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享受人生 > 正文 第 224 部 分阅读
    氖铝耍忝侨磁揭黄鹜嬲飧觥D憬形宜的忝鞘裁春冒 !?br />

    姜枫一听有门。《+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忙爬了起来坐好,说道:“妈,我知道我们做得确实很出格。不过,感情这东西说来就来,忒不好控制了,我们五人这感情已经纠缠许多年了,无论丢掉谁,我们心里都会遗憾终生的。所以只能这样,想办法大家永远在一起了。

    如今办法已经有了,等我辞去了公职,我们就去也门办理个外国国籍,这样我们五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起结婚了。只是若不能得到你们二老的认可,我们一样也会遗憾终生的,所以还可请妈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我们一片真情的份上,原谅我们一次吧。”

    荀母没有反对姜枫的称呼,其实已经认可了他和女儿的关系。闻言不禁瞅向了女儿。

    荀梅笑道:“妈,您不用看我,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姜枫的。其实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同居好几年了,若是心里不舒服,也坚持不到现在。您就放心吧,女儿没感觉有什么委屈的,心甘情愿,不带一点勉强。”

    荀母闻听女儿坚决的话语,又看了一眼女儿的肚子,目光转向了姜枫,难得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说道:“姜枫,既然你说要去也门也娶小梅为妻。你们又这么坚持,那我还能说什么呢。看你这孩子也挺重情重义、知冷知热的,我就把小梅交给你了,若是你日后胆敢辜负了小梅,我肯定跟你不算完的。”

    姜枫心里的一块石头这时算是落了地了,拉着荀梅跪在了荀母的面前,诚恳地说道:“妈,您放心,我对她们四人每个都是情根深种,这一生都不敢相负的。”

    荀梅笑道:“妈,看我的样子您也该猜到,女儿这些年过得非常幸福,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荀亚民凑在门口已经听了半天了,见老伴这里大局已定,心中叹息,赶紧溜下了楼。

    荀母看看姜枫、又看看女儿,眼里充满了慈爱的柔光,笑道:“你们都起来吧,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过得好的。姜枫,后背还痛吗?妈在气头上,手重了。”心里想通了,她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马上关心起姑爷来了。

    姜枫拉着荀梅站起身来,开心地笑道:“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谁让我做了错事,惹妈生气了呢。”

    荀母见姑爷心胸宽阔,并不计较,心里高兴,笑道:“你们放心吧,你爸那里就交给我了。小梅,你带姜枫家里各处转转,我下去吩咐中午做点好吃的。”

    荀亚民出了家门。坐在车上,吩咐司机去宾馆,准备接了沈京齐和王梦江,去给他们接风。其实王梦江跟他的一番恳谈,让他心里已经准备接受这个事实了。只是有些担心老伴会难以接受,所以才回家看看,没想到姜枫这小子挺有办法的,竟先做通了老伴的工作。

    中午,荀家一楼餐厅,一桌子丰盛的午餐早已摆好,姜枫和荀梅陪着荀母坐在客厅里正等荀亚民回来。三人已经聊了一会儿了,姜枫很健谈,而且知识渊博,言语风趣,让人感觉不闷,让荀母非常开心。

    荀梅看了一眼时间,有些担心地说道:“爸怎么还不回来啊,不会是不高兴躲我呢吧?”

    姜枫笑道:“爸多大的领导啊,这点心胸还是有的。我估计是中午准备给王梦江接风呢,一时还没来得及给家里打电话吧。”

    这话荀母愿意听,正想说几句,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荀梅动作快,跑去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一吐粉舌,对荀母说道:“是爸的电话,妈,还是你来接吧。”

    荀母好笑的瞪了女儿一眼,过去拿起话筒,“喂”了一声。

    “我不回去吃了,沈家老大沈京齐也来云州了,中午我得给他和王梦江接风,你们好好款待姜枫就行了。”

    荀母闻听沈京齐也来了云州,非常惊疑,暗道,他来干什么?她心里其实挺忌惮沈家哥俩的。不管姜枫他们五个人怎么好,但若是拿到场面上去说,毕竟自己的女儿这是抢了人家沈家的姑爷。听到老头子让自己好好款待姜枫。则更惊讶了,他怎么知道姜枫在家里,好好款待是什么意思?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我刚才回家里了一趟,都听见了。沈家老大也是来促成这事的,你别多想了。”荀亚明半天没听到老伴的回音,顿时明白她在狐疑什么呢,马上解释道。

