的轻微摇头,立刻感觉到这绝非总行的决定。脸色一沉,他望向宋副行长,质问道:“请问宋副行长,这是总行班子会议的决定吗?”

    宋永山阴冷的瞅了冯佳驹一眼,沉声道:“你这个同志,态度很有问题啊!届此非常时期,你不去想怎么稳定局势,恢复正常秩序,一味顶撞上级领导,,这是一个下级应有的态度嘛!”非常严厉,却没有回答冯佳驹的问题。

    冯佳驹倔强的一梗脖子,仍然坚持的陈述道:“按照总行干部人事管理规定,没有上级班子会议的决议,上级领导是无权接管下级管理权限的。再者说,姜枫行长并没有被停职审查或撤职,而且尚海市行班子会议已有决议,姜行长外出期间由安副行长主持全行工作,工作组何来的接管尚海市行管理权限一说。宋副行长又哪来的暂时兼任尚海市行行长权利?”

    宋永山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心中气急,偏又被对方说到点子上,灵机一动,说道:“非常时期自然有非常举措,你可以保留个人意见,但总行工作组的决定你必须坚决执行。”

    冯佳驹张了一下嘴,颓然坐下。他忽然退缩了,倒是大出众人的预料。看来他也有畏惧的时候啊。

    董玉菲非常奇怪,仔细观察他的眼睛,只见里面一片清明、冷静,心中顿有所悟。

    宋永山终于压住了场面,未免夜长梦多,马上说道:“项副行长,你马上安排人通知十分钟后召开市行全体职工大会。”显然他要在大会上公布工作组的这一决定。

    于主任阴着脸,没有什么表情,之前他已经跟总行纪检组长汇报过了,纪检组长的态度很是耐人寻味,竟然让他静观其变,不要参与其中。

    董玉菲自然也第一时间跟赵永霖汇报了,赵永霖问姜枫露面,董玉菲回道,没有,赵永霖轻松的笑骂了一句,这个臭小子,还真沉得住气。从这句话里董玉菲顿时明白了姜枫就在尚海呢,赵永霖随后说,你别管,看热闹就行了。本来以为他说完了,没想到他又交待了一句,一会儿,我陪柳行长去尚海。因此董玉菲现在的心情非常放松。

    总行工作组接管尚海市行,宋副行长兼任尚海市行行长一经公布,整个会场一阵哗然,原来姜枫真的被“三规”了,原来半信半疑的人现在也完全相信了。宋永山在讲话宣布终止作风整顿活动,号召全行干部职工积极帮助姜枫查找问题,……

    他的讲话还没有结束,姜枫赫然出现在大会议室的门里,正冲他呲牙笑呢。姜枫的身后……

    第646章 雷霆一击

    姜枫的身后竟然站着柳汉章、赵永霖和总行纪检组长,慢着,总行纪检组长的身后还有穿制服的人。宋永山顿时头皮发炸,轰的一声,差点没晕倒。当然以他的老练是不会晕倒的,迅速反应过来,快步走下主席台。

    见总行宋副行长忽然停止了讲话,脸上像见了鬼一般,然后匆忙走下主席台,台下的干部职工一片愕然,不约而同的随着宋副行长的身影,向门口望去,姜行长?!他不是被“三规”了吗?整个会场里顿时一片寂静。

    宋永山走了几步,脸上顿时又恢复了从容自信,越过姜枫,上前握向柳汉章的手,风趣地笑道:“柳行长,您来了,很突然的啊!”

    柳汉章并没有伸手与他相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讲的声情并茂,继续啊。”

    宋永山尴尬的打个哈哈,朗声道:“您既然来了,要讲也该您讲。”

    柳汉章没有理他,大步向姜枫走去。

    姜枫微微一笑,从容伸手请。柳汉章等人上主席台,赵永霖、总行纪检组长依次上台坐下,宋永山讪笑着也跟了上去,却被总行纪检组长伸手拦住,示意他站在台下。

    宋永山脸红脖子粗的正要发作,。扩音器里这时响起姜枫清朗的声音,他风趣地笑道:“报告大家一下啊,我这个所谓被‘三规’的人,还是尚海市商贸银行的行长啊,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总行来的几位领导,这位是总行行长柳汉章同志……”

    项景平、李明萧、水清影、沐寒林。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呆了。

    “下面请总行柳行长讲话。”姜枫介绍完总行领导,项。景平等人才回过神来,心里已经预感到形势不妙。

    柳行长制止了掌声,沉着脸,讲道:“大家不必欢迎我。了,不光彩啊。一个堂堂的省市级行长,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被某些人‘三规’免职了。这些人的胆子很大啊,大过了组织,大过了党纪国法。我这个总行行长今天干什么来了?说出来都让人笑话啊,我是来给一个被某人‘三规’免职的行长恢复清白、恢复职务来的,你们说光彩吗?”

    台下的人们心灵一阵震撼,原来姜行长真的是。被人冤枉的。

    柳行长越发沉。重地说道:“我的心情很沉重,今天来还有一项任务,那就是要将一批贪污**嫌疑人移交地方纪检、检察机关,这是很令人痛心的,同时也是大快人心的。下面请尚海市纪检委、检察院的同志宣布接受审查人员名单。”

    站在门口的两人走进门来,其中一位穿着检察院检察官的制服, 在门口不远站定,前面那位穿便服的同志朗声说道:“被点到名字的,请配合我们的工作,自己走出来。项景平、李明萧。”

    项景平、李明萧脸色死灰的从前排站起,低头耷拉角的向门外走去,出了门口立刻被几名公安干警带走。纪检委的同志公布完,对主席台点了一下头,匆匆离开。

    检察院随后公布道:“杨秀娟……”一连点了七个名字,全是些处长级的干部,一个个低头而出,被人带走。

    纪检委、检察院本不想这般张扬带人,只是赶上了睁开大会,又有总行行长的一再请求,这才有违常规的公开带走嫌疑人。

    柳行长冷冷的瞅了宋永山一眼,沉声说道:“鉴于总行副行长宋永山有收受贿赂,涉身色情场所,结党营私,纵容排挤他人等嫌疑,经总行党组研究决定,对他进行停职审查,交由总行纪检监察部门监管审理。”

    宋永山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被审查了,阴冷望着柳汉章,冷冷的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有以上问题?”

    柳行长轻蔑的望着他,从兜里掏出几张照片,扔到宋永山面前,齿冷的说道:“你自己看看你的丑态吧,详细的人证、物证等你回去自然会给你看得。带走吧。”

    宋永山捡起照片,一张张看去,顿时脸透死灰,照片上正是他这次下来,在尚海、在下面的县区收受钱款、出入色情场所的场景,这怎么可能?他是不敢相信会有人这么盯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总行纪检监察组长对门口挥了一下手,立刻进来两个人将他带走。

    同一时间,宋永山走过的几个县区行,还有他没去的几个与项景平、李明萧关系密切的县区行的行长、副行长,均被当地的检察院带走。

    整个尚海商贸银行系统顿时被姜枫的霹雳行动震呆了,这么大面积的抓捕审查,没有市行一把手的首肯和配合,地方上怎么可能擅自行动呢。市行两位班子成员、七名处长、八个县区行的一二把手,甚至还有三把手被抓审查,现在尚海市商贸银行等于一半的管理构架都垮了,姜枫的气魄还真是够大的,心狠手辣,气吞如虎,这些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总行纪检书记把宋永山带回了京城。柳行长和赵副行长并没有马上走,顺便视察了几个作风整顿搞得比较好的县区行,文明优质的服务,优雅整洁的环境、井然有序的业务流程,处处让人感受到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氛围。这些都让柳行长眼前一亮,他走到营业室窗口前,随便询问了一位客户的意见,得到的是交口的称赞,满意的神情。

    一连走了几个地方,均是如此。柳行长兴致勃勃的让所在行组织了座谈会,让他们在会上谈谈作风整顿活动的体会。发言非常踊跃,所谈都非常贴切实际,一看就知道是从实践中感受的体会,真切,深入。

    姜枫并没有陪同总行领导深入基层进行视察,现在尚海商贸银行一半的中层骨干没了,当务之急是补齐补强,进行人事调整。因此总行领导的视察工作仍然由冯佳驹负责陪同。

    安平夏、柳玉芳如期返回,四十八名后备干部安平夏全部见了一遍,带回满意的结果。姜枫随后召开班子会议,暂时先确定了各处室和有关县区行的主要负责人,现在就等总行对市行主要班子成员调整任命下来后,再对他们予以正式任命了。

    上午,宁玉媛来电话约姜枫中午小聚。这是到上海任职以来,她第一次主动发出邀请,令姜枫感觉很意外,事非寻常,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地点仍然在松坊阁二层听雨厅,这里的环境非常宁静、淡雅,很适合三两人小聚畅谈。

    姜枫来到听雨厅外,敲门而入。

    宁玉媛先到,正伫立窗前,望着松坊阁前若白玉雕出,精巧宜人的小石桥。闻声俏然回身,淡雅笑道:“看你周身大雅,看样事情都解决了?”