    荀母不由笑了,说道:“这就好,你放心在外面陪贵客吧,家里我会招待好姑爷的。”

    放下电话,荀母跟姜枫和女儿介绍了电话内容。

    姜枫和荀梅相视一眼,均露出惊喜之色,伊儿伯父前来说情,他俩是知道的,没想到真得让他说动了荀梅的父亲,至此两人的婚事时全无障碍了,能不高兴吗。

    下午,姜枫携着荀梅去见了沈京齐和王梦江一面。沈京齐、王梦江见大事告成,都无心再作停留,两人下午各自坐飞机离开了云州。

    姜枫则留了下来,回到荀家,于书房与荀亚明恳谈了一下午。荀亚明心结全开,并且对姜枫很是高看器重。

    在荀家一连住了三天,姜枫坐飞机把荀梅又送到香港,把她留在香港等待生养,自己则坐飞机飞回了尚海。

    这期间沈京明、安平夏、马处长已经接到了任命。知道姜枫忙,安平夏把工作交接给马处长,就去南平上任去了。沈京明把工作交接给安平夏,也直接去了京城。

    苏曼、苏伊儿则顺利完成了辞职手续,陪着温茹一起开始招聘培训员工。

    姜枫回到尚海的第二天就到行里召开班子会议,宣布了自己辞职的打算和行班子的后续安排,会后又单独跟袁民和马处长谈了话。然后就把行里的工作全权委托给了袁民和马处长。他开始运作银行总部大楼的建设工作。

    十几日后,姜枫的辞职报告终于批了下来,同时袁民的任免文件也跟着发了下来。姜枫就此告别了为之奋斗多年的商贸银行。

    夜幕降临,宁玉媛的住处。姜枫与宁玉媛对面而坐,餐桌上摆着四盘佳肴。两人已经吃喝了一会儿了,脸上都红扑扑的,透着光晕。

    宁玉媛美眸如水,望向姜枫,淡淡笑道:“今天乍一离开工作岗位,心里是否有中很失落的感觉?”

    姜枫脸上漾着明朗自信的笑容,轻声笑道:“怎么会呢,已经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了,心里早适应了。”

    宁玉媛轻声道:“既如此,今晚你就放开量喝吧,晚了就睡在这里。”最后一句几不可闻,美丽的小脸娇艳欲滴……

    祝各位书友端午节快乐!

    新作《唐朝攻略》近期上传,敬请关注!

    第664章 开业大典

    荀梅走前的筹备工作做得非常细致周密,姜枫接手后,几乎没费什么劲,总部大楼就破土动工开始建设了。

    温茹的人员招聘已经结束,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培“为了与世界接轨,香港总部派来了多名老员工负责教授。苏伊儿则负责办理开业所需的各种手续证件,闲暇时也去培训处客串教师。苏曼则负责总行内设机构和各地分行的总体规划设计工作。整个筹建工作都有条不紊的展开。

    姜枫虽然忙得脚不沾地,但每天都会去建设工地瞅一眼。其他筹建工作虽然重要,但总行办公大楼才是最关键的,若不能如期保质保量的完成,势必影响到开业的时间。

    工地机器的轰鸣声中,姜枫感觉到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掏出看了一眼,是赵永霖的手机号,他急忙来到工程指挥部,走进屋里,总算隔断了外面的轰鸣声,接通笑道:”老领导,有什么指示,请尽管吩咐。”

    “哈哈,现在可不敢指示老弟了,你可是大老板了啊口你的银行筹建得怎么样了?“赵永霖爽朗的笑声传来。

    姜枫很享受这熟悉的笑声,笑道:”正在筹建中,估计八个月后可以开业了,就是忙了点,有点晕头转向。”

    “我看你是高兴得晕头转向了吧,呵呵。好了,不耽误你的时间了,这次给你打电话,是有件事想跟你说下,司韶和叶蓓蓓都辞职了,你知道吗?”

    “什么?!她们干什么要辞职啊?“姜枫闻言差点没跳起来。

    “我问过她们,她们不说,但态度非常坚决,我还以为去你那里了呢,就批准了。”

    “我若需要人,早跟你打招呼了。

    哎,你说她们这是嘉得什么把戏?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啊?”

    这时,门外有人喊道:“姜总,有人找你。“话音未落,只见门被推开,司韶、叶蓓蓓笑吟吟的出现在门口。

    姜枫忙对手机说道:“她们在我这露面了,一会儿再打给你。”说着收了线。然后审视的瞪着司韶、叶蓓蓓,说道:“你们来得正好,坐吧。”

    司韶、叶蓓蓓互视一眼,笑盈盈的走到姜枫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姜枫瞅瞅二女,问道:“说说吧,为什么要辞职啊?这么大的事也不说跟人商量一下?”

    叶蓓蓓梨涡一璇,娇声笑道:”有什么可商量的。我们俩邦不想离开老领导,所以就辞职来投奔你了。”

    姜枫看看叶蓓蓓,瞅瞅司韶,问道:“就这么简单?”

    司韶甜甜一笑,说道:“这还有什么复杂的,反正你这里也需要人,我们俩来总比外人有把握吧。”

    姜枫心里一暖,故意玩笑道:”若是我这里人已满了,你们俩可怎么办啊?”

    叶蓓蓓娇媚地横了他A眼,娇声笑道:“满就满了呗,老领导还能忍心把我们俩推出门去啊。“一副吃定了姜抿的神态。

    司韶也是一副笃定的样子,抿嘴一笑,悠然道:“就是啊,若真没地方安排,你不会设两个总裁秘书的位置安置我们啊,反正我们俩是不走了,老领导看着办吧。”

    姜枫被她俩逗得哈哈大笑,说道:”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刁我这里正缺高级管理人才呢,两位的隆情厚意,姜枫记在心里了。”

    金秋九月,夭高气爽。一栋摩天大楼耸立在浦东黄金地段,楼身上镶嵌着隆源银行几个大宇,在阳光的照耀下耀眼夺目。离着很远都能看清楚,成为了尚海浦东一道靓丽的风景。

    楼前广场上花团锦簇,绿树如茵。门前彩带飘飘,花篮排列,人声吵嚷,一片热闹景象

    银行的员工们穿著整齐的制服站在广场上,等待开业典礼的举行。

    大楼门前的右侧,摆放着立式话筒,姜枫、苏曼、温茹、苏伊儿、司韶、叶蓓蓓等银行总部的高级主管们身穿银行制服正在迎接来宾。

    在左侧门前则站着杜明、袁民等为首的尚海、明河两地的老部下们,彼此正热络的交谈着。离他们不远则是尚海市各家银行的行长们,再过去则是商贸银行总行的领导们,老王行长、柳行长、赵永霖,董玉菲、蒋晓月等人,尚海市党政的头头脑脑们则紧挨着他们,宁玉媛和徐明峰则陪着俞任、薛尹、桂雨烟、汪月馨、项民、秋韶凤等中央党校青干班的同学们。

    姜枫的外公、母亲和姨妈等董事会的成员们则陪着沈京齐、沈京明夫妇、沈晨、荀亚民夫妇、温茹父母、小妹温诗、司韶的父母、叶蓓蓓的父母,还有姜枫干爸一家站在主席台的右侧。彼此轻声交谈着,姜枫的母亲更是楼哗交流寒暄了一番。翊四

    不远处则是安平夏、云晓雨、叶白秀三女。李原江不显山不漏水的站在一边。

    “南平省省委书记王梦江先生携夫人前来参加开业典礼。“请来的司仪甜美的声音响起,人群顿时一阵骚动,未来的政治之星也来捧场,自然格外引人注目。各新闻媒体的摄像头纷纷对准了来宾,闪光灯闪烁,各路记者一阵忙乱口

    姜枫携着苏伊儿快步迎了上去,跟王梦江握了一下手,说道:“您在百忙之中还能前来参加我们银行的开业典礼,姜枫深感荣幸!”