    姜枫望着亭亭玉立的俏佳人,脸上洋溢出轻松、愉快的笑容,从容走到近前,儒雅温文的笑道:“得你大力相助,已经荡魔一清,就剩些许收尾工作了。” 宁玉媛美眸中那若有若无的忧虑,没有逃过他的法眼,果然有令人困扰的大事发生。姜枫心中微震。

    两人对面而坐,宁玉媛微微一笑,柔声说道:“人证、物证俱全,是你们提前功夫做得好,否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想帮忙也难以插手。”

    姜枫爽朗笑道:“最关键处,这时间要拿涅的正好,否则绝难以撼动总行宋永山。没有你,市县两级纪检委、检察院怎会这般配合,发动雷霆一击。”

    宁玉媛粉脸泛起了一丝会心的微笑,待服务生上完酒菜退出去,她温婉舒展的为姜枫满上酒,优雅举杯,淡雅笑道:“这杯祝贺你扫除障碍,大展宏图。”

    姜枫开心举杯,朗声笑道:“有佳人相助,何愁大事不成。”举杯干了,意态潇洒豪迈,帅气不羁,充满成熟男人魅力。

    宁玉媛欺霜赛雪的玉脸上,涟起欢喜轻快的笑容。但是美目中如泛起水雾般,显是霎那间神游了。稍许,一缕晕红飘上晶莹如玉的脸蛋,美眸幽幽瞥了姜枫一眼,若嗔道:“那怎么敢当。”举手舒展写意的喝了杯中酒。

    姜枫见她俏脸微红,妩媚娇柔,动人至极,心中一荡,忍不住脱口道:“有什么不敢当的,我一直当你是我的红粉知己呢。”他心迷神醉,自然而然说出了含有**性的话来。

    宁玉媛娇躯微颤,羞花闭月的脸上布满了惹人遐思的红晕,秀眸亮了起来,散发着丝丝缠绵的柔情,若嗔若喜的轻声道:“你怎么也学的油腔滑调起来。”

    这一刻,宁玉媛不再是那优雅高洁的市委副书记,充满了无尽的妩媚娇柔,两道柳眉划着无比美妙地弧度,柔和得让人看了都想随着那道柳眉的痕迹,在心中划出同样一道柔软温和的弧线,用它来撩拨痒痒地心弦。

    姜枫的心差点溶掉了。眼里闪过炙热,不加掩饰的柔声说道:“我心里确实一直这么想的。”他的话傻子也能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第647章 深陷困局

    宁玉媛心中呻吟一声,暗呼要命,埋于心中的那缕情愫完全被他**了出来。默然了半晌,深深看了他一眼后,虽红霞未退,神色却回复正常,微微浅笑,温柔地道:“今天约你来,是有件重要的事跟你商量。”女人的矜持,还是让她理智的回避了敏感的话题。

    姜枫暗道一声可惜,尊重的收拾情怀,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宁玉媛眼中闪过一丝忧色,眉宇间烟锁春山,轻声说道:“有人开始插手干预对项景平、李明萧的审理调查。”

    她用了插手干预的字眼,显示出干预者不同寻常的身份背景。尚海市纪检委的事务可不是任谁都能指手画脚进行干预的。

    姜枫露出凝重的神色,轻声问道:“什么人这么强横?”

    宁玉媛眼里闪耀着睿智,轻声道:“你知道吗,政坛上除了王梦江外,还有一颗璀璨的未来之星,同样被人们所看好,此人名叫马捷,与王梦江一样,个人能力出众,心胸宏阔远大,身后也有着不次于王氏家族般的深厚势力。这次插手干预的人之一,就是马氏家族在尚海的代表人物,原人大主任马世师,此老虽已离休,但影响力犹在,绝非等闲。而且我猜测这背后很可能是马捷那方面所请。他保的是项景平。

    保李明萧的则另有其人,当。权的**、尚海中远公司总裁李耀,这公司你别看署名尚海,其实是中直企业,总部设在尚海而已,据说李明萧与李耀挂带着点远房的亲戚。我想你也明白,此人更是棘手。

    目前他们还只是托人带了话,我。们还有时间思谋对策。不过,这两方面无论哪一方,都不宜正面硬抗,否则得不偿失。”

    姜枫闻言,还真是头疼了。宁玉。媛说得委婉而已,其实这两方面的人,别说自己,就算宁玉媛,也是开罪他们不起的,免职丢官还不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可若是就这么把项景平、李明萧没事放出来了,其后果更是不堪设想。顿感进退两难,不禁沉吟思索起来。

    宁玉媛也不打扰他,静静的望(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