    王梦江微微一笑,说道:“新锐金融改革家将引领家族银行大发展,必将为我国金融史添上浓浓的一笔,我怎会错过这一见证历史的时刻呢口“这话若是别人说出,不过是客套话而已,可是出自未来政治之星之口,那份量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看来姜枫在王梦江心中的地位,决不可以官场的惯例来衡量了口在场的大小官员开始重新评估姜枫的地位和作用了。

    姜枫朗声笑道:“借您的吉言,王书记,您请随意。”边说边陪着王梦江走到主席台前。

    王梦江微微一笑,携着夫人向左侧尚海市党政领导那里走去,所过之处一片招呼寒暄之声。

    姜枫和苏伊儿又回到诸女的身边,苏曼笑盈盈荆氐声说道:“刚才妈说了,也门那面已经没有问题了,等银行开完业,她和外公就陪我们去也门,估计那时小梅也该生产了,应该不会影响我们的婚礼。”

    苏伊儿、温茹闻言不由露出喜色。司韶、叶蓓蓓闻言则心里蓬蓬之跳,小脸染红。她们俩人经过将近八个月的努力,终于得偿所愿,得到了姜枫的爱恋承诺、苏曼等三女和姜枫母亲、外公的认可,这次典礼父母皆被请来,就是个很显然的明证。

    “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马捷先生前来参加开业典礼。“这时舁司仪朗朗的声音响起。整个会场又是一片哄然,姜枫的面子也太大了吧,王梦江来捧场不说,就连王梦江的竞争对手也会前来,大出众人预料之外。

    姜枫也感到很意外,两人虽然因为年前的事端见过一面,但并没有什么深交,他竟然会前来捧场,实在是出乎预料。稍微一愣,旋即自己迎了上去。

    各媒体的记者们这下更忙了,两位有可能的未来政坛主宰者竟然会齐聚隆源银行的开业典礼!这绝对是具有轰动性的大新闻啊,所有的摄像头都对准了马捷。

    姜枫上前握住马捷的手,感谢地说道:“马主任能够前来参加敝行的开业典礼,姜枫及各位同仁倍感茶幸啊!”

    马捷微微一笑,说道:“姜先生一代金融大家,未来还要诸多借重啊。”

    众人真的感觉有些窒息了,这姜枫今天还真是个幸运星下凡啊,竟然连得再位未来政坛的主宰者推许看重,看来他的背景决不简单啊。

    姜枫微微一笑,说道:“自然全力以赴,马主任请。“陪着他走向主席台。

    典礼的时间到了,原本准备由王梦江、姜枫的外公、宁玉媛和姜枫四人剪彩的。只是马捷既然到场了,则必须把面子给足人家才行,因此临时决定姜枫的外公不参加剪鼻,改由马捷进行。

    姜枫马上去跟马捷沟通了一下。马捷非常高兴,欣然答应。

    典礼活动由隆源银行总部副总经理温茹主持,整个典礼活动庄重而热烈,特别是剪彩活动,王梦江、马捷亲自操刀剪彩,无疑为整个典礼活动的画龙点睛之笔。

    剪彩之后,隆源集团总裁、隆源银行总经理姜枫的即兴演讲,将典礼活动推向了**。

    随后,所有员工率先进入大楼,各自回归岗位,银行正式开始营业。姜枫则陪着各界来宾参观了大楼内的主营业厅和主要业务部门。

    然后就驱车前往订好的宴会酒楼,许多人在典礼结束后就离开了,但亲朋挚友,老部下们则一个都没走,再就是尚海企业界的人士们都留下了。

    姜枫举杯致词,拉开宴会的序幕,就此开始了另一段的人生旅程。

    新作《唐朝攻略》近期上传,敬请关注!

    武则天的男妃?太平公主的男宠?上官婉儿的情人?诱拐唐睿宗女儿的恶人?猛追女道士的狂徒?看一代风流奇人纵横武周李唐。虽为历史小说,但思雨会采用一些都市的手芦,轻松幽典,尽情的YY。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后记朝朝暮暮

    十年后,尚海。

    清晨。

    后花园中晨风簌簌,阵阵鸟鸣,薄雾在大片大片的绿叶间飘来荡去。园中的花和绿油油的树叶上沾满了露珠,晶莹剔透。

    池塘小亭前,有块开阔地。姜枫身穿白色的绸装锻炼衣裤正在那刚柔并济、舒展自然的打着太极拳口十年的岁月在他脸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反而多了一股成年男人沉稳成熟的韵味刁

    花园的前面是一栋宽敞的三层别墅,建筑造型呈现出北美乡村别墅的格调,自然的坡顶、延伸的平面,完美贴合大自然。富有气派的门廊、华丽优美的山墙、千姿百态的屋顶、画龙点睛的屋顶窗、灵活多变的观景窗,处处弥漫着自然宽敞的气息。

    别墅的前院是个超大面积的庭院,玉兰、丁香、樱花、柏叶松、银杏等名贵绿植点缀布局,形成一个立体通透的绿色环氧空间,绿树花墙,相映成趣,营造出平和宁静、清新淡雅的环境氛围。

    苏曼和温茹一身宽松便装,清爽利落的正在修剪着绿枝,整理着花丛。二女边忙活着边轻声淡雅的谈笑着,成熟妩媚的脸上洋溢着温馨闲逸的容光。

    这时,苏伊儿、荀梅、司韶、叶蓓蓓四女身穿休闲运动装、手拎羽毛球拍,谈笑着走进庭院。

    “三姐,看来你得多加强此体育锻炼了,这才玩了多一会儿功夫啊,你就累得喘上了。“俏丽甜美的司韶娇声对苏伊儿说道。十年的岁月过去了,她的身材依然的那般娇小玲珑,充满了动感的韵律。

    “可不是嘛,看你这弱不经风的样子,是该锻炼锻炼了。“高雅秀美的荀梅嘴角漾笑的说道。她倾城秀色与高贵气质依然,丰腴娇躯则显得起伏有致,美得绚目。

    苏伊儿闻言,天仙一般魅力的脸上闪过一丝醉人的笑容,犹如春风拂面,轻声笑道:“锻炼就锻炼,明天早晨我们先跑步如何?“她修长纤细的娇躯,给人一种柔弱秀美的感觉,让人不觉生出怜香惜玉之情。

    叶蓓蓓一笑两梨涡,妩媚动人,娇声笑道:”可以,不过,三姐可得坚持住啊。”

    荀梅笑道:“别担心,我会督促她的。”

    司韶促狭的笑道:”这下,我们家那位可要失望了。“

    叶蓓蓓不解饷问道:“三姐锻炼,他失望的什么?”

    司韶小脸一红,眼里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轻声道:”你忘了,他说过的,飞燕、玉环相映成趣的艳福哦。”

    苏伊儿、荀梅、叶蓓蓓闻言,脸同时红了起来,苏伊儿和荀梅更是美眸变得水汪汪的口

    这是闺房夜话,有次姜枫与六女连床,看见苏伊儿的纤柔和荀梅的丰腴,脱口而出的调鼻话语。

    司韶说完感觉不妙,拔腿就跑,三十五岁的芳龄了,跑得可一点都不慢。

    果然后面传来喊杀喊打的声音和脚步声,四女嘻嘻哈哈的冲进了客厅,一阵打闹、求饶声传出。

    苏曼和温茹自然听见了司韶的话,脸上也是一热,相视羞涩而笑。稍许,苏曼说道:”坏了,她们这么大动静,孩子们肯定都被弄起来了。“

    温茹文静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起来就起来吧。“说着,还是陪着苏曼向别墅走去。走到门丘碰见姜枫也走了回来。他微微笑道:“又是她们四个把孩子吵起来了吧?”

    楼上传来孩子们纷杂的声音,苏曼好笑的说道:“呵呵,可不是嘛。”

    吃过早饭。

    宁玉媛给女儿云婉儿收拾稳妥,准备送她去学校。云婉儿今年已经八岁、念小学二年级了。是她和姜枫的结晶,她也是去香港生产的,伪言是姜枫和苏曼的女儿,后公开办理了过继手续,名正言顺的和她生活在了一起。

    云婉儿扬起小脸说道:“妈,下午我们要开家长会,是你去,还是让我爸去?“她知道过继的事,是宁玉媛告诉她的,就是不想她缺少父爱,方便姜枫疼爱她。

    宁玉媛亲妮地拉着她的小手,说道:”妈妈下午要开常委会离不开,还是让你爸去吧,我一会儿给他打电话。”

    云婉儿非常高兴,蹦蹦跳跳的跟着妈妈出门上了车。

    宁玉媛上了车拿出手机拨给姜枫,很快接通,柔声道:”是我,你在哪里?“她很细心,尽量避免与姜枫的几位妻子碰头。

    “我在行里了,这几天好吗?”姜枫淳厚朗朗的声音传来口

    “挺好的。婉儿学校下午开家长会,我要开常委会,你有时间吗?“宁玉媛柔声问道。

    “行,我去就是。“姜枫非常痛快地答应道口

    “那好,下午两点,别忘记了。“宁玉媛露出开心的笑容。

    “忘不了,你放心吧。“姜枫笑道。

    上班时间。

    隆源银行总行行长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各支行、分公司会议。椭圆形的大会议桌周围已经坐满了人。行长姜枫坐在正中位置,他的六位妻子分坐左右,其中苏曼、温茹、荀梅是以隆源集团公司副总裁的身份参加会议。而苏伊儿、司韶、叶蓓蓓则是以隆源银行总行副行长的身份参加会议,左右依次坐满了香港隆源银行及内陆十个省市支行行长和六家分公司的总经理口毕已林、吴姗姗、王晓玲、吴婧、何勇、吴永军、潘维东等人赫然坐在这些人中间。

    姜枫环视了一下各人,说道:”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讨论研究我们银行区域拓展战略口大家事前都看过了总行印发的金融业发展趋势的分析材料了吧,应该说,现在正是我们行大展拳脚拓展国际国内空间的绝佳时机。”

    众人纷纷点头,材料他们都已看过,很是认同繁飘的看法~从国内外金融界发展的形势来看,确实是拓展圃脯国内金融空间的最佳时机。

    姜枫点下了头说道“,为此集团公司董事会、总裁办公会、总行行长办公会分别进行了讨论研究,并拿出了一个初步的银行区域拓展战略,供大家研究讨论,下面请苏伊儿副总行长宣读解释银行区域拓展战略,请大家认真研究讨论,予以完善。”

    家族企业不像国有企业那样条条框框太多,而且隆源银行从成立起就与世界现代化管理接轨,因此研究决策银行发展战略,科学而明快,不到两个小时,整个银行区域拓展战略已经讨论补充完毕。

    姜枫随即对发展战略进行了实质性的落实“,按照发展战略的构思,我们此次拓展分为国际、国内两部分。国际金融拓展由荀梅副总裁负责,毕已林和吴姗姗把工作交接一下,具体负责在巴西和德国的银行筹建工作,力争在年内完成建立工作。国内金融拓展由司韶、叶蓓蓓两位副总行长负责,司韶负责支行的拓展建立工作,力争在两年内使支行遍布国内所有省市。叶蓓蓓负责市级分行的筹建工作,首先在比较成熟规范的支行进行试点,然后逐步推开口所有的人事调动、人员招聘、培刮等事宜由温茹副总裁统筹安排。

    会议结束以后。

    姜枫开车离开了总行,他亲自去挑选了三件生日礼物,然后开车来到叶白秀的家里,安平夏和云晓雨早过来了,三女正在厨房里忙着。

    姜枫脱下列衣挂在了衣架上,然后走到厨房门口,依着门框,对正忙活的三女笑道:“哇,看样做了不少好吃的啊。”

    三女吓了一跳,同时笑着白了他一眼,安平夏嘟囔道:“进来也不说吱一声,存心想吓我们嘛。”

    姜枫走过去搂住她,像哄孩子一样,拍着她,柔声道:“吓着你啦,真是罪过,不怕哦,不怕。”

    一缕红晕悄然爬上了安平夏的玉颊,娇躯酥软,一声不吭的靠在了姜枫的怀里。

    叶白秀、并晓雨见状,不由抿嘴而笑。

    姜枫一看玩笑变成了温存,自然也不会客气,上下忙活了好一会儿了,才放开小脸绯红、媚眼迷离的安平夏。

    安平夏绯红着脸的瞪了正在坏笑的叶白秀、云晓雨一眼,然后离开姜枫一段距离,又开始忙着手上的活。

    可惜,云晓雨还是不肯放过她,笑吟吟地说道,“安姐,孩子都六岁了,你怎么还这么害羞哦,呵呵。”

    叶白秀也起哄道:“姜枫,等哪天你和安姐在我们面前表演一把,看安姐还这么害羞不。”

    安平夏羞红着脸一人给了一下,又恢复了女强人本色,瞪眼笑道:“一看就知道,你们两个妮子没少跟姜枫干坏事,要不脸皮乍这厚。”

    云晓雨微微一笑,不再理她,望着姜枫问道:“小菲过生日,你给买礼物没?”

    姜枫微微一笑,回身走到沙发边( 享受人生 http://www.qishux.com/0_673/ 移动版阅读m.qishux.com